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全媒+|“小眼鏡”超半數,如何給孩子勾勒一個“清晰”的未來?
2021年06月06日16:05

原標題:新華全媒+|“小眼鏡”超半數,如何給孩子勾勒一個“清晰”的未來?

  新華社北京6月6日電 題:“小眼鏡”超半數,如何給孩子勾勒一個“清晰”的未來?

  新華社記者田曉航

  每年6月6日是全國“愛眼日”。從2016年到2019年,連續4年的全國“愛眼日”主題聚焦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

  “小眼鏡”越來越多,讓無數家長既揪心又無奈。這個關係家庭健康、民族未來的大問題怎麼破解?聽聽專家怎麼說。

“小眼鏡”危害大,多部門連出“重拳”

  “近視眼真正的危害在於,高度近視眼病理性近視導致的併發症是致殘、致盲的重要因素。”在近日舉行的全面推進健康中國建設“嗬護明亮雙眼 共築光明未來”——2021首屆近視防控主題研討會上,首都醫科大學眼科學院院長王寧利說,我國流行病學調查發現近視眼的致殘、致盲率在所有疾病中排名第一,而小學、中學是近視眼患病率急劇增高的階段。

  中國中醫科學院眼科醫院副院長亢澤峰說,病理性近視可能導致視網膜的變性、萎縮、脫離,發生白內障、青光眼以及黃斑出血等併發症。“如果18歲前把近視度數控制在600度以內,就能有效減少74%的白內障、67%的青光眼、99%的黃斑病變以及98%的視網膜脫離等風險。”

  教育部聯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開展的調查顯示,2018年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3.6%,2019年這一數字為50.2%,較2018年下降了3.4個百分點。受疫情影響,2020年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較2019年小幅上升。

  2019年,國家將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納入《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近日,教育部等15個部門聯合印發《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光明行動工作方案(2021—2025年)》,實施引導學生自覺愛眼護眼等八個方面的專項行動。這是繼2018年教育部等8個部門聯合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後,有關部門又一次針對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問題開展聯合行動。

“小眼鏡”易戴不易摘,背後原因有幾多?

  保持正確用眼習慣、每天戶外活動兩小時、保證充足睡眠……這些近視防控常識雖然很多家長和孩子已經知曉,但往往執行不到位。

  “增加戶外活動、減少近距離閱讀,正是現在近視防控的痛點和難點。”亢澤峰說,孩子學業負擔加重,長時間近距離用眼導致近視發生率高,如何處理好學生近視與考學的關係,是值得重視的社會問題。

2021年1月11日,在福建省福州市銅盤中心小學,一名近視的學生在等待時摘下眼鏡努力分辨視力表。新華社記者 宋為偉 攝

  家長缺乏兒童眼保健知識,也會導致孩子戴上“小眼鏡”。根據國家衛健委近日發佈的《0~6歲兒童眼保健核心知識問答》,從寶寶一出生就應該開始做定期的視力篩查。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眼科專家施維說,0至3歲孩子的視力篩查往往容易被忽略。

  “近視防控措施還應當注重個性化、規範化。”施維說,角膜塑形鏡和低濃度阿托品是有效的近視防控手段,但並非對所有孩子適用。每個孩子的近視成因不同,有的孩子使用低濃度阿托品沒有防控作用卻有副作用,而角膜塑形鏡、離焦鏡片等也需要規範佩戴。

  此外,近視防控還存在一些誤區。北京大學醫學部眼視光學院院長助理王凱說,並非度數低就可以不查眼底、不做近視的控制。“我們強調高度近視眼要防止出現眼部併發症,但實際上,臨床中兩三百度出現視網膜脫落的佔比也不低。”

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需全員參與,常抓不懈

  改善環境光,讓桌椅、黑板等的高度與學生身高匹配,督促學生保持良好坐姿和做眼保健操,監控孩子近距離閱讀的時長……學校和家庭是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的“主陣地”。

  “要常抓不懈,更要全員參與。”中國老年醫學學會會長範利認為,學校應把近視防控提升到與學生考試分數同等重要的程度,家長也始終不能放鬆對孩子的正確指導和監督。

2021年3月19日,醫務人員在指導河北省邢台市隆堯縣第三實驗小學的學生做眼保健操。新華社記者 駱學峰 攝

  政府主導、部門配合、專家指導、學校教育、家庭關注,各方面共同落實責任,才能從根本上遏製兒童青少年近視高發勢頭。一些專家指出,目前的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體系仍有完善空間。

  近視防控是一個系統的問題,需要社會各界共同配合。讓更多孩子的視力問題得到及時檢測與干預,幾天來,北京國視力健康管理中心走進北京市西城區椿樹社區,為社區免費提供視力健康教育,進行視力檢查、評估、建檔。同時徵集200位弱視兒童,進行免費服務。北京國視力健康管理中心董事長周國超表示:“防近防控容易重治輕防,我們要整合各方資源,填補社會終端健康服務的不足,通過全過程管理服務,讓已有視力不良現象的學生‘遲近視’‘慢近視’。”

  “很多地方已經開始建立孩子們的視覺發育檔案,會錄入孩子詳細的屈光狀態參數,但是往往不注意錄入家長信息。”施維說,由於近視有一定的遺傳因素,如果在學籍表上同時填報家長視力信息,就可以把父母都是600度以上高度近視者的孩子列為重點防控人群,從而有利於這些孩子的眼健康。

  施維認為,近視的監測和隨訪過程中,數據收集必須準確,如此才能獲取孩子的連續的視光發育曲線,並根據其個體的特點進行個性化防控。

  “應充分發揮中醫藥的特色優勢,形成覆蓋兒童青少年全週期的近視防控體系。”亢澤峰說,大量病例證明,眼保健操、耳穴壓豆、撳針及許多中醫特色診療技術,有利於近視早期防控、防止中高度近視發展甚至病理性近視出現病變。

  遼寧何氏眼科醫院院長何偉還建議,利用數字化智能設備讓近視防控篩查便利化,加快建立鄉村中小學電子健康檔案,確保數據完整準確、可追溯、可管理;加強教育培訓,提升基層兒童眼保健醫生的能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