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團外賣“買不起”社保?
2021年05月12日08:30

  來源:侃見財經

  美團,再一次處於輿論風暴的中心。

  近1000萬外賣小哥的社保問題,讓美團成為了眾矢之的。2020年美團外賣的佣金收入高達586億元,卻繳不起騎手們的社保?騎手們的養老、醫療、失業該由誰來承擔?成為了社會焦點話題。

  侃見財經算了一筆賬,如果美團為騎手繳納社保,美團外賣業務幾乎沒有盈利的可能,且將成為一項持續燒錢、虧本的生意。

  這也成了市場的擔憂,美團股價連續崩潰,今日盤中一度暴跌近8%,創下調整新低240港元/股,相比2月份的高點已跌去了47.8%,幾近腰斬,總市值蒸發超過13367億港元。

  除了社保問題,美團的反壟斷調查仍在進行中。

  1

  1000萬外賣小哥的社保,誰來負責?

  北京市人社局副處長王林體驗送外賣12小時只賺41塊錢,網絡輿論持續發酵。近日,近1000萬美團外賣小哥的社保問題,再度成為全網討論的焦點。

  美團也再次成為了眾矢之的,輿論矛頭直指,美團不為外賣騎手繳納社保,對外賣騎手不負責任,涉嫌違法勞動法。而美團官方則淡定回應,美團的950萬外賣騎手均為外包公司員工,以“兼職”的身份工作,與美團沒有直接的勞動關係。

  如果外賣騎手出現意外,該由誰來負責呢?

  對此,美團也有一套說辭:已為每一位美團騎手每天3元/天的商業險,騎手發生意外後由商業保險來承擔,商業險包含保額60萬的身故傷殘險,還有5萬元的醫療費用。

  然而,令人感到驚訝的是,即使是這3元的商業保險費都不是由外包公司、美團支付,而是在騎手的佣金中每天扣除。

  意味著,1000萬騎手每天承擔著海量外賣的同時,為了免受美團平台的超時罰款,違反交通規則幾乎是家常便飯,頻頻發生道路安全事故,而這一切美團都有一套固定的說辭:已買保險、不是美團正式員工、有外包公司負責......

  而五險一金對於外賣小哥而言更是奢望,外包公司只是向美團收取中介費,不會給騎手繳納社保。

  很顯然,美團給自己的定位非常純粹,只是提供一個平台,外賣小哥的社保、安全問題;商家的食品安全、盈虧都與美團沒有關係。

  而在每一單外賣中,美團卻坐享其成,一邊收取商家的佣金,另一邊壓低騎手提成,甚至要求騎手滿足非常多的要求,稍有不慎則會面臨被罰、提成為0的懲罰。甚至乎有網友曝出,騎手每天被扣除3元保險費,實際上只投了1元,另外的2元則被平台所扣下。

  2

  美團外賣到底有多賺錢?

  餐飲外賣,作為美團營收占比最大的業務,2020年美團外賣累計完成101.5億筆交易,交易總金額(GTV)達到4889億元,同比大幅增長24.5%,第四季度的增幅更是接近40%。

  作為平台方,外賣交易金額上漲便可以抽取更多的佣金,美團自然是最大的受益者。據財報顯示,2020年外賣佣金收入585.92億元,同比增長18%。

  由財報披露的外賣交易金額、佣金收入,便可以算出2020年平均佣金率為12%。也就是說,餐飲商家每售出100元,就要向美團支付12元的佣金。

  與此同時,美團餐飲外賣的單價卻在大幅“漲價”。

  據美團財報中披露的外賣訂單量與總交易金額,便可粗略計算出美團外賣的平均單價,反饋曆史數據得知,2017年平均每單交易金額為41.8元,2018年44.2元/單,2019年超過45元/單,而疫情衝擊的2020年,這一數字竟迅速增長到了48.4元/單。

  美團的單筆外賣價格上升,並非簡單意義上的“外賣漲價”。外賣單價的提升,主要是因為用戶每筆外賣點了更多的東西。

  這無疑是平台方最希望看到的,外賣單價的提升對美團意義非常重大。不僅降低了用戶對配送費、餐盒費的敏感度,且在騎手成本相同的情況下,高客單價之下,美團從每筆訂單抽取的佣金更高。

  給外賣小哥買社保,美團還能賺錢嗎?

  據美團財報數據顯示,截止2020年年末,共有950萬外賣騎手通過美團平台創收,美團外賣騎手的日活大約是120萬。

  美團外賣的成本中,外賣騎手人力成本占比約為95%,其餘5%包含帶寬、網站維護、客服、折舊攤銷、支付處理等支出。

  2020年,美團外賣騎手的成本高達486.9億元,以101.5億單外賣計算,每單外賣需要支付給騎手4.79元。

  再通過美團披露的外賣佣金收入,可以計算出每單外賣為美團貢獻的收入為5.77元,再減去騎手成本,每單外賣的毛利約為0.98元。

  由此可見,美團外賣業務是一項非常薄利的生意,算上支付結算、客服、折舊/攤銷、服務器/寬帶與流量成本後,2020年美團外賣業務經營利潤為28.33億元,平均每單利潤0.028元。

  3

  如果繳納社保,美團外賣還能賺錢嗎?

  在美團的用工方式中,在美團上送貨的騎手分為眾包騎手和專送騎手,眾包為散工兼職模式,並無社保爭議問題。

  其中,專送騎手是專門送美團外賣訂單的騎手,全時服務美團訂單,目前用工關繫上是與第三方外包公司簽以勞務為主流的合同,因此社保繳納比例非常低。

  從美團的曆史業績來看,即使是這種外包用工方式規避百萬騎手大軍的社保,美團對外賣騎手成本一直非常敏感,騎手用工的單項成本就占到了外賣收入的70%以上。

  結合美團曆史財報數據,粗略估計美團專送騎手為美團貢獻了大約60%的訂單量,粗略等於950萬外賣騎手中約有500萬有社保繳納義務的。

  根據各地社保政策,社保的五險一金中公積金等並非強製繳納,單位繳納養老19%、醫療6%、失業0.6%,以此計算,美團需要為每位騎手承擔的社保成本約為騎手收入的25.6%。

  通過487億元(外賣騎手收入)*60%(專送騎手比例)*25.6%可以粗略算出,如果繳納社保的話,美團2020年大約支付74.8億元。

  2020年,美團在外賣業務的經營利潤為28.33億元,如果算上74.8億的社保成本,美團的外賣業務將虧損46.47億元。

  上遊的商家已經被佣金壓榨得苦不堪言,騎手提成也沒有下降的空間,這也限製了美團的天花板。因此可以得出結論:美團外賣幾乎不可能為騎手繳納社保。

  但近1000萬外賣騎手的養老、醫療、失業問題,不會因此而淡化,未來將越來越激烈。而“關於給騎手繳納社保”的討論仍停留在初級階段,若真正落地,影響的將不僅僅是美團,餓了麼、滴滴乃至實業的工地民工、臨時工都將涉及,這將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系統性工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