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的蝴蝶效應:貨輪沒水手、華爾街沒客服、蘋果沒工人?
2021年05月12日17:56

  原標題:印度疫情的蝴蝶效應:貨輪沒水手、華爾街沒客服、蘋果沒工人?

  來源:縱相新聞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卞英豪

  忙碌的國際航線,全球知名的貨輪,輪班的水手遲遲無法到崗;巨鱷雲集的華爾街,跨國金融企業,後台業務幾近癱瘓;全球科技的最前端,各大巨頭的電子生產線,竟然出現用工短缺……

  印度疫情持續蔓延。而這波兇猛的疫情所帶來的蝴蝶效應同樣仍在繼續。不斷攀升的確診病例,所影響的遠不止是印度的防疫。全球經濟的方方面面,正在受到意想不到的影響。

  找不到水手的國際貨輪

  一個多月前,“長賜號”將國際航運“大動脈”蘇伊士運河堵住長達6天。船上全部25名船員均為印度籍。如果再將時鍾往前撥,曾暴發疫情的日本“鑽石公主號”上,所有132名船員同樣來自印度。

  這正是印度船員在國際航線作用的一大縮影。據國際航運公會的統計數據,全球總計約160多萬名海員中,有大約24萬人來自印度,比例約占15%。

  作為全球海員數量第三多的國家,少了印度海員的貨輪,問題可謂接踵而至。國際航運公會秘書長普拉滕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海員的短缺正深刻影響著全球的供應鏈。”

  “一些船員上船前檢測是陰性,但可能上船之後就成了陽性,這給船員的管理帶來了很大的麻煩。”普拉滕介紹,不少貨輪不得不拒絕印度船員。這導致部分現有船員無法完成換班,“有的船員只能長時間漂泊在外,這對船員的心理、供給、醫療等都是很大的問題。”

  據悉,通常情況下,海員在船上的時間一般為四到六個月。國際海事勞工公約規定,海員在船上最長連續工作不能超過11個月。然而,新冠疫情以來,由於隔離措施及人員的短缺,船員超負荷工作的情況並不罕見。而印度船員無法完成換班,更進一步加劇了這一問題。

  “在海員換班問題上,蘇伊士運河被堵6天可能只是小事。”國際船舶管理人協會主席奧尼爾表示,“堵住運河造成的是延誤。但是沒有了海員,這可能將導致供應鏈的中斷。”

  數據顯示,海運行業占全球貿易份額高達80%。找不到水手的海運業直接影響的正是全球貿易。

(圖說:全球多國的港口開始拒絕載有印度海員或途徑印度的船隻入港。來源:《金融時報》)
(圖說:全球多國的港口開始拒絕載有印度海員或途徑印度的船隻入港。來源:《金融時報》)

  找不到業務員的華爾街

  華爾街以東1.3萬公里,印度班加羅爾的外環路,這裏曾經被譽為是全球金融行業“最大的後台”。

  高盛、富國、瑞銀、渣打、摩根大通……幾乎所有你耳熟能詳的華爾街機構,均在這裏擁有一大批員工。其中,高盛的全球第二大中心就在這裏。這裏的印度人所負責的工作大多與金融合規、風險控製、客戶服務等“後台”工作密切相關。

  以渣打集團為例,該公司在印度共有2萬餘名員工。他們主要負責的工作包括客服接待、離岸結算、合規審核等工作。然而不幸的是,他們中至少有800人已被確診感染。部分後台團隊,甚至出現大規模感染的情況。

  “非戰鬥減員”導致這家跨國金融企業部分業務產能降低。而這也讓渣打不得不想辦法幫助一下自己的員工來應對危機。4月,渣打首席財務官霍福德在公佈完財報後,第一時間表示,公司將為旗下的印度員工購買氧氣。

  同樣因為疫情衝擊,富國銀行的信用卡結轉、積分兌換等業務的開展不及預期;瑞銀的貿易結算等業務效率受到了影響;而一批來自華爾街的對衝基金,其數據後台因為印度工作人員的短缺,缺乏日常運維,導致研究進度減緩。

  據統計,印度是全球最大的金融後台以及外包服務中心,約有400萬人為各類金融企業提供相關服務,印度也因此被稱為“世界辦公室”。而這些“外包”工作者大部分在班加羅爾、德里和孟買工作——這正是印度這一波疫情最為嚴重的幾大地區。

  如今,堪稱“全球最精明”的華爾街企業,為了自身業務的開展,正在將自己的後台遷出印度,而這也將在未來進一步影響全球金融的格局。

(圖說:印度班加羅爾一家為外國企業服務的呼叫中心。來源:彭博社)
(圖說:印度班加羅爾一家為外國企業服務的呼叫中心。來源:彭博社)

  找不到工人的手機巨頭

  印度南部泰米爾納德邦,當地的富士康工廠仍保持著運行。

  但是,據路透社5月11日報導,受印度這一輪疫情影響,這家剛剛遷移不到一年的工廠,產能已經遭遇了大幅下挫。有預測稱,“蘋果公司iPhone 12產能可能下降了50%以上。”

  當地時間,5月11日,泰米爾納德邦宣佈實行全面防疫禁止令,所有公交車輛停運,商店停業。而這家為蘋果代工高端機型的富士康工廠實行了“只出不進”的防疫政策。由於部分技術人員新冠檢測呈陽性,該工廠的大部分生產線已被迫停止,僅保留了一部分產能。

  據悉,這家工廠此前負責生產iPhone 11、iPhone XR、iPhone12mini等產品,此後,富士康開始將這裏的的生產線運用於iPhone 12的製造。雖然,蘋果方面並沒有披露相關工廠的產量,但是毫無疑問的是,印度這一輪的疫情將很有可能影響相關iphone機型產量。

  不止是蘋果,包括三星、小米等在內的全球銷量最大的5個手機品牌均在印度設有代工廠。兩年前,雄心勃勃的莫迪政府曾提出了“印度製造”的計劃。其目的旨在吸引像蘋果這樣的知名科技企業來到印度。

  然而,疫情不僅將重挫“印度製造”計劃,同時也將對全球手機的供應產生影響。據機構分析,隨著疫情封鎖加劇,預計印度二季度手機出貨量將大幅收縮8%-10%。受此影響,全球至少1200萬部智能手機的生產會因此延遲,相關產能可能因此下滑7.5%。

  事實上,除了上文提到的航運、金融、電子科技等行業,印度嚴峻的疫情還在深刻影響著全球其他的產業鏈。例如,作為全球最大的紡織出口國之一,歐美知名品牌的棉花供應以及服裝加工因此受到影響。作為知名的“世界藥廠”,印度的疫苗生產能力減弱,直接導致欠發達地區的疫苗供給出現問題……

  可見,在全球化的時代,印度疫情已不僅僅只是印度的“內務”。正如張文宏醫生所說,全球疫情阻擊取決於“最短板”的防控。如今,全球經濟的複蘇,或許同樣也與印度的疫情防控息息相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