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報文章:歐洲社民黨急需“里程碑式轉變”
2021年04月30日18:01

原標題:俄報文章:歐洲社民黨急需“里程碑式轉變”

參考消息網4月30日報導 俄羅斯《獨立報》4月26日發表題為《歐洲的社會民主政黨:考驗時刻》一文,作者為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和國際關係研究所研究員尼古拉·拉博佳熱夫。全文摘編如下:

2021年是歐洲乃至世界社會民主政黨曆史上的紀念年份。70年前的1951年,社會黨國際在美因河畔法蘭克福成立(確切地說是重建),這是一個由社會民主黨、社會黨和工黨組成的聯盟。社會黨國際成立70週年為深入思考歐洲社會民主政黨的曆史道路和現狀提供了良好契機。

從黃金時代到陷入危機

20世紀50年代,社會民主黨人在展望未來時信心滿懷。他們確實有理由感到樂觀:《法蘭克福宣言》和社會民主黨後續通過的新綱領為他們開闢了廣闊前景。在承認私有製、把混合經濟領域內進行改革宣佈為通往民主社會主義的道路並將社會主義解讀為人類普遍的精神理想之後,社會民主黨人成功地擴大了自己的選民基礎。

在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他們採納了凱恩斯主義。該理論認為,國家對經濟的干預可能促使後者逐步向民主社會主義的標準模式轉變。社會民主政黨在二戰後的幾十年中運作得非常成功,那些年也是歐洲社會民主政黨的黃金時代。

然而,到了上世紀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歐洲的社會民主政黨陷入了危機,首要原因是凱恩斯主義模式開始失靈。事實表明,這種模式與全球化、計算機信息技術和“新經濟”時代不太兼容。社會民主黨人積極投身建設的普遍福利國家製度陷入官僚化,還助長了依賴思想。

總的來說,上世紀80年代是個人主義興起的時代,強調團結和國家干預的社會民主政黨與那個時代並非完全合拍。蘇聯解體也對左翼思想造成了打擊。

“第三條道路”難走通

為了克服自身的政治和世界觀危機,歐洲的社會民主政黨在20世紀90年代開始右轉,放棄了凱恩斯主義模式並強調市場經濟的優勢。貝理雅領導的英國工黨和格哈德·施羅德領導的德國社會民主黨向政治中間派靠攏的幅度尤為明顯。他們的主張實際上是把經濟領域的新自由主義與社會民主政黨的社會政策結合在一起。布萊爾把自己的理念稱為“第三條道路”。這位新工黨領袖解釋說,這條道路比撒切爾主義更左,但比把國家控製經濟和徵收高額商業稅視為圭臬的傳統民主社會主義更右。

中左翼政黨倚重市場作用的自我改良讓它們中的某些黨派取得了更好的競選成績。然而,這種做法在解決了一些問題的同時也帶來了另一些問題。首先,這些政黨向新自由主義的轉變引發了堅持社會民主政黨傳統的大量普通黨員和積極分子的不解和抗議。黨內危機因此經常發生。例如,相當多的德國社民黨左翼黨員反對施羅德推行勞動力市場和社會領域改革並且宣佈退黨。英國工黨的大批普通黨員和支持者排斥“第三條道路”青睞市場和全球化的主張,進而促使“堅定左翼”領導人傑里米·郝爾賓於2015年當選該黨領袖。

金融危機帶來重大考驗

2008年至2009年的金融和經濟危機對歐洲的社會民主政治來說是一場重大考驗。全球衰退向社會民主黨人提出了問題:拿什麼來取代新自由主義?

事實表明,社會民主黨人沒有明確的備選方案。他們在批評“市場原教旨主義”和“市場迷信”的同時,並未提出自己的反危機計劃。在克服經濟衰退及其後果方面的無能為力自然在很大程度上損害了選民對他們的信任。

人們覺得,那些主張對市場和財政經濟權力加以控製並推行積極社會政策的社會民主黨人,本應從金融危機及其後果中獲得最大的競選紅利。然而在事實上,2007年至2013年期間的社會民主政黨支持率(與2000年至2006年相比)下降了約5%。

值得一提的是,在金融危機的影響下,社會民主政黨開始重新重視對其而言更為傳統的社會議程。“第三條道路”的親市場方針遭到了拋棄。社會民主政黨的文件中開始出現內容模糊的“新社會主義”和“新經濟模式”表述。

社會民主政黨支持率在2000年至2010年期間下滑的另一個原因是,這些政黨支持全球化(儘管有所保留),但其相當多的傳統選民無法成功融入全球市場。當然,社會民主黨人批評新自由主義的全球化模式,主張發展另一種“進步的”全球化。但他們與新自由主義者一樣,也對構建全球世界主義社會抱有積極態度。

“藍色工黨”或是康莊大道

目前的歐洲社會民主政黨危機在很大程度上也與個人主觀因素有關。中左翼政黨缺乏類似維利·勃蘭特的個性鮮明、魅力四射的領導人。歐洲的社會民主政黨現在無法向選民提出任何獨創性想法。它們的意識形態模糊不清,而且顯然缺乏對未來的遠見,難怪會在自我認同方面存在嚴重問題。

社會民主政黨在20世紀50年代拋棄了馬克思主義遺產,在20世紀與21世紀交彙之際又拋棄了凱恩斯主義,在2008至2009年危機後對倚重市場的“第三條道路”失去了希望,但如今的它們無法提出任何與這些既往路線旗鼓相當的替代構想。

新冠疫情似乎也無助於提高社會民主政黨的聲望,因為它推動了強化主權和民族國家地位的趨勢。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時代,(最廣泛意義上的)自家家園的價值只會越來越大,而全球化和世界主義的價值只會越來越小。

由此可見,如果社會民主政黨想要保住其作為歐洲主要政治力量之一的地位,就必須進行重大的“里程碑式轉變”。它們需要在自身的世界觀中融入一系列保守的民族主義愛國價值觀。

有人認為,英國的“藍色工黨”走出了一條社會民主政黨自我革新的最佳道路,因為它試圖將一些保守主張(藍色代表著托利黨)納入工黨的意識形態。“藍色工黨”支持捍衛英國的傳統價值觀、家庭、宗教和愛國主義,批判全球化和多元文化,主張限製外來移民。該黨派支持者認為,布萊爾時代的“新工黨”對英國國家準則及傳統所持的虛無主義態度令人完全無法容忍。在我們看來,“藍色工黨”把社會民主主義和民族保守主義價值觀融為一體的做法,為歐洲社會民主政黨指明了通往未來的康莊大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