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釋放“鷹派”信號:2023年或提前加息 夏末秋初就業市場將反彈
2021年06月17日19:52

  原標題:美聯儲釋放“鷹派”信號:2023年或提前加息,夏末秋初就業市場將反彈

  美國東部時間6月16日,美聯儲宣佈維持利率不變,符合市場預期。不過,美聯儲在會後聲明中表示將今年美國通脹率增長預期大幅上調至3.4%,並提前了下次加息的時間框架,引起市場恐慌。

  穆迪分析首席經濟學家Mark Zandi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獨家採訪時表示,美聯儲維持貨幣政策不變,但強烈暗示將盡快退出超寬鬆貨幣政策,並將在2023年開始加息。“這早於美聯儲在3月做出的預測,同時也表明美國當前疫情逐漸消退、經濟逐步繁榮、通脹水平高於預期。”

  與此同時,美聯儲發佈了最新的經濟展望。美聯儲預計2021年美國經濟將增長7%,失業率將降至4.5%。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會後的記者會上表示,夏末秋初就業市場將會出現強勁增長。

  美聯儲或提前加息

  當日議息會議結束之後,美聯儲宣佈維持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在0至0.25%之間,符合市場預期。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18名成員一致認為,2021年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將維持在零至0.25%的超低水平。11名官員預計,這一利率區間將保持至2022年不變。

  此外,美聯儲沒有暗示何時退出量化寬鬆。這意味著美聯儲繼續以每月至少800億美元的速度增持美國國債,並以每月不低於400億美元的速度購買機構抵押貸款支持證券。

  美聯儲在聲明中強調,在實現充分就業和物價穩定兩大目標之前,將會繼續保持當前的購債規模。“這些資產購買有助於促進市場平穩運行和寬鬆的金融環境,從而支持信貸流向家庭和企業。”

  不過,鮑威爾在會後的記者會上承認,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委員們在會議上討論了削減購債計劃,但削減購債的時機尚不確定。

  雖然此次沒有調整貨幣政策,但是美聯儲同時發佈的點陣圖暗示,美聯儲或將提前加息。在參與點陣圖預測的18名成員中,13名成員預計在2023年開始加息。中位數預期到2023年年底,基準利率將升至0.6%,也就是兩次加息。此前3月的點陣圖中位數預測值暗示至少要到2024年才會加息。

  鮑威爾強調,市場不要過分解讀點陣圖,因為點陣圖“不能很好地預測未來利率走勢”。

  Zandi對記者表示,美聯儲的下一步行動將是讓金融市場為縮減債券購買或退出量化寬鬆做好準備,我預計美聯儲官員將在8月的傑克遜霍爾會議上採取這一舉措。

  他補充稱,“我預計美聯儲將在2022年1月開始縮減購債規模,並在2023年1月首次加息。”

  美國資本市場對美聯儲“鷹派”信號做出了反應。6月16日,美國三大股指下跌,其中道指收跌逾260點,而美債收益率上升。投資者預計,美聯儲將收緊政策,包括最早在今年縮減購債規模。

  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副首席經濟學家James McCann表示,這不是市場預期的情況。美聯儲釋放的信號意味著需要更快地加息,這意味著2023年將加息兩次。“這種立場的改變與美聯儲最近聲稱近期通脹飆升是暫時的說法有些不一致。”

  通脹之爭繼續延續

  美東時間6月16日,美聯儲還發佈最新一期美國經濟前景預期。據美聯儲預計,2021年美國經濟將增長7%,較今年3月份預測上調0.5%;預計2022年美國經濟有望增長3.3%。

  失業率方面,預計今年美國失業率將降至4.5%,2022年失業率將降至3.8%。

  物價方面,預計今年美國通脹率或升至3.4%,剔除食品和能源價格後的核心通脹率為3%,分別較此前預期上調1%和0.8%,遠高於2%通脹目標。

  儘管美聯儲將整體通脹預期上調至3.4%,比3月的預期高了整整一個百分點,但美聯儲在會後聲明繼續強調,通脹壓力是“暫時的”。即使對今年的預測有所提高,FOMC仍然認為從長遠來看,通脹率仍將向2%的目標發展。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美國通脹目前看來是基數問題,但是總體的中期通脹率提升可能是有分歧的。

  鮑威爾稱,經濟快速增長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經濟活動從低迷水平繼續反彈,但推高通脹的具體因素“似乎將是暫時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特定的通脹驅動因素似乎會逐漸消失。但具體時間難以確定。

  不過,他也承認,與經濟重新開放有關的一些動態因素“增加了通脹比我們預期的更高、更持久的可能性。”

  Zandi向記者表示,美國當前通脹的飆升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隨著疫情逐漸平息,經濟迅速重新開放。“需求激增,但製造商、房屋建築商和以服務為基礎的企業在擴大業務方面卻有所放緩。更強勁的需求和更有限的供應意味著更高的價格。

  Zandi強調,“這隻是暫時的,因為未來幾個月企業活動將增加,工人將重返工作崗位。話雖如此,通脹將以比新冠病毒大流行前更高的速度穩定下來。但這是設計好的,因為美聯儲對大流行前的低通脹感到不安,並希望看到未來通脹有所上升。”

  但是,邵宇認為,“我們覺得整體通脹率可能會告別2%的穩健水平,將升至3%、或者更高的位置。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供應鏈出現中斷的情況,二是民主黨推行的最低工薪製將導致美國薪酬水平上升。”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儘管美聯儲依舊在堅持通脹是暫時的,但是美聯儲態度已發生變化。“如果通貨膨脹可能在未來幾個月繼續居高不下,然後才會有所緩和。如果看到通脹預期上升,與基本情況相反,將採取行動降低通脹。這表明通脹是否是暫時的實際上大概率是一個未知數。”

  就業市場將在夏末秋初反彈

  事實上,儘管美國通脹指標屢屢“爆表”,但是美聯儲一直堅稱需要看到就業市場強勁複蘇。

  目前,美國就業市場仍表示不佳。根據美國5月非農就業報告,美國5月季調後非農就業人口增加55.9萬人,高於前值的增加26.6萬人,但低於預期的增加65萬人。不過,美國5月失業率為5.8%,創去年3月以來新低。

  鮑威爾強調,美國經濟和就業指標持續走強,但經濟增長風險仍然存在,經濟複蘇並不均衡。勞動力市場出現改善,但整體就業仍遠低於疫情前水平。

  根據美聯儲預計,未來幾個月就業市場的供需將會達到平衡,夏末秋初就業機會將繼續增多。

  明明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鮑威爾的觀點是基於勞動力供應不足的基礎。“按照鮑威爾的講話,與疫情大流行相關的因素,如護理需求、對病毒的持續恐懼和失業保險支付,似乎正在拖累就業增長。”

  此外,明明指出,此前失業救濟金的發放以及學校不開學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人們就業的意願。“未來幾個月,隨著時間推移,疫苗接種數量的增加、失業救濟金停發、學校開學等,拖累就業的因素會有所減弱,人們就業意願將提升。”

  鮑威爾也表示,“影響就業增長的因素在未來幾個月應該會減弱,我們正在走向一個非常強勁的勞動力市場。”他認為,2022年將是“非常好的一年”,經濟增長將創造大量就業機會。

  Zandi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至少在未來兩三年里,美國經濟增長前景強勁。Zandi預計,“美國經濟最遲將在2023年初恢復充分就業。通脹將加劇、利率將上升,但是這是一個特性而不是一個缺陷。”

  (作者:施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