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傢俱中窺見古代的時尚
2021年05月04日06:57

原標題:從傢俱中窺見古代的時尚 來源:齊魯晚報

由上海博物館和新民晚報主辦的公益講座上博講壇第二季進行第二講。上海博物館工藝研究部研究館員劉以曆史文獻為依據,為聽眾們講述了中國硬木傢俱的興起與晚明陳設之風,“桌椅方幾”里不起眼的轉變,折射出中國人思想觀念和生活方式的巨大變化。

愛天然之美

我國古代傢俱於明末清初發展到了巔峰,優秀製品不僅僅被視為藝苑奇葩,而且對現代傢俱的影響力也有目共睹。一件小小的明式傢俱凝聚了豐富的藝術成就,同時,明式傢俱也成了拍賣場上競相追逐的“香餑餑”。從昨晚的講座中,觀眾可以感受到這門藝術的成熟和精湛。

在講座中,劉用實物圖片來教觀眾分辨這些耳熟能詳的名貴硬木木料。黃花梨原名花梨,清末改稱黃花梨,是因為有緬甸花梨入境,以示區分。黃花梨因其成材緩慢、木質堅實、花紋漂亮,一直在硬木中受到文人鍾愛,黃花梨古代也叫梠木,用來製作名貴的椅子櫃子。其他的名貴木料中,烏木沒有大料只有小料,只能用中心段製作傢俱,古人常用烏木製作鳥籠、筷子等;雞翅因為和鳥羽花紋相像而得名;紫檀木,只有碗口這麼粗,有繁多紋路,為優良的建築、樂器及傢俱用材;癭木的紋路像結了許多的木瘤子;酸枝木在硬木裡面屬於次等,色澤和紫檀接近,算得上紫檀的後備木料……

中國古人崇尚“天然之美”。有一件黃花梨木夾頭榫翹頭案,花紋表面如同蒙克筆下的“鬼面”,鬼面上的紋路,眼睛里還有眼睛。劉舉例說,中國古人在漢代就有“天然去雕飾般”的審美趣味,用木料花紋的裸露外表來裝飾傢俱。

興玩物之風

明末清初,興造之風、宴飲之風、玩物之風、陳設之風陡然興起。玩物之風主要集中反映在物質、文化形態上,刻竹、畫繡、硬木傢俱等工藝美術門類成為了一門“社會顯學”。

劉提到,明朝大收藏家項子京除了書畫金石,亦有傢俱收藏,嘉興項氏墨林棐幾聞名遐邇。這件重量級展品明代“黃花梨十字棖方案”2015年時曾在新民晚報參與主辦的《彙古通今——金石家書畫銘刻作品大展》上露面,在龍美術館展出。

這張明代典型工藝的黃花梨方案來頭很大,它是由明代著名鑒藏家項元汴製作並使用的。乾隆年間被清代金石學家張廷濟收藏。張廷濟撰銘文、他的族兄張燕昌將銘文書並刻於桌腿,至近代,几案歸無錫秦清曾收藏。秦氏後人配合金石展出借這件罕見的藏品。

“這些依託豐富的物質呈現的文化現象,很多都與江南地區有著密切關係。其中蘇州園林、嘉定竹刻、上海顧繡、宜興紫砂等享譽一時。傢俱向來不以藝術視之,匠師和工藝罕見著述,疏於傳承。傢俱在唐宋之間極為簡省,椅桌之類,等同侈物,而至晚明時分,民間多恃為財富,競相蓄置,繼而硬木傢俱在江南地區興起。”劉介紹說。

成時尚代表

晚明江南一帶民間財富集聚,吳門與雲間(蘇州與上海)尤甚,求田問舍蔚然成風,由此產生了更多室內陳設的需求,各地傢俱消費空前繁榮。購置傢俱充當擺設成為一種生活時尚。宋代時達官貴人才能擁有的螺鈿桌椅,到了明代晚期也進入了百姓家庭。

購買傢俱等商品還刺激了消費,經濟循環加快,江南更加繁榮。嘉靖年間的上海,只具備普通日用漆木傢俱的生產能力,大戶人家才用得起精緻的細木(櫸木)傢俱,而且都是購自蘇州。到了隆慶、萬曆年間,普通居民也用得起櫸木傢俱了。在市場需求的召喚下,徽州木匠紛紛前來開店。於是,有更多人開始購買更為昂貴的硬木傢俱。連差役跑腿、市井走卒都開始產生了傢俱消費的熱情。從平民百姓的居家陳設中就可見對審美提升的追求。

“物聚於市,工藝精良者價昂,時之好尚者價昂。貴重的材質和考究的做工,正是當時富有階層極力追求物質享受之風的見證。以蘇作審美為主導的造物和消費時尚,通過傢俱這種實物形態,在江南地區乃至更大範圍內產生影響。”對於古代傢俱,劉將其興盛放入到中國古代文化生活方式這一宏觀視野中,別有新意。

(新民晚報記者樂夢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