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文分析】36歲的C.朗,的確是老了...
2021年06月16日09:37

  「非常感謝隊友們幫助我攻入了兩球,成為今場比賽的最佳球員。」

  比賽結束之後,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的身邊擺著代表著今場比賽最佳球員的獎盃,但在接受採訪時,他把自己的入球功勞毫不吝惜地分給了隊友們。

  就像他自己所說的,小組賽首戰匈牙利,普斯卡斯球場上座滿員,「這是一場非常艱難的比賽」。面對匈牙利擺出的銅牆鐵壁,葡萄牙足足花了83分鐘才鑿開了對手的大門,而憑藉C.朗拿度在之後的梅開二度,葡萄牙得以三球完勝對手。

  作為衛冕冠軍,葡萄牙的小組形勢可謂非常嚴峻。

  掉入死亡小組的他們,勢必要踩著法國、德國其中之一的肩膀,才能完成小組出線的任務,所以首戰對陣小組內的最弱對手匈牙利,葡萄牙必須一改此前小組賽慢熱的毛病,拿到3分才能確保自己的出線主動權。

  為了達成這一目標,葡萄牙教練山度士(Fernando Santos)在四後衛+雙防守中場的基礎上,在C.朗拿度的身旁排出了祖達達(Jota+般奴Bruno Fernandes+貝拿度-施華(Bernardo Silva)的攻擊型中場組合,嘗試為頂在最前面的C.朗拿度送上源源不斷的炮彈。

  然而匈牙利球員的拚搶力度,顯然遠遠超出了山度士的預計。

  在主場球迷的聲勢之下,匈牙利球員從一開場就打滿了雞血。

  不僅從陣型站位上全力封鎖禁區外圍的空間,而且個人的防守動作充滿了侵略性。比賽第9分鐘和第17分鐘,C.朗拿度在邊路和中路嘗試向前衝擊時,都被對手直接從腳下把球斷走:

腳下稍慢,被破壞
腳下稍慢,被破壞
遭遇攔截
遭遇攔截

  而在戰術作用上,今場比賽C.朗拿度的發揮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在單中鋒陣型里,頂在最前面的中鋒承擔著牽製防守的重任。要麼通過力量來吸引後衛的防守注意力,從而為其他區域的隊友創造更大的空間;要麼通過速度來衝擊對方的防線,從而直接對後衛和門將施加壓力和威脅。

  年輕時的C.朗拿度,可以在高強度比賽里同時起到這兩項戰術作用,這也正是他無論在哪,職業生涯無比輝煌的原因,然而在今場比賽,他的戰術作用受到了明顯的限制。

  背身拿球時,匈牙利後衛的上搶會影響他的處理球穩定性:

停球大了,遭破壞
停球大了,遭破壞
背後貼身夠凶悍
背後貼身夠凶悍

  衝擊防線時,也需要先行啟動才能甩開後衛,就很容易使自己進入越位狀態:

靠意識和跑位
靠意識和跑位
另一角度看傳跑時機
另一角度看傳跑時機

  當然了,匈牙利猛拚猛打的狀態也是不可持續的,進入上半場後半段之後,體能下降的他們自然讓渡出了更多的空間。

  這個時候的C.朗拿度可以輕鬆進入禁區,等待兩個邊路送出的炮彈,發揮自己在門前的終結能力,然而頭頂腳踢都稍稍偏出,這顯然不是他的正常水平。

  很顯然,此前20多分鐘的肉搏和衝刺消耗了他過多的體能和精力,這讓他在射門時失去了穩定性:

頭槌搶點偏出
頭槌搶點偏出
門前搶點
門前搶點

  然而萬幸的是,葡萄牙已經不是2016年的葡萄牙。

  下半場比賽後半段,山度士的後手牌相繼打出,拉法-施華(Rafa Silva)改善了貝拿度-施華在邊路球路過於單一的問題,連拿度-山齊士士(Renato Sanches提供了持續帶球推進的關鍵元素,安達-施華(Andre Silva)的作用則更為明顯,正是他出現在了前鋒的位置上,從而讓C.朗拿度來到外圍拿球時,依然有人能夠壓制匈牙利的防線。

  從某種角度來說,這正是C.朗拿度和拉法-施華在傷停補時第2分鐘,可以從容地在大禁區邊緣打出連續配合的原因:

連續配合能力
連續配合能力

  36歲的C.朗拿度的確是老了,這一點從比賽進程中不難看出。

  面對匈牙利後衛的防守,他很難將自己的強度維持到90分鐘的長度上,而這一點並不奇怪,他畢竟是36歲的老將了,需要合理分配體力才能打滿全場,只不過這樣時而發力、時而省力的打法,就需要球隊更多的資源傾斜來支撐他的打法

  就像他這次拿球之後,招呼其他隊友前來策應一樣:

隊友眾星捧月的跑位
隊友眾星捧月的跑位

  而葡萄牙,恰好具備這樣的資源。

  在前鋒線上,他有了安達-施華這樣的幫手,在中場端,連拿度-山齊士可以將球權送到他的腳下,這樣他就可以在大空間下發揮自己的能力,即便失誤,後場的魯賓-迪亞斯也可以清除對手的一次次威脅。

  只要山度士將自己的手牌打好,那麼已經超越柏天尼在歐國盃上歷史入球紀錄的C.朗拿度就還能為葡萄牙攻城拔寨。

  就像他第一次參加歐國盃的2004年一樣。

  (牧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