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刊文:用好窗口期為發展提供持續動力
2021年06月09日04:24

  原標題:用好窗口期為發展提供持續動力

  經濟日報

  陳昌盛 楊光普

  察勢者智,馭勢者贏。立足新發展階段,如何用發展和辯證的眼光看問題,客觀看“形”、準確識“變”、辯證察“勢”,從而科學應變,主動求變,考驗著我們的戰略定力和戰略智慧。今年以來,在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各地區各部門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持續減弱,持續穩定有力的宏觀政策推動我國經濟恢復取得明顯成效。我們要抓住穩增長壓力較小的窗口期,持續鞏固“穩”的基礎、積蓄“進”的力量、守住“保”的底線,為“十四五”時期我國經濟發展提供持續動力。

  經濟運行接近常態

  總的來看,今年以來,我國經濟運行開局良好,供求兩端穩步增長,內外需加速回升,複蘇面持續擴大,就業總體穩定,企業效益明顯改善,內生動能有所增強,可以說,經濟運行基本接近常態。

  一是我國總需求保持持續回升勢頭。今年前4個月,我國內外需均呈現加速恢復態勢。消費延續穩定複蘇態勢,1月至4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29.6%,兩年平均增速為4.2%。其中,線上消費繼續保持快速增長,全國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同比增長23.1%,兩年平均增長15.6%。投資出現恢復性反彈,1月至4月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19.9%,比2019年同期增長8.0%,兩年平均增長3.9%。外需加速恢復帶動貨物出口超預期增長,1月至4月我國貨物出口6.3萬億元,同比增長33.8%。總體看,外需保持快速增長以及內需缺口加速回補的態勢有望延續。

  二是多重因素推動工業生產穩中有升。“就地過年”“穩崗留工”等政策帶動春節後項目開工和企業生產經營較往年提前,達產率快速恢復正常,不同行業有效工作日數量較正常年份均有所增加。工程機械大數據顯示,今年春節後開工比去年提前了20天左右,一季度總工時較去年增長40%左右。同時生產提前也推動了工業增長加速。1月至4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20.3%,兩年平均增長7.0%,為近年來同期較高水平。從4月份數據看,41個大類行業中有37個行業增加值保持同比增長,612種工業產品中有445種產品保持同比增長。

  三是用工需求回升帶動就業總量壓力緩解。今年前4個月,全國城鎮新增就業437萬人。從失業率指標看,4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1%,已連續兩個月下降,比3月份和2月份分別低0.2和0.4個百分點,比去年同期低0.9個百分點。從招聘大數據看,崗位增速高於求職人數增速,今年以來求人倍率指數持續高於過去兩年同期,說明就業難度相對下降。4月底全國萬家企業生產經營問卷調查顯示,企業用工需求前瞻指數為67.8,連續8個月處於擴張區間,較去年底提高5.1個點。我國就業形勢總體穩定,總量壓力有所緩解。

  四是效益改善帶動內生動力不斷增強。隨著總需求的快速恢復,去年二季度以來持續存在的“需求恢復慢於供給”的矛盾得到明顯緩解,企業效益持續改善,投資意願明顯上升,供需良性互動帶動經濟增長內生動力不斷增強。1月至4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25943.5億元,同比增長1.06倍,比2019年1月至4月增長49.6%,兩年平均增長22.3%。受企業效益改善和消費需求回升帶動,1月至4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25.5%。4月底全國萬家企業生產經營問卷調查顯示,66.3%的企業對全年發展前景表示不同程度樂觀,42.7%的企業有擴大投資的計劃,分別比去年底高出5.5和2.3個百分點。

  總體看,隨著需求端的快速恢復,經濟運行中的總量矛盾明顯緩解。從進一步走勢看,積極因素仍在不斷積累,疫苗加速接種,消費持續恢復,企業投資意願增強,尤其是出口增長帶動製造業投資回升,數字化帶動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加快,“十四五”重大項目陸續開工,經濟有望保持向好態勢。

  也要看到,國際經濟在複蘇進程中出現新的變數,大宗商品價格過快上漲。同時,我國經濟恢復仍不均衡、基礎尚不穩固,長期存在的結構性矛盾依然凸顯,經濟運行中又出現一些新情況、新問題。比如,隨著需求端的快速恢復,“供大於求”的矛盾明顯緩解,但局部出現了“供不應求”的問題,尤其是部分原材料供求偏緊問題更加突出。再如,受多重因素影響,近期大宗商品價格出現快速上漲,不僅導致物價上漲預期明顯增加,也導致產業鏈上下遊企業盈利明顯分化,甚至影響了中下遊企業的生產經營、訂單交付和投資計劃。隨著宏觀政策逐步正常化,金融條件已發生明顯變化,防範化解財政金融風險的壓力有所增加。此外,境外疫情輸入與防控壓力依然較大,中小企業仍面臨招工難、融資難、中標難、回款難等多重困難。這些問題都需要引起我們高度重視。

  突出重點化解矛盾

  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要根據黨中央對最新形勢的判斷和決策部署,用好穩增長壓力較小的窗口期,凝神聚力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供給上突出降成本,需求上突出促升級,政策調整突出穩預期,重點化解結構性矛盾,打通國內大循環、國內國際雙循環堵點,推動經濟穩中向好。

  提高宏觀政策的前瞻性,加強預期管理。宏觀政策要保持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不急轉彎,提高政策前瞻性,及時向市場傳遞明確的正常化信號和節奏,加強預期管理,把握好時度效,使經濟在恢復中達到更高水平均衡。積極的財政政策要落實落細,持續優化財政支出結構,發揮對優化經濟結構的撬動作用,確保財政政策提質增效、更可持續。貨幣政策要確保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穩定宏觀杠杆率,保持實際利率水平穩定。

  慎終如始抓好疫情防控,繃緊疫情防控這根弦。要堅持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始終繃緊疫情防控這根弦,抓好疫苗接種,推進疫情國際聯防聯控。繼續完善涉外防疫相關規定,做好入境便利和嚴格防疫之間的平衡。鼓勵多種技術路線研發疫苗,優化設計和臨床研究,加快臨床試驗進度。擴大已獲準上市疫苗的產能,加強原料、生產線等保障。推進國際疫苗互認,進一步提高疫苗接種便利程度,力爭實現“應接盡接”。以疫苗現貨和技術轉讓等多種方式對其他發展中國家開展支援。

  堅持“控製增量、消化存量”,防範化解財政金融風險。要積極穩妥有序化解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債務風險,繼續加大中小金融機構風險處置力度,始終堅持早發現、早處置和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分類施策精準拆彈,注重在改革發展中化解風險,豐富處置渠道和處置方式,提升不良資產處置效率,完善不良資產處置的稅收支持政策和結構性貨幣政策。不斷完善財政金融風險處置機製,按照中央要求加快建立地方黨政主要領導負責的財政金融風險處置機製,壓實地方政府、金融機構和監管部門等各方在風險處置工作中的責任。

  多措並舉實現“房住不炒”,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發展。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增加保障性租賃住房和共有產權住房供給,以增加住宅用地和住房供給為重點緩解供需矛盾。鼓勵大城市與周邊城市共建新城,緩解大城市住房需求壓力。此外,還要健全政策協同、調控聯動、監測預警、評價考核、輿情引導、市場監管等機製,做好政策儲備,平衡好防風險與保供給。

  深入推進重點領域改革,激發微觀主體活力。要開展要素市場化配置綜合改革試點,製定加快培育數據要素市場的政策文件。加快將行政許可事項全部納入清單管理,推動涉企審批“四減”要求落地,完善分級分類監管政策,健全跨部門綜合監管製度,推動電子證照擴大應用領域和全國互通互認。推進能源、電信、鐵路、港口等基礎性行業改革,繼續做好各項降成本重點工作。深入實施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進一步完善修訂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加強和改進平台經濟監管,促進公平競爭。

  加快建設各類高水平開放平台,服務構建新發展格局。要加快推進海南自貿港改革任務和政策措施落地,完善自由貿易試驗區佈局,賦予自由貿易試驗區更大改革自主權,鼓勵對接國際高標準規則要求,探索在更深層次、更寬領域的開放創新;利用各開放平台開展製度創新試點,引導並支持其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對標國際規則,推進規製、規則、管理、標準等製度型開放,探索更加完善和相對定型的開放型經濟新體製;繼續總結試點開放經驗,進一步統籌推進沿海、沿邊、沿江、內陸等開放試點試驗,讓開放的範圍更大;提升外資重點企業和重大項目服務水平,進一步縮減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推動服務業有序開放。此外,還要加強多雙邊經貿合作,積極推動多雙邊和區域自貿協定的談判和實施,從而更好服務構建新發展格局。

  (作者單位: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