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龍2”有位“寶藏隊醫”一邊在南極抗疫一邊種出了一片菜園
2021年05月07日20:10

原標題:“雪龍2”有位“寶藏隊醫”一邊在南極抗疫一邊種出了一片菜園

圖說:胡淼回到了祖國 採訪對象供圖(下同)
圖說:胡淼回到了祖國 採訪對象供圖(下同)

今天下午,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消化內科主治醫生胡淼從“雪龍2”號走下了舷梯,圓滿完成中國第36次南極科學考察越冬醫療保健使命,回到祖國懷抱。整整540天,在他的人生道路上刻上了一道終生難忘的烙印,在中國南極科考史上,這是駐長城站時間最長的一次,並且首次展開應對重大疫情防控工作。

圖說:胡淼在南極長城站
圖說:胡淼在南極長城站

武漢-南極連線 確保“零感染”

2019年12月6日,胡淼隨同中國第36次南極科學考察隊從上海飛往中國南極長城站,一路經過3次轉機,飛行30多個小時,終於抵達目的地。按照國家極地考察任務要求,他一方面負責南極考察隊日常醫療保障任務,包括考察隊員身心健康狀況的全面評估,所有疾病的及時診斷治療,以及公共衛生事件的預防和處理;另一方面,在新冠疫情全球爆發後,他還要做好應對疫情的大量工作,以醫生的身份參與組織嚴格“封閉”考察站站區、監控隊員身體狀況、做好傳染病健康宣教以及心理疏導等工作。

位於南極菲爾德斯半島的長城站,是從南美洲大陸進入南極大陸的通道,有8個國家在這裏設立了考察站。不少遊客會到此地“打卡”,這兒也是南極國際交流最活躍的地區。因此,長城站的疫情防控工作壓力極大。“當時,南極智利軍方數個考察站爆發疫情,最近的疫區距離長城站僅有數公里。由於南極醫療條件有限,在南極考察站一旦有人感染,後果不堪設想。”胡淼回憶。

圖說:為考察隊員測量體溫
圖說:為考察隊員測量體溫

在上海市東方醫院有兩個“特殊單位”:一個是整建製的中國國際應急醫療隊,另一個是國家極地考察醫療保障研究中心。疫情爆發後,中國國際應急醫療隊受命在第一時間奔赴武漢一線開展救治工作。此時,國家極地考察醫療保障研究中心不斷吸取武漢抗疫經驗,加以研判與提煉,並及時向南極傳遞,為胡淼在南極展開疫情防控工作提供了豐富的經驗和幫助。中心執行主任餘萬霰教授告訴記者,武漢-南極連線對於中國南極考察站的抗疫起到了重要啟發作用。

傳染病不是胡淼的專業,但在“武漢經驗”的啟發下,這位複旦畢業的博士展現了出色的傳染病防控技能:疫情期間,他要求每位隊員每日測定體溫兩次,並根據流行病學原理對健康監測數據進行分析;他在南極完成的論文《中國南極長城站新冠肺炎防控的模式探索》,首次為南極考察站的傳染病防控提供了工作模式。在“南極大學”講課時,他結合極地環境和考察隊員行為特點,講解傳染病和新冠病毒肺炎防治知識,從而提高了隊員和他國考察隊員對“阻斷”等傳染病防控措施的理解。

圖說:向考察隊員科普新冠病毒
圖說:向考察隊員科普新冠病毒

值得驕傲的是,在國際疫情爆發的大環境下,中國南極考察站一直保持“零”感染的紀錄。在南極工作期間,胡淼共展開流行病學調查和醫學觀察130餘人次。“直至2021年3月中旬向37次考察隊交接工作完畢,長城站未發生一起新冠肺炎病例和疑似病例,圓滿完成長城站新冠肺炎防控工作。越冬期間,亦未發生任何傷亡事件;未發生任何集體公共衛生事件,順利完成本次越冬醫療保障任務。”胡淼總結說。

遠程連線 太平洋上治癒重症皮膚病

因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影響,原計劃2020年12月返回祖國的科考隊在海外部署時間延長了半年。胡淼肩上的任務也更重了:增加了中國第37次南極科學考察隊返程的醫療保障任務。

整個保障過程中,他要處理外傷,參與急救,治療常見內科疾病、極地凍傷以及皮膚病等,共完成健康體檢280人次,疾病診療158人次,健康諮詢400餘人次。期間,在南太平洋上的一次治療經曆,讓他印象深刻。

就在上個月中旬,中國第37次南極科學考察隊搭乘“雪龍2”號返回祖國,胡淼隨船回國。行駛在赤道以南的浩瀚南太平洋上時,一位年輕的考察隊員皮膚出現大片紅色丘疹,癢痛難忍,還出現了低熱。胡淼接診後進一步詢問病史,患者的工作是採集海洋浮遊生物,手直接接觸過磷蝦、水母等。“我腦中很快出現可能是帶狀皰疹感染,這屬於皮膚病重症了。”胡淼先按帶狀皰疹進行治療,同時迅速向國家極地考察醫療保障與研究中心報告,中心很快與東方醫院皮膚科專家聯繫會診。儘管在萬里之遙的南太平洋上通訊非常困難,但患者皮膚病的圖片傳到上海後,皮膚科專家肯定了胡淼的診斷及治療處理的藥方,患者不久後痊癒。

南極“種菜” 保障營養健康

在南極大陸上負責蔬菜溫室的種植,是東方醫院極地醫生一貫以來的傳統,胡淼也不例外。南極考察站幾年前建立了室內種植基地,讓隊員們在南極吃上一口新鮮果蔬不再成為“奢望”。“種菜”任務就落在了醫生身上。

圖說:胡淼在南極種菜
圖說:胡淼在南極種菜

南極溫室果蔬不是土壤種植,而是通過電腦程序調配營養液、光照和溫度來達到目的,這位醫學博士從營養學角度對南極種菜技術開展了多角度研究。他發現陽光強紫外線輻射對蔬菜生長有影響,使用人工光源更利於植物生長,更重要的是初步發現了南極上空的大氣層空洞導致的陽光紫外線過強並不利於植物生長。

他通過通風、濕度、溫度、人工光源等調節使各種蔬菜產量增高。一年多的時間里,共收穫葉菜323公斤,果菜117公斤,滿足了隊員攝入新鮮果蔬的營養需要,基本能保障人體每日所需要的B族維生素和維生素C。在胡淼擔任南極醫療保障工作期間,未發現隊員群體性出現口腔潰瘍、腳氣病、傷口流血不止等維生素缺乏症狀。“人工種植技術可以使人類在南極長期健康地生活。”胡淼驕傲地說。

記者獲悉,東方醫院至今共派出8人次參與極地醫療保障工作。今天,胡淼的媽媽和未婚妻也來到了碼頭迎接他。當胡淼看到早早守候在那兒的未婚妻時,快步走下舷梯,來了一個緊緊的擁抱。與愛人分別了一年半,未婚妻很是思念,但她相當自豪地說:“真的很為他驕傲!”

新民晚報記者 郜陽 通訊員 楊笑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