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目深度|“瞞豹”漩渦中的杭州野生動物世界
2021年05月09日10:07

  極目新聞記者 趙德龍 尹鑫 餘淵

  5月6日,杭城出現豹影,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卻否認園區有豹子出逃;5月7日又有人報警稱看到了疑似金錢豹,杭州市富陽區相關部門聯合調查,最終確定為杭州野生動物世界三隻未成年金錢豹外逃。

  政府發佈公告,杭州野生動物世界道歉,聯合調查組入駐,園區相關負責人被控製,緊急搜救外逃的豹子卻曝出前後不一的消息,一隻豹子疑似“死而複生”……5月8日,富陽遭遇了混亂的一天。

  5月8日,極目新聞記者探訪了輿論漩渦中的杭州野生動物世界,三隻金錢豹已找回兩隻,最後一隻仍在搜捕中。而圍繞此事的許多疑問,尚待解開。

  隱瞞

  最先遇到豹子並拍下照片的,是杭州市轉塘街道龍門檻村的茶農祝師傅。祝師傅說,5月1日下午1時許,他吃過中飯到茶山上去幹活,施點化肥。茶地旁是個上坡,祝師傅正準備站定歇息下,結果看到了“豹子”。

  祝師傅拍攝的多張照片顯示,一隻滿身花紋、形似豹子的貓科動物站在樹林中。

  5月6日下午,轄區轉塘派出所相關工作人員向極目新聞記者證實確有此事,此前他們已派工作人員前往現場搜尋。當天,西湖森林公安也在轉塘龍門檻附近尋找了一上午,但沒有發現豹子的蹤跡。

  那時,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相關工作人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他們園區內沒有動物逃逸,接到林業部門關於龍門檻村出現豹子的通知後,他們已派人前往現場配合救助。

  5月7日晚,杭州市富陽區金苑山莊小區附近又出現疑似豹子的身影。當晚8時許,一隻豹子出現在小區的圍牆邊,繞過電線杆,躥至水泥檯面上,所幸當時周圍並沒有居民路過。

  金苑山莊距離杭州野生動物世界距離較近,離龍門檻村也不遠。此時,越來越多的傳言指向杭州野生動物世界,但仍未得到有關方面承認。

  公開資料顯示,杭州野生動物世界被國家旅遊局命名為“AAAA級旅遊景區”,規劃占地面積3500畝,為華東地區規模最大的野生動物世界。

  5月8日上午10時,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發佈關園公告稱,“園區發生安全問題需及時處理和維護,故暫停開放。”公告中並沒有明確提及豹子出逃一事。但杭州野生動物世界附近商戶告訴極目新聞記者,他住在銀湖村,已接到村裡通知附近疑似有豹子出沒,晚上不要出門。

  極目新聞記者當時多次致電杭州野生動物世界,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而轉塘街道工作人員表示,在金苑山莊附近出現的豹子,尚未確定和龍門檻村出現的是同一隻。

  反轉

  8日下午,富陽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富陽發佈”的一則通報,證實“傳言成真”。

  通報稱,杭州野生動物世界三隻未成年金錢豹外逃,目前已捕獲追回一隻。針對這一情況,富陽區迅速採取行動。一,合力開展搜索警戒工作,借助科技手段,在山邊與村落、城區交界處開展拉網式排查。二,做好公共安全防範工作,部署銀湖街道工作人員迅速進入周邊村莊、學校、居民小區開展告示宣傳工作,提醒居民防範。三,責令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立即關閉園區,進行停業整頓,迅速排查動物外逃原因,全面梳理安全隱患,並對野生動物世界主要負責人進行了控製。

  這一公告的發佈,令全國網友感到震驚。三隻金錢豹從杭州野生動物世界逃出,園方卻一直未對外公佈消息,如果不是有人遇見了豹子,這個消息可能會被繼續隱瞞。

  金錢豹的危險有多大?武漢動物園總工高燕鴻介紹,金錢豹屬於食肉目貓科豹屬,其體能極強,視覺和嗅覺靈敏異常,性情機警,既會游泳,又善於爬樹,是食性廣泛的中型猛獸。一隻成年金錢豹和一個成年男子的戰鬥力相當,對婦女和未成年人來具有較大的威脅。

  “如果動物園內出現猛獸外逃的情況,必須馬上啟動相關應急預案,採取疏散遊客、關閉園區、向上級主管部門彙報、搜索捕捉外逃動物等舉措。”高燕鴻說,如果情況嚴重,園方還應及時向警方、政府部門彙報情況,提醒公眾注意安全。

  致歉

  金錢豹極其危險,且一共有三隻出逃,園方為何遲遲不報?

  8日下午,在“富陽發佈”通報之後,杭州野生動物世界隨即發佈致歉聲明。聲明稱,前期因考慮到出逃的未成年金錢豹攻擊性較弱,擔心事件公佈會引起恐慌,未及時公佈有關信息。對事件造成的影響,該園深刻反思、深表歉意,誠懇接受社會公眾的批評和監督,將竭盡全力做好後續工作。

  許多網友對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的聲明仍然持質疑態度,但當前最重要的是未落網的兩隻金錢豹的下落。8日,富陽當地迅速組織搜救隊進行搜救。

  8日下午,有媒體發佈消息稱,從搜救隊員處得到消息,第二隻豹子已經被發現,但被狗咬死了,且網絡流傳多段多隻狗圍咬豹子的短視頻。

  很快,“富陽發佈”對此進行了闢謠,稱5月8日17時許,在富陽區銀湖街道金苑山莊旁邊山林發現併成功麻醉捕獲一隻從杭州野生動物世界逃脫的未成年金錢豹,隨後又發佈消息稱被麻醉捕獲的第二隻豹子正在甦醒中。

  現場搜救人員邵琦描述了追捕第二隻金錢豹的過程,“當時是我們搜救四個多小時後發現的,經過獵犬的搜尋找到的,我們找到後就圍住它進行麻醉。現場的狗有四五隻,豹子咬了它們,它們沒有咬豹子,只是在叫。狗臉上的血是也是豹子抓的。”

  但有視頻顯示,現場的幾隻狗並不只是在吠叫,而是圍住豹子撕咬。有記者詢問,為何攜帶烈性搜救犬進入現場搜救,邵琦表示無權回答,隨後離開現場。

  極目新聞記者向富陽宣傳部工作人員求證豹子被狗撕咬視頻真偽,並未得到回應。

  疑團

  8日傍晚6時許,極目新聞記者來到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看到多位搜救人員仍在園區附近。

  杭州富陽先鋒應急救援隊

  此時,直升飛機盤旋高空,在巨大的轟鳴聲中,夾雜著搜救犬喘著粗氣的聲響。戴上頭盔、手持鋼叉,穿著藍色製服的救援隊工作人員,即將展開第三隻金錢豹的搜尋工作。

  8日傍晚6時22分,極目新聞記者現場看到,富陽應急先鋒救援隊工作人員帶好手電筒等裝備,將進行下一波搜救行動。8日晚上,發現金錢豹的金苑山莊小區小區已封閉,搜救隊進入小區,當地組織上千人佈防巡邏。

  8日晚10時55分,富陽先鋒應急救援隊工作人員告訴極目新聞記者,他們剛從山上搜救回來,短暫休整之後還要再次入山區搜尋。有隊員號召大家明日有工作的隊員可先行回家休息,但大家表示願意繼續搜尋。

  如此陣仗,一如前不久黑龍江野生東北虎進村時的場景。

  然而,此次引發巨大關注的三隻金錢豹,卻並非真正的“野生”動物,而是從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園區出逃的,本應得到嚴加看管的三隻未成年金錢豹。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瞞報的行為,引發了眾多網友的質疑。新華社也發表評論稱,“瞞豹”之患猛於豹。

  到目前為止,此事還有許多疑問未能解開:三隻豹子到底是哪天外逃的?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在管理上有著什麼樣的漏洞,導致它們“越獄”?在5月8日之前,當地組織搜救了嗎?為何搜救隊員的說法不一,導致第二隻豹子“死而複生”?

  目前,最後一隻出逃豹子的搜捕工作仍在繼續,公眾在期待搜捕工作出現進展的同時,更盼望著類似“瞞豹”現象能夠製止杜絕。

  作者

  楚天都市報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