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反對派達成政治合作協議,昔日忠臣反水上位?以色列風雲突變!
2021年06月04日09:50

原標題:與反對派達成政治合作協議,昔日忠臣反水上位?以色列風雲突變!

昔日忠臣反水上位?近日,以色列政局風雲突變,前政府高級官員、統一右翼聯盟領導人納夫塔利·貝內特(如圖)與反對黨派達成政治合作協議,將組建新政府。

如果這一新崛起的政治聯盟得到以色列議會的支援,貝內特將結束內塔尼亞胡長達12年的執政,出任以色列新任總理,中左翼政黨“擁有未來”黨領導人亞伊爾·拉皮德將出任副總理,二人在兩年後進行職位輪換。令人唏噓的是,貝內特與內塔尼亞胡先前交情很深,被多家媒體稱作總理的“密友”兼“門徒”,且從政期間一直深得信賴與重用。一時間,這位關鍵時刻倒戈一擊、靠反水內塔尼亞胡上位的預備役總理引起人們的關注。

綜合路透社和《以色列時報》3日報導,看上去已經謝頂很厲害的貝內特其實今年還不到50歲,是一位“70後”政治人物。他出生在以色列北部海濱城市海法,他的父輩原為美國猶太人,後舉家移民到以色列。受父親工作影響,貝內特幼年隨家人多地移居,曾先後居住在舊金山、蒙特利爾和新澤西,重回海法時他已經10歲。他曾經就讀於耶路撒冷的老牌名校希伯來大學,且擁有法律學位。從政以前,貝內特曾遠赴美國曼哈頓創業,並在1999年創立了自己的科技公司,主打防詐騙軟件產品,獲得了巨額財富。2005年,他將名下公司以1.45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美國網絡安全公司RSA,躋身億萬富豪俱樂部。

與一般政客不同的是,貝內特不僅當過兵,還做過特種兵,至今保留著少校軍銜。在2006年的黎以衝突期間,貝內特曾深入敵後對真主黨武裝分子進行狙殺,被部下奉為戰鬥英雄。不過,他的軍旅生涯也充滿爭議:比如1996年在以色列對黎巴嫩發起的“憤怒葡萄”軍事行動中,貝內特指揮的火力誤傷聯合國的難民營,導致了震驚世界的慘劇——“卡納屠殺”事件,106名黎巴嫩平民喪生。作為戰區指揮官,貝內特的判斷力飽受質疑;更有媒體披露,他在行動期間多次擅自更改行動方案、抗命不遵,並視上級長官為“懦夫”。

貝內特於2006年正式踏上政治道路,成為了當時反對黨領袖內塔尼亞胡的幕僚長,並深得信賴,不少媒體將貝內特稱作內塔尼亞胡的“門徒”。除工作層面外,二人在私交層面也來往密切,貝內特將自己的長子取名為“尤尼”,以紀念內塔尼亞胡的哥哥約納坦·內塔尼亞胡——後者在一次軍事行動中殉職,生前也被人稱作“尤尼”。

2009年,內塔尼亞胡和貝內特曾因政見不同而產生激烈衝突,原因是內塔尼亞胡放緩了猶太人定居點的建設——當時,美國正致力於斡旋巴以和平談判。雖然存在分歧,但貝內特仍然深得內塔尼亞胡信任,在內塔尼亞胡政府出任過多個要職,包括經濟部長、宗教事務部長、耶路撒冷事務部長、教育部長和國防部長等職務。

貝內特的政治意識形態趨於極右,很多媒體甚至認為他比自己的導師內塔尼亞胡還要“偏右”,而他的支援者和基本盤也正是以色列國內的強硬派。比如,他堅決反對“巴勒斯坦國”的概念,曾公開表示自己會“不遺餘力確保他們不會建國”。他曾用一個故事比喻巴以關係,稱一個朋友被流彈擊中臀部,雖然可以用手術取出,但取出後人就會殘廢——在他看來,巴以關係就恰恰如此。之後,媒體長期引用“屁股上的彈片理論”一詞來概括貝內特對巴以問題的政治見解。2013年,貝內特因口出狂言而飽受各界批評,他當時表示,“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應該全部被擊斃,“我這輩子已經殺過很多阿拉伯人,不介意再多殺一些”。他在出任教育部長期間曾簽發政令,禁止各校領導與譴責過約旦河西岸軍事行動或部署的機構進行接觸,還曾修改過學校課程安排,增加了各校在約旦河西岸名勝古蹟的校外教學活動。

貝內特曾表示,他不會加入中左翼領袖拉皮德主導的政府,但最近突然變卦,不僅公開稱拉皮德為“我的朋友”,還一改之前的強硬,同意不去侵占約旦河西岸的土地,答應出任總理期間也不會進一步擴大猶太人定居點。在一些媒體看來,貝內特在相互敵對的政治陣營間“橫跳”,像是一個“實用主義者”甚至“投機分子”,而這也恰恰折射出以色列政治氣候的易變性。對此,71歲的內塔尼亞胡大為光火,他在電視上痛批貝內特“背叛以色列右派”,“為掌權不擇手段”,實施了“世紀騙局”。也有媒體對貝內特的做法表示稱讚,認為他並不是為了自身利益,而是為了避免國家再次陷入不必要的“選舉”和動盪的漩渦。

本報駐埃及特派記者 黃培昭 本報特約記者 劉皓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