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富豪反水上位,內塔尼亞胡12年總理生涯或終結,大戲背後藏有多少糾葛爭鬥?
2021年06月07日14:07

  原標題:億萬富豪反水上位,內塔尼亞胡12年總理生涯或終結,大戲背後藏有多少糾葛爭鬥?

  來源:環球人物

  從億萬富豪到總理密友,再到突然反水、謀劃上位,貝內特的這個大動作,可是“打”得內塔尼亞胡措手不及。

  納夫塔利·貝內特是“70後”,謝頂很厲害,長著一對小酒窩。作為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的“忠心”老部下,貝內特最近搞了個出人意料的大動作——謀劃成立反對內塔尼亞胡的聯合政府。

·納夫塔利·貝內特
·納夫塔利·貝內特

  眾所周知,內塔尼亞胡未能在今年3月的議會選舉中成功組閣,眼看著法律規定的時限已至,貝內特沒有“拔刀相助”,反而幫左翼政黨“擁有未來”黨領導人拉皮德爭取到聯盟多數支持,為組建新政府鋪平了道路。

  當然,貝內特一點沒吃虧——根據協議,他和拉皮德領導一個權力共享政府,貝內特將擔任以色列下一任總理,任期到2023年9月為止,拉皮德隨後接替這一職位幹到2025年11月。而兩人都曾當過內塔尼亞胡的手下。

  面對“背叛”,內塔尼亞胡急火攻心,公開譴責貝內特“為了當總理,不擇手段地放棄民族主義原則”,“倒向‘變革聯盟’之舉為世紀騙局”,還向外界警告稱:以貝內特為首的左翼政府將危及以色列。

  很顯然,內塔尼亞胡在年逾七旬的時候感受到了眾叛親離。畢竟,如果聯合政府6月宣誓就職,連續執政12年的他就要跟總理寶座說拜拜了。官司纏身的內塔尼亞胡恐怕處境會更加險惡。

·幾個月前,反對派支持者在以色列舉行示威,要求內塔尼亞胡下台。
·幾個月前,反對派支持者在以色列舉行示威,要求內塔尼亞胡下台。

  昔日盟友把總理拉下馬

  今年5月4日,內塔尼亞胡的組閣期限結束。第二天,以色列總統里夫林宣佈,授權拉皮德在法律規定的28天內組建新政府。在新政府組建之前,內塔尼亞胡仍為以色列過渡政府總理。

  6月2日,在最後期限前38分鍾,拉皮德通知總統里夫林,已經成功組建由“擁有未來”黨、統一右翼聯盟、中間黨派藍白黨、聯合阿拉伯黨等8個政黨組成的新一屆政府。左中右三大派組建聯合政府,這在以色列曆史上是前無僅有的。

·6月2日,貝內特(左)與拉皮德在耶路撒冷舉行的以色列議會會議中交談。
·6月2日,貝內特(左)與拉皮德在耶路撒冷舉行的以色列議會會議中交談。

  以色列議會實行一院製。法律規定,獲得議會半數以上議席的政黨可單獨組閣。以色列國內中小黨派林立,曆史上從未出現過單一政黨組閣的情況,可以想像,拉皮德組閣之路艱難異常。而其成功的關鍵少不了內塔尼亞胡前盟友貝內特在關鍵時刻的突然“倒戈”。

  儘管貝內特領導的政黨“亞米納”在上次選舉中僅贏得7個席位(共120席),但他在當下的以色列政壇“舉足輕重”——內塔尼亞胡及其反對陣營都需要這7個席位,才能達成組建政府所需的超半數席位。

  相比於內塔尼亞胡的氣急敗壞,貝內特沒有過多反駁,而僅僅是對外界強調說,他將與自己的朋友拉皮德一起“組建民族團結政府”,以“拯救國家擺脫混亂,讓以色列回歸正軌”。然而,這已經足以對內塔尼亞胡形成致命一擊。

·“擁有未來”黨領導人亞伊爾·拉皮德(左),統一右翼聯盟領導人納夫塔利·貝內特(中)和拉姆黨領導人曼蘇爾·阿巴斯(右)簽署聯合執政協議。
·“擁有未來”黨領導人亞伊爾·拉皮德(左),統一右翼聯盟領導人納夫塔利·貝內特(中)和拉姆黨領導人曼蘇爾·阿巴斯(右)簽署聯合執政協議。

  為什麼貝內特變卦選擇“變革聯盟”?

  有分析稱,由於內塔尼亞胡陣營里的宗教政黨完全反對與右翼阿拉伯政黨“拉姆黨”合作,組閣成功的希望不大,貝內特自然不願為此賭上自己的未來。此外,5月21日巴以停火後,內塔尼亞胡趁著右翼輿論占上風,可能減少了談判中給“亞米納”黨的部長職位數,這或多或少也增加了貝內特靠反水上位的動力。

  就這樣,貝內特協助一個近10年內才成立的政黨,罕見地組建了八黨聯盟,扳倒了把持政壇多年的右翼“老大黨”。 “我們的新政府將是一個機會,在以色列和阿拉伯公民之間翻開新篇。”貝內特說。

  白手起家的億萬富翁

  現年49歲的貝內特出生於以色列海法,父母是美國猶太移民。受父親工作影響,貝內特幼年隨家人多地移居,曾先後居住在舊金山、蒙特利爾和新澤西,後舉家移民到以色列。

  重回海法時,貝內特已經10歲。他的童年有一段時間是在北美度過的,因此像內塔尼亞胡一樣,他的英語也說得很流利。

·納夫塔利·貝內特
·納夫塔利·貝內特

  貝內特發家早,從政也早,且事業和家庭兩不耽誤。

  從耶路撒冷老牌名校希伯來大學法律系畢業後,他進入高科技行業工作,27歲時就在紐約白手起家創立一家防欺詐軟件產品公司,獲取了巨額財富。與此同時,他還和當甜品廚師的妻子先後養育了4個孩子。

  2005年,他以1.45億美元(1美元約合6.4元人民幣)的價格將防欺詐軟件業務出售給一家美國公司,由此躋身億萬富豪俱樂部。

  第二年,貝內特即成為內塔尼亞胡的幕僚長,深得重用,一度被媒體稱作內塔尼亞胡的“密友”兼“門徒”。關係最鐵的時候,貝內特甚至以內塔尼亞胡哥哥約納坦(約尼)的名字命名了他的長子。內塔尼亞胡的這位哥哥戰死於1976年以色列在烏干達營救被劫持乘客的救援任務中,被以色列人視為英雄。

  有內塔尼亞胡提攜,貝內特官運亨通,他40歲進入以色列議會,在擔任立法者的8年里迅速崛起,並創立了意為“統一右翼聯盟”的“亞米納”黨。

  儘管內塔尼亞胡和貝內特也曾因政見不同而產生激烈衝突,但總體而言,貝內特仍深得內塔尼亞胡信任,在內塔尼亞胡政府先後出任經濟部長、宗教事務部長、耶路撒冷事務部長、教育部長和國防部長等多個要職。

·2015年5月6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右)與納夫塔利·貝內特在耶路撒冷出席聯合新聞發佈會。
·2015年5月6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右)與納夫塔利·貝內特在耶路撒冷出席聯合新聞發佈會。

  貝內特原本的政治態度趨於極右,支持者也是以色列國內的強硬派。他清楚,右翼選民非常尊重內塔尼亞胡,曾明確表示自己不會加入中左翼領袖拉皮德主導的政府。

  然而,這一宣言於今年5月底徹底變卦了。他不僅宣佈加入拉皮德的聯合政府,公開稱拉皮德為“我的朋友”,還表示:“我打算盡全力,和拉皮德一起組建全國團結政府,這樣我們就能把這個國家從目前的惡性循環中拯救出來,讓它回到正軌。”

  貝內特在相互敵對的政治陣營間“橫跳”,折射出以色列政治氣候的易變性。而自打他鎖定總理寶座,以色列安全部門就收到很多威脅性警報,不得不為他位於以色列中部小城拉納納的家連夜特加派警衛,以確保其人身安全。

  誰會笑到最後

  事實上,以色列的政壇僵局已經持續兩年。2019年以來,該國已經舉行了四次議會選舉。在部分以色列媒體看來,八黨聯盟組成的以色列新政府有望避免色列再次陷入不必要的“選舉”和動盪的漩渦。

  根據以色列法律,新政府組建方案尚需議會批準。里夫林要求拉皮德立刻公佈八黨聯合協議,並選定聯合內閣成員,以便盡快在以色列議會舉行信任投票後走馬上任。

  不過,目前內塔尼亞胡還有迴旋的餘地。

  以色列議長亞里夫·萊文是內塔尼亞胡的盟友,輿論估計他會將議會對“變革聯盟”政府的信任投票時間推遲到6月中旬(根據該國法律,議會安排對新內閣的信任投票,緩衝期可長達12天),以便讓內塔尼亞胡有時間“繼續激勵他的盟友,從聯合政府的右翼政黨中剝離選票”。

  內塔尼亞胡接下來可能向來自亞米納黨及聯合政府中其他右翼政黨的議員施加壓力,努力削弱這一聯盟在議會中的多數地位,以舉行第五次選舉。貝內特則強調:“如果舉行第5次投票,將是一場國家災難”。

·內塔尼亞胡
·內塔尼亞胡

  目前,新內閣依然前景不明,以色列政局波詭雲譎。雙方對決背後,各種政治、宗教和社會勢力正在進行最後博弈。

  作為經濟自由化的倡導者,貝內特支持削減政府的繁文縟節和稅收。不過,貝內特號稱是一個“比內塔尼亞胡更右翼”的“極端民族主義者”,一直主張將以色列建設成“猶太民族國家”。

  他曾強調說:“基於國家安全的原因,建立巴勒斯坦國對以色列來說將是自殺”,還強硬堅持約旦河西岸的猶太人定居點建設。貝內特甚至說應該殺掉而不是釋放“巴勒斯坦恐怖分子”。

·納夫塔利·貝內特
·納夫塔利·貝內特

  因此,有分析稱,如果貝內特順利上台,以色列對待巴勒斯坦問題可能會比內塔尼亞胡更加下手無情。不過,貝內特近日刻意減少了自己的右翼言論,甚至稱“拉姆黨”(阿拉伯聯合名單)領導人曼蘇爾·阿巴斯是一位勇敢的領導人,為自己過去稱他為“恐怖主義支持者”而道歉。

  有不少巴勒斯坦知識分子認為,貝內特不太可能真正推進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和平進程,但他作為軟件企業家的高科技背景,或可為雙方的經濟合作打開機會之門。如果“變革政府”主要關注經濟問題,而少觸及會引起聯盟內訌的敏感議題,或許它能堅持得更久一些。據稱,曾任防長和外長的阿維格多·利伯曼(“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黨首)或將擔任財長。他誓言減少官僚主義和監管,並達成長期經濟計劃。

·阿維格多·利伯曼
·阿維格多·利伯曼

  此外,貝內特曆史上多次拒絕聯合國提出的解決巴以問題的“兩國方案”,號稱“只要我還有一丁點兒權力和影響,絕不會割讓一釐米以色列土地。”若未來兩年由其執政,聯合政府中的阿拉伯政黨能影響其幾分尚待時間檢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