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4月外儲環比驟增282億美元 “無懼”輸入型通脹風險來襲
2021年05月07日20:31

  原標題:中國4月外儲環比驟增282億美元,“無懼”輸入型通脹風險來襲

  隨著美元指數與美債收益率雙雙回落,4月中國外彙儲備一舉扭轉今年以來持續下跌勢頭。

  5月7日,中國央行發佈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4月末,中國外彙儲備規模為31982億美元,較3月末環比上升282億美元,環比升幅為0.89%,一改今年前3個月連續下跌狀況。

  在一位華爾街大型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看來,4月中國外彙儲備之所以出現強勁反彈,一是當月美元指數下跌,令非美貨幣資產估值明顯回升;二是全球經濟複蘇帶動多國股市迭創新高,加之美債收益率漲勢放緩令美債價格企穩反彈,都助力中國外彙儲備中多項資產估值得到明顯回升。

  “此外,今年以來中國經常賬戶貿易順差保持高位運行,加之海外資本持續加倉人民幣資產帶動資本項保持資金淨流入,也助力4月外彙儲備上升。”他指出。這背後,是中國經濟率先複蘇與供應鏈快速修復正日益吸引全球資金流入,令外彙儲備得以迅速收複此前跌幅,甚至部分投資機構一度樂觀預測4月中國外彙儲備將重新收複32000億美元整數關口。

  國家外彙管理局副局長王春英表示,今年4月,受新冠肺炎疫情和疫苗進展、主要國家貨幣政策預期和宏觀經濟數據等因素影響,非美元貨幣相對美元上漲,主要國家金融資產價格總體上漲。外彙儲備以美元為計價貨幣,彙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令當月外彙儲備規模上升。

  多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認為,若美債收益率漲勢持續放緩,越來越多全球資本將重返新興市場,令中國外彙儲備有望延續回升趨勢。

  國際金融協會(IIF)最新發佈的全球資金流向報告顯示,2021年4月,流入新興市場國家的投資總額約為455億美元,較上月的101億美元明顯回升。其中流向中國股市與債券的全球資本分別達到135億美元與48億美元。

  “這也令中國擁有更強底氣抵禦輸入型通脹壓力。”上述華爾街大型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認為。目前全球投資機構正密切關注新興市場國家是否擁有充足外彙儲備應對日益嚴峻的大宗商品漲價潮與通脹壓力,一旦有些國家外彙儲備不足以應對進口商品漲價壓力,就會激發部分投機資本趁機大舉沽空獲利。

  王春英指出,當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境外蔓延,全球經濟複蘇仍不穩定、不平衡,國際金融市場依然面臨較多不確定因素。但今年以來我國經濟運行開局良好,高質量發展取得新成效,人民幣彙率彈性不斷增強,有利於外彙儲備規模保持基本穩定。

  美元美債回落帶來估值回升

  在多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看來,4月中國外彙儲備得以觸底反彈,主要得益於美債收益率與美元指數雙雙回落。

  “整個4月,10年期美債收益率從1.774%回落至1.626%(令債券價格企穩反彈),令持有逾萬億美債的中國外彙儲備不再蒙受估值下跌之苦。”前述華爾街大型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分析說。他們內部預估,隨著美債價格企穩反彈,中國外彙儲備里的美債投資組合估值可能回升逾30億美元。

  記者注意到,4月美債價格企穩反彈,也令其他國家外彙儲備“受益”。比如同樣重倉美債資產的韓國外彙儲備在4月份達到4523.1億美元,較3月份環比增加61.8億美元。

  “其實,4月美元指數大幅回落,對眾多國家外彙儲備資產估值回升帶來更強的動能。”一位歐洲大型資管機構資產配置部負責人指出。具體而言,由於4月美元指數從93.44回落至91.28,令多數非美貨幣彙率均出現較大幅度回升,這讓中國等國家和地區的外彙儲備非美資產在折算成美元估值時,都得到可觀的彙兌估值回升。

  在他看來,若5月美元與美債收益率延續當前的回調走勢,中國外彙儲備資產估值還將“更上一層樓”。究其原因,一是中國等國家和地區外彙儲備持續加大分散配置力度,美元回落將令它們非美資產估值繼續得到更大幅度的增加,二是針對美聯儲可能提前收緊QE政策,越來越多國家和地區外彙儲備管理機構早早加大針對美元美債美股資產的套期保值力度,確保美元資產能有效抵禦劇烈波動風險,鞏固外彙儲備基本穩定的勢頭。

  極高安全墊抵禦輸入型通脹風險

  在業內人士看來,隨著全球通脹交易驟然升溫,4月中國外彙儲備觸底回升來得“恰逢其時”。

  記者獲悉,由於彭博大宗商品指數創下過去10年以來最高值,目前全球投資機構正密切關注新興市場國家是否擁有足夠外彙儲備抵禦日益嚴峻的輸入型通脹風險。具體而言,由於一些新興市場國家不得不消耗更多外彙儲備進口商品,若賸餘外彙儲備不足以兌付外債與資本流出壓力,很可能激發投機資本對這些國家貨幣大舉沽空獲利。

  華爾街眾多投資機構認為,當前阿根廷、印度、越南、土耳其、斯里蘭卡、烏克蘭、巴西、埃及、印尼等國家均面臨外債與外彙儲備“倒掛”狀況,即這些國家現有外彙儲備未必能同時應對外債高企與輸入型通脹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5月5日巴西央行再度加息75個基點,以此吸引海外資本流入(緩解資本流出壓力)與遏製通脹升溫壓力。這也是巴西央行3月以來第二次加息。

  “不過,多數華爾街大型投資機構不會將中國列入其中。”布魯德曼資產管理公司市場策略師Oliver Pursche指出。一方面,無論是外債債務率、償債率,還是短期外債比,中國均低於國際安全線,不存在外債與外彙儲備“倒掛”狀況,另一方面,中國外彙儲備額度龐大且呈現觸底反彈跡象,令他們篤定中國有足夠能力應對這輪輸入型通脹衝擊。

  前述華爾街大型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透露,若不考慮貿易順差、資產估值波動等因素,多數華爾街投資機構認為年內眾多海外資本繼續加倉人民幣債券,將給中國外彙儲備增厚逾千億美元,足以給中國外彙儲備創造足夠高的安全墊以應對輸入型通脹衝擊。

  一位國內大型私募基金宏觀經濟學家認為,當前中國經常項賬戶與資本項賬戶雙雙保持資金流入,或許是短期現象,隨著全球經濟持續複蘇與中國對外投資提速,長遠而言,中國貿易項與資本項資金流動仍將回歸鏡像關係,即一進一出與動態平衡。但考慮到中國企業有能力化解原材料進口採購成本上漲壓力,未來中國跨境資本流動仍將保持自主平衡,無需儲備資產進行大規模投放。

  在他看來,正是中國外彙儲備持續延續基本穩定態勢,令人民幣兌美元彙率仍保持相對強勢的表現。截至5月7日18時,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徘徊在6.4512附近,正日益逼近年內高點6.4236。

  “這背後,是中國充裕外彙儲備給人民幣資產創造極高的安全性,令全球投資機構在美聯儲是否提前收緊貨幣政策不確定性增加時,將人民幣資產視為重要的避險資產,助推人民幣彙率均衡估值持續抬高。”這位國內大型私募基金宏觀經濟學家分析說。

  (作者:陳植 編輯:張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