專訪渣打中國王昕傑: 2013年“縮減恐慌”難重現 質量股將成投資者“新寵”

2021年07月23日00:04

原標題:專訪渣打中國王昕傑: 2013年“縮減恐慌”難重現 質量股將成投資者“新寵”

王昕傑建議,面對當前利率降低的情況,投資者在配置固收投資的同時,可以增加部分權益投資,進而拉高整體投資組合的收益。

隨著6月以來通脹數據持續攀升,全球通脹憂慮愈演愈烈。毫無疑問,“通脹”已經是當前全球市場的一個關鍵詞。渣打中國財富管理部首席投資策略師王昕傑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通脹走高受經濟複蘇需求上漲、基數效應等因素影響。“中國通脹數據有望在二季度見頂,但歐美數據可能會持續走高。”

與此同時,中國人民銀行於7月初宣佈全面降準,超乎市場的預期。王昕傑對記者表示,這次降準是對8月MLF到期的一個對衝,並未向市場注入太多新資金。不過,他指出,全面降準對A股市場的投資情緒有提振作用。

王昕傑建議,面對當前利率降低的情況,投資者在配置固收投資的同時,可以增加部分權益投資,進而拉高整體投資組合的收益。

美聯儲如縮表,債市衝擊較大

《21世紀》:通脹是當前主導市場走勢的一個關鍵詞,你怎麼看待通脹的走勢?

王昕傑:整體的通脹,特別是原材料價格的上行已經在全球宏觀通脹數據中浮現。這主要是因為在疫苗接種率逐步提高、海外經濟封鎖解除、需求慢慢上升之後,宏觀經濟逐步複蘇。此外,基數效應也是今年通脹走高的原因。去年整體通脹是緊縮的,在疫情的影響之下,無論是中國還是海外,都出現明顯緊縮的基數效應,這拉高了今年的同比數據。

因此,短期內我們看到通脹開始走到所謂的今年高位,中國通脹數據有望在二季度見頂、然後開始回落,但是歐美數據可能繼續走高。在經濟封鎖解除的影響下,各國央行和決策層對通脹的容忍度有所提高,比如美聯儲調整了他們的通脹目標,允許通脹在一定時間內高於2%;歐洲央行最近也把通脹目標調到2%以上,並願意容忍一段時間通脹。

目前,存在一個不確定性。如果隨著經濟封鎖打開、原材料價格上行,通脹在三季度繼續在高位運行,那麼這可能導致主要央行在四季度或者明年收緊貨幣政策。不過,短期內不需要特別擔憂該風險。

《21世紀》:我們可以看出通脹的前景存在不確定性,那麼這將如何影響下半年的全球經濟?

王昕傑:如果不發生極端意外,如疫情發展超乎預期等,那麼我們預計未來6~12個月,全球經濟應該會逐漸步入複蘇的軌跡。去年下半年,中國因為疫情控制得最好率先走入到複蘇的階段,今年上半年美國基本上已經複蘇,其GDP增速甚至高於新興市場的增速。下半年我們預期有機會看到歐元區的複蘇、中國以外的新興市場的複蘇。

在全球主要經濟體複蘇之後,整體宏觀經濟向好。在這個背景之下,關於收緊一些刺激經濟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討論將會出現,並可能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開始採取措施。

《21世紀》:根據你的判斷,美聯儲將何時開始調整貨幣政策?

王昕傑:短期內關於調整貨幣政策的討論較多。從長期來看,目前加息的時間點相對是比較明確的,預計2023年開始加息,也就是說距離加息仍有一段時間。那麼這段時間內的討論應該專注於QE的討論。我們認為,縮表會早於加息,有望於2022年一季度開始縮表。如果時間點從遠往近推,2023年加息、2022年開始縮表,那麼美聯儲可能會在今年8月的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會議上釋放相關信號。

《21世紀》:如果美聯儲一旦開始縮表的話,那麼2013年的縮減恐慌會不會重現?

王昕傑:2013年美聯儲宣佈縮表是一個比較意外的事件,而且美聯儲在宣佈之後就立刻行動,導致股市在一兩個月內波動比較大。但是如果把時間線拉長,宣佈到執行的間隔在一年左右,影響會可控些。當前部分股票的上行與流動性無關,而是經濟複蘇帶動企業增長的結果。

我們認為這次如果真的提出縮表,那麼與2013年最大的不同其實是在於市場的預期。當前已經有投資者預期會縮表,我相信未來1到2個月會有實質性的討論,那等真正執行的時候,市場對該消息已經基本消化。因此,如果經濟還在複蘇,企業盈利還在上行,那麼在執行之前股票可能繼續上行。

不過,債市可能會受到較大的衝擊。隨著流動性的收緊、債市買家的減少、買入資金的減少,我們預計債券價格可能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這將導致未來一段時間內美債收益率有機會重新回到一個逐步上行的階段。而這在一定程度將影響股市的表現,波動可能加劇。總體而言,我們認為債券價格應該會處於弱勢,但股價因為受到經濟複蘇的影響,應該還是維持一個向上的趨勢。

全面降準是為了對衝MLF到期

《21世紀》:在全球主要央行釋放收緊貨幣政策的情況下,7月初中國人民銀行宣佈全面降準,超出市場的預期。在你看來,全面降準背後的邏輯是什麼?

王昕傑:我想這次降準預期其實是有一點情理之內,但是還在意料之外。因為降準釋放出一定比例的流動性,以及過去幾次偏向定向降準的一些政策,都是希望維持國內經濟增長的穩定,不要因為政策上層面出現比較大幅的波動。這次降準釋放出的流動性其實是對於8月期間MLF到期的對衝。我們認為短期內除非中國人民銀行在政策上有所調整,否則這次釋放流動性就是純粹是為了MLF到期的對衝。我們認為中國的貨幣政策目前還是維持相對穩定的狀況。

《21世紀》:降準是不是會利好A股?

王昕傑:對於市場而言,流動性的釋放,特別是偏向寬鬆的政策的釋放,投資情緒會比較正面。但是,正如我們聊到的,這次是對MLF到期的一個對衝。因此等8月到期之後,中國人民銀行沒有向市場釋放太多新的流動性。

因此,對於整體流動性的益處,在這個層面上其實並不是特別的明顯,更多的是提振投資者情緒。我們認為A股未來一段時間的走勢仍需觀察。在上半年整體的股價維持穩定、企業盈利向上、估值修復的情況下,投資情緒將有所提振,甚至是會有新進資金願意在估值相對合理的情況下進入市場,這部分資金可能支撐下半年市場比較主要的一個利好因素。

至於貨幣政策,我認為還將是比較偏中性的反應。

可多配置權益類投資

《21世紀》:7月13日是A股一個歷史性的時刻,創業板指數超過了上證指數。對此,你怎麼看?

王昕傑:我覺得因為指數的計算方式不同,數值上會有一些變化,但是我認為直接的參考性並不是很大。因為不管是大盤的指數,還是創業板指數,都有自己不同的計算方式,因為涵蓋不同的企業。

過去一段時間內,隨著金融市場的一些改革跟逐步的開放,資本市場的活躍度日益提高。這是我們願意看見的,這不是說單獨偏向大型權重股或者小型股。我認為創建科創板等政策的落實有利於健全國內的資本市場。

我們預計,未來一段時間會有越來越多優質的企業,透過主板、創業板、科創板等上市,讓真正需要資金的一些企業能夠拿到幫助他們發展的資金,特別是一些國家政策希望輔助的行業企業能夠拿到資金健康地成長。

《21世紀》:投資者應該怎麼去配置自己的投資組合?

王昕傑:對於個人投資者而言,在投資選擇上要儘可能地尋求分散配置。基於未來一段時間我們看好宏觀經濟的背景下,權益類的投資佈局可以作為一個比較多的配置。

在利率環境相對比較低的情況下,過去個人投資者買的可能是固收理財、銀行理財或者是貨幣型的基金。但是,我們認為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如果利率維持在相對較低的水平,可以尋求一些產品替代這個收入來源。比如,增加一部分的權益投資,找一些高股息、高送轉概念的標的,透過這樣的形式去補充原來買的固收產品因利率下行而蒙受的損失。權益類投資的增加也可以拉高整體投資組合的收益。

熱點題材里的碳達峰、碳中和延伸的新能源概念、科技概念股、醫藥概念股,或者金融股、消費股、原材料股,都可以按照目前的週期去配置。此外,在權益投資跟固收投資的分散配置里,可能還需要增加穩定投資組合的一些資產,比如黃金。黃金可以去對衝整體投資的波動,進而達到一個均衡的配置。

金價將在固定區間內持續波動

《21世紀》:你剛剛也提到黃金,其實今年在大宗商品大漲的背景下,黃金的表現並不是特別好,這是為什麼?

王昕傑:黃金更多的還是在於對衝風險的價格表現上。如果看到通脹上行,金價可能會因為通脹上行而上漲,或者是地緣政治等短期急需流動性的風險可能可以推動金價上行。

但是,因為過去這一段時間,原材料價格上行反映的是宏觀經濟的上行,它並沒有急劇的風險,如惡性通脹的風險、地緣政治的風險,所以對於黃金來講,它的表現相對於大宗商品會較弱。

當然,短期內我們認為黃金價格其實還是有上漲的空間,特別在利率維持在低檔的情況下。這對於投資黃金的投資人來講,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機會成本的損失。但是,如果未來一段時間,如果出現利率上行,那麼可能會抑製一部分黃金的買盤的壓力。整體而言,我們認為黃金應該會在一個區間內震盪。也許短時間之內有一些因素可以刺激金價突破2000美元,但是一旦到2000美元上方,實際上有很多賣出壓力導致金價下跌,下跌到1800美元、1900美元又會有投資者買入,最終導致黃金價格在一個上有頂、下有底的區間內震盪。

《21世紀》:你認為哪些因素可能促使金價再次突破2000美元?

王昕傑:我們預計短時間內大概還會是一些消息面的因素,比如疫情超出我們的預期,或者是歐美市場疫苗接種普及率不達標等。一旦接種速度變慢,或者疫情在一些意外的情況底下又蔓延,那可能會短時間刺激黃金的價格往上走。另一個可能性是通脹比較急劇地上升,長期而言,如果疫情得到控制、通脹下行,那麼這些導致買盤的因素將會消失,甚至可能轉為賣盤,那麼金價會回落。因此,長期而言,我們認為大概沒有因素能很明確地支撐黃金是持續上漲的趨勢。

(作者:施詩 編輯:陳慶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