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與瘋狂海運價格“共舞”的光伏巨頭們
2021年06月22日18:21

原標題:深度|與瘋狂海運價格“共舞”的光伏巨頭們

6月中旬,中遠海運集團總部迎來了一個來自陝西的拜訪團。率隊的是陝西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梁桂,隆基股份總裁李振國也在其中。

雙方會談的主要內容包括,“如何進一步拓展陝西物流通道,更好地服務當地企業”。在此基礎上,一個實質性的合作成果誕生——隆基股份與中遠海運集運簽署了運輸服務框架協議。

當矽料價格攪動國內光伏供應鏈,引得不少企業怨聲載道之時,對於出口需求較大的光伏龍頭企業而言,海運價格飆升,又成為不可忽視的供應鏈成本因素。

滬上一位貨代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目前出口全線價格上漲,箱位緊缺,恐怕會延續至今年年底。

在此背景之下,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國內主要的光伏龍頭企業近期紛紛與中遠海運達成了戰略合作或是會晤磋商,以確保其光伏產品的順利出口和交付。

海運瘋狂何時休?

上海航運交易所最新公佈的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再度創下歷史新高。

6月18日,上海出口集裝箱指數(SCFI)本期報3748.36點,環比上週上漲44.43點,漲幅1.2%;中國出口集裝箱指數(CCFI)本期報2526.65點,環比上週上漲84.08點,漲幅3.4%。值得注意的是,與去年低點相比,兩項指數的漲幅分別超過358%、203%。

數字背後的海運壓力,顯而易見。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查詢國際物流在線平台“運去哪”發現,以近期時間為參考,1個40英呎貨櫃運價從上海至荷蘭鹿特丹港口的價格為1.28萬美元,並標註了“特價”。

“目前海運價格奇高,導致很多外貿企業利潤受到影響,出貨週期延長。”一位國際物流業內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目前到歐洲、美國的航線價格都很高,“歐線的一個40HQ(即40英呎高櫃)集裝箱已經接近2萬美元了,同比漲了近10倍。”

目前國內港口一箱難求。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當前海運塞港成為常態。由於進口貨物激增,海外港口卻遭遇勞動力短缺,集裝箱堆積如山。

前述貨代人士將目前國內國外港口的狀況比作“冰火兩重天”,“我們國家疫情控制得比較好,各大港口運輸繁忙,需求大。但國外疫情難以預測,再加上有些港口出現工人罷工,勞動力缺失,很多箱子出去了都很難回來。”

“空箱問題”已經成為目前海運環節的癥結。廣發證券在近期發佈的研報中,將疫後海運價格大漲的供給因素總結為三點:出口國集裝箱匱乏、進口國港口效率下降、勞工成本增加。“去年下半年起中國供需端已逐步恢復,但歐美(商品)需求端對疫情彈性較小因而先於供給端恢復。也就是說,去年下半年起歐美國家形成對自中國進口商品的‘單向’路徑依賴,也即出口國集裝箱船‘有去無回’。”廣發證券分析認為。

事實上,當供給端出現的海運塞港無法盡快得以緩解之時,即便需求端再旺盛,出貨週期的拉長也將造成外貿企業成本的增加。

前述貨代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正常情況下一艘遠洋航線的運輸週期為一個月,現在基本都拉長到2個月以上,“運力下降的同時,國內港口也會出現擁堵。”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國內港口同樣也面臨著局部地區疫情反複的風險。今年5月21日,深圳鹽田港西作業區的一名員工確診新冠肺炎。作為全球最繁忙的集裝箱碼頭之一,鹽田港運力放緩,給全球供應鏈蒙上一層陰影。根據“深圳發佈”6月21日公佈的消息,疫情發生後,鹽田港每日作業能力下降至正常作業能力的30%。截至目前,鹽田港區投入生產的泊位數為9個,日均吞吐量近2.4萬標箱,整體操作能力已經恢復至七成,預計有望6月底基本恢復生產水平。

不過,全球海運價格的瘋狂何時休?多名業內人士給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的答案並不確定。

前述貨代人士認為,目前緊張的情況恐會延續至今年年底。另一名物流行業分析人士則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疫情使得社會運轉不夠順暢,這對全球供應鏈大循環很有影響。現在看,新型變異毒株的傳播性更強,疫苗的注射、研發如果趕不上病毒的變異速度,那就夠嗆。”

光伏龍頭“緊急應對”

6月22日,天合光能的官方微信推送了一篇文章,提及其攜手中遠海運升級海運保障,保障全球光伏項目交付。

無獨有偶,晶科能源近日也宣佈與中遠海運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圍繞進一步拓寬海上物流通道,健全溝通機製等方面達成了協議。

加上隆基股份6月中旬的簽約,至此,國內光伏組件三巨頭均緊密加強了與中遠海運的合作、聯繫。

2020年,隆基股份超越晶科能源成為全球光伏組件出貨量最高的企業。但在近些年來組件市場份額的爭奪之中,海外市場都佔據著各大龍頭企業重要的出貨份額。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光伏產品出口總額約197.5億美元,同比下降5%。其中,矽片、電池片出口量較2019年同期有所下降,而組件出口規模依舊保持較快增長——2020年度,我國組件出口額為169.9億美元,出口量約78.8GW,同比增長18%。

在我國光伏組件海外出口的各區域市場中,荷蘭、越南、日本、巴西、澳州、西班牙、印度、智利、德國等市場位居前列。在此背景下,龍頭企業2020年海外市場的出貨增速更為顯著:隆基股份去年境外市場實現收入216.41億元,同比增長70%;晶科能源去年除中國市場外的收入為287.58億元,同比增長36.60%;天合光能去年海外收入佔比則高達70.24%,營收額同比增長28.43%。

然而,隨著海運價格持續高漲,上述出口國家的海運航線不乏熱門航線。這意味著,運費增加之下,海外光伏整體成本拉高。

在今年一季度隆基股份召開的業績說明會上,一組組件物流價格信息被披露:組件國內運費平均穩定在3分錢/W,2020年第四季度國外運費為2.5美分/W。與此測算,隆基股份去年的運費合計約25億元,考慮到今年一季度國內組件運往美國的運費已經漲至3.5美分/W,疊加組件出貨量的提升,運費將成為一筆不小的成本開支。

實際上,當國內各大光伏龍頭企業產能增加帶來出貨規模提升的同時,存貨規模也在日益增多——今年一季度,隆基股份、天合光能的存貨餘額分別為151.81億元、84.81億元,較去年同期均大幅增長。而當存貨增長之餘,這些存貨中所涉及的成品交付的物流運輸支出也會增加。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發現,除了加強與中遠海運的合作,確保出口運輸暢通之外,有龍頭企業已經在籌劃自建物流,來徹底打通供應鏈的運輸環節。

今年5月份,隆基股份全資設立海南隆茂物流有限公司,註冊資金1000萬元。根據啟信寶提供的信息,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為鍾寶申,經營範圍包括:國內貨物運輸代理、國際貨物運輸代理、陸路國際貨物運輸代理;裝卸搬運;普通貨物倉儲服務等。

(作者:曹恩惠 編輯:李清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