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珠峰大本營疑似多人確診,暴露了一個令人揪心的事實
2021年05月07日15:12

  原標題:珠峰大本營疑似多人確診,暴露了一個令人揪心的事實| 京釀館

  尼泊爾疫情形勢之嚴峻,恐怕已不亞於印度。

  文|陶短房

  近日,據媒體報導,尼泊爾珠峰大本營或出現聚集性疫情。大本營內官員表示,從醫院收到了17例確診病例的報告,部分患者已在接受治療。

  珠峰大本營內官員還表示,越來越多的登山者出現了發熱和咳嗽等新冠症狀。民眾擔憂如果珠峰暴發疫情,將帶來毀滅性後果。

  有媒體稱,尼泊爾官員回應暫未收到珠峰的病例報告。但是,數據也表明,近來尼泊爾病例數急劇上升,其感染率或成印度鄰國中最高。

  難以掩飾的疫情

  直至5月7日,“珠穆朗瑪峰登山大本營暴發疫情”仍未得到尼泊爾官方的證實。

  尼泊爾國家旅遊總局局長塔曼5日表示,珠峰大本營“與世隔絕,沒有感染新冠的風險”,因此原定5月9日開始的2021年度珠峰登山季“絕對不會被取消”。

  尼日爾政府規定,登山者未經批準,不許分享、轉發他人和珠峰登山有關的照片,這讓珠峰登山大本營的防疫消息很難迅速、廣泛傳播——但恐慌性消息已開始難以抑製地蔓延開來。

  早在4月底,一些中途放棄今年登山季、並開始從大本營回撤的登山者就指出“大本營異常咳嗽現象普遍”。

  5月5日,非營利組織喜馬拉雅救援協會(HRA)設在珠峰大本營的政府授權診所Everest ER披露稱,迄今已有227名登山者或嚮導前來看急診,其中35例需要撤離,他們中許多人“咳嗽得異乎尋常”。

  儘管大本營往年也會有諸如高原呼吸道肺病(HAPE)和所謂“昆布咳嗽”等會引發咳嗽的高山類疾病,但今年“形勢顯然嚴峻得多”。

  目前,輿論對於確診人數有不少猜測。

  多家媒體援引旅遊運營商“Seven Summits Trek”負責人謝爾巴的話稱,珠峰以西345公里的世界第七高峰道拉吉里峰大本營至少有19人已因疑似感染後撤,其中7人確診,另12人正等待測試結果。

  這一消息部分得到官方證實。尼泊爾陸軍發言人保德爾承認,道拉吉里峰大本營中有3名清潔工確診,但因天氣惡劣,僅一人成功後撤。

  尼泊爾政府遲遲不願公佈珠峰疫情信息並不奇怪——以登山為主的旅遊業是尼泊爾國民經濟和就業為數不多的可靠支柱之一。

  2018年該國旅遊總收入高達2407億盧比,約合20億美元,並創造了逾100萬個就業崗位。

  尼泊爾官方規定,外國登山者只能在規定的登山季登山,並向尼泊爾旅遊總局繳納每人約1.1萬美元的登山許可證費用。

  2018年,尼泊爾一次性頒發史無前例的393張登山許可證,結果導致“排隊登珠峰”的難堪、混亂場面,更有多人因在“排隊”過程中遭遇氣候突變而喪生。這一事件一度令尼泊爾“登山旅遊金字招牌”受損。

  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迫使該國關閉了整個登山賽季,直接導致支柱產業顆粒無收。

  為挽回損失,尼泊爾政府今年早早發出較2018年更多的408張許可證,準備借此挽回“封山”一年的損失。

  此外,糟糕的醫療條件和測試能力也對疫情信息傳播形成掣肘。目前媒體曝光的幾位確診者都是4月中下旬就先後出現症狀,但他們普遍花了一週甚至更多的時間,才得以被送到加德滿都等城市的醫院確診。

  值得一提的是,尼泊爾的旅遊總局局長塔曼也已經確診,他是在隔離狀態下接受採訪的。

  “第二個印度”?

  曾幾何時,尼泊爾的疫情被認為“已得到有效控製”。

  4月初,這個3800萬人口的內陸國,平均每天新增確診人數不過幾十名。

  正因如此,該國成千上萬的印度教徒赴印度參加了“大壺節”,尼泊爾的傳統節日“畢斯基節”也如期舉行。

  然而,情況就這樣失控了。4月24日,日新增確診悄然爬到2400例;4月29日是4800例;5月6日,這一數據已經變成了8600例,是1個月前的57倍。

  所有人都知道突如其來的第二輪疫情來自印度。

  由於過早宣佈“防疫成功”,印度在3-4月瘋狂開展了競選、節慶等人群聚集的活動,其中尤以“大壺節”為甚,這導致印度大規模疫情、尤其穿透力強大的變異疫情突然暴發和廣泛蔓延。

  而比鄰而居,經濟、文化、宗教等方面和印度聯繫交流密切,彼此邊界可自由出入的尼泊爾就成了第一個被“株連”的對象。

  如今國際社會普遍憂慮,尼泊爾疫情形勢之嚴峻,恐怕已不亞於印度。

  國際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聯合會(IFRC)引用政府數據顯示,截至上週末,尼泊爾新冠測試陽性率高達44%,每10萬人中每天報告確診20例,這些數據已達到兩週前印度的水平。

  世行資料顯示,印度每10萬人中只有0.7名醫生(印度是0.9名);尼泊爾官方2020年5月的數據顯示,尼泊爾全國僅有重症監護病床1595張,呼吸機480台。

  5月1日尼泊爾衛生緊急中心(HEOC)表示,該國全部77個地區中,22個地區的醫院病床已供不應求。

  截至4月30日,尼泊爾至少接種1劑新冠疫苗的人口占比僅7.2%。此外,該國和印度一樣缺乏氧氣,或者乾脆說更缺。

  尼泊爾衛生與人口部發言人阿迪卡里5月5日指出,“儘管我們在盡力而為,但能力如此,比我們條件好的印度無法抵擋的疫情,我們更擋不住”,疫情“有失控危險”。

  而尼泊爾公共衛生研究科學家迪克西特則說得更為直白:疫情已經失控了。

  事實上被印度第二輪疫情“傳染”的重災區,遠不止尼泊爾一個鄰國。

  最近幾週,孟加拉國、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等鄰國,老撾、柬埔寨、泰國甚至遠在太平洋上的斐濟等印度教徒眾多、被“大壺節”和各種“涉印”互動殃及的國家,新冠確診率都和印度同步扶搖直上。

  以老撾為例,過去一個月新增確診病例暴增至一個月前的200倍以上;柬埔寨2月下旬確診人數不過500,如今已飆升至16000;甚至,和印度互動不算密切的越南,4月新增確診數也較一個月前增長了31%。

  正如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學院傳染病流行病學教授海曼和世衛組織(WHO)歐洲區域主任克魯格等所言,必須認識到“印度所發生的一切在任何地方都可能複製,或因為人們的懈怠、自大、自滿,或因為被殃及國家的基本條件甚至還不如印度”。

  抽刀斷水

  如今尼泊爾已宣佈了為期兩週的限製令,政府向國際社會緊急求援,呼籲公眾“配合防疫,有序過節”。

  尼泊爾外長賈瓦利已宣佈“管製”尼印邊界,入境者需進行核酸測試,測試結果陽性者必須住院隔離。

  為增加核酸測試率,尼泊爾開始尋求將標本送到國外測試,緊急引進的氧氣瓶等物資也陸續到位。

  但迪克西特等專家認為,這一切不過是抽刀斷水,且為時已晚。

  儘管宣佈“邊界管製”,但尼印邊界上35個過境點中,仍有13個保持開放狀態;入境者在核酸測試結果出來前也無需隔離。

  更嚴峻的是,近幾週來,成千上萬的印度人湧入尼泊爾,以規避各國對印度的航班管製令,這不僅意味著尼泊爾將繼續成為印度疫情的擴散“下遊”,還意味著它可能變成印度疫情向全球各地轉嫁的“中轉站”。

  在觸發疫情暴發的“畢斯基節”現場,興奮的教徒們在節慶現場樹立起“對我們而言,過節比生命更重要”的巨幅標語載歌載舞;他們還摩拳擦掌,準備在接踵而至的近50個印度教傳統節日大顯身手。

  接下來,5月底的“戰車節”擁有遠比“畢斯基節”更廣泛的區域影響力和更高人氣,如果尼泊爾政府仍然患得患失,唯恐更嚴厲的防疫措施損害經濟、就業和社會穩定,後果恐將更加難以收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