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衛健委:絕不護短!
2021年04月27日12:31

原標題:國家衛健委:絕不護短!

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局長焦雅輝27日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介紹,針對北醫三院醫生反映的問題,國家衛健委高度重視,對其中涉及的青海患者的診療過程,請國家癌症中心專家進行同行評議,認為治療原則基本上符合規範。至於反映的基因測序和NK細胞治療是否有不當利益交換,已請上海市衛健委進行調查,結果尚未出來。一旦發現違規現象,絕不護短,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早前報導】****

北醫三院張煜醫生的公開質疑,調查得咋樣了?

近日,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腫瘤內科主治醫師張煜在網絡發帖,質疑腫瘤治療存“黑幕”引起輿論熱議。19日晚,國家衛生健康委發佈消息,立即開展腫瘤治療有關網絡信息調查處置工作,相關問題一經查實,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絕不姑息。

腫瘤治療存在哪些亂象?“超綱”治療是存心牟利還是拯救生命的努力?“新華視點”記者採訪了多位三甲醫院負責人及醫生。

“超綱”治療是積極拯救還是有心牟利?

4月2日,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腫瘤內科主治醫師張煜用自有賬號在“知乎”平台公開質疑有些醫生“蓄意誘騙治療”。4月18日,張煜又發表長文,題為《寫給我摯愛的國家和眾多腫瘤患者及家屬——請與我一起呼籲,請求國家早日設立醫療紅線,遏製腫瘤治療中的不良醫療行為》。

張煜在文中還舉報了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普外科副主任醫師陸巍。據瞭解,陸巍目前正處於被調查階段。此前他從海南迴到上海後沒有“上崗”,關於其是否違規用藥、是否違背醫德、是否通過誘導患者治療牟利等,院方目前正在全面開展相關情況的核查工作。

來自青海的胃癌晚期病人馬進倉,是張煜文章中提到的一個具體案例。馬進倉的女兒馬榮表示,在醫生的推薦下,家庭條件普通的馬進倉接受了近2萬元的基因檢測以及在院外花費了7.5萬元,接受NK治療。

馬榮說,2020年7月末,他們從陸巍醫生口中得知醫院里就有一個打了NK針好轉的病人。“陸醫生說他的病人打完針,病灶都消失了。後來還專門打電話給我,詳細講解了這個針的好處和效果,還提到這個針給別人打一針5萬多元,因為打針機構的負責人是他熟人,如果我們打就給我們便宜一點,一針3萬元,我也抱了一絲希望 。”馬榮說,出於對醫生的完全信任,他們接受了這種細胞療法。

據瞭解,NK治療是通過采血來採集病人體內的細胞,擴增、激活後再注射回患者體內來殺滅腫瘤細胞。

中國科學院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血液科主任譚亞敏表示,NK細胞輸注屬於免疫細胞療法。免疫細胞治療是腫瘤領域里的熱點研究方向,但目前基本屬於臨床研究項目,患者入組參與的臨床研究需要經過嚴格的倫理審批,並且為免費使用,國家藥監部門並沒有批準NK細胞治療可以用於臨床腫瘤的正式治療。

馬榮提到,她後來拿著陸巍的處方和治療方案又諮詢了其他腫瘤科醫生,得到的回覆是處方里有三種抗腫瘤藥物對馬進倉的病情沒有任何效果,NK治療方案也並不可靠。

記者採訪瞭解,類似細胞療法的“超綱”治療,以及其他超適應證用藥、未按照臨床指南治療在腫瘤終末期患者治療中較為常見。上海一高校相關研究所負責人表示,腫瘤治療複雜且不少晚期患者治療效果不理想,無論是患者及家屬,還是醫生都有嚐試新藥物或是前沿方案為患者爭取最後機會的想法。但是不排除部分醫生是因為專業知識欠缺,導致治療方案出現偏差,達不到預期。

“不排除個別醫生道德缺失、單純為了追求利益,但我認為不是主流。”浙江一家三甲醫院負責人表示,該個案真相如何、如何判斷,還是要看最終的調查結果。

個性化方案如何避免過度治療?

“花了這麼多錢治療,爸爸還是走了。”面對親人的離世,馬榮十分遺憾。

多位受訪臨床醫生認為,腫瘤是醫患雙方共同的敵人。雖然現在已不再是“談癌色變”的時代,但癌症的治療依然是艱難的醫學課題,公眾應理性地看待醫學的局限性。

奮力挽救患者生命的前提下,患者及家屬知情權的問題變得十分突出。

“個性化方案多少會有‘搏一搏’的成分,這就要求醫生首先要確保患者的知情權,充分解釋不同選擇的利弊和風險,尊重患者本人和家屬意願,做到保持溝通、醫患共商。”浙江一家三甲醫院負責人說。

多位醫生認為,大多數患者都是信任醫生、通情達理的,引髮質疑和不滿的,往往是不規範的治療過程、不充分的溝通方式。

中國科學院大學附屬腫瘤醫院黨委書記程向東表示,減少腫瘤治療過度醫療需要嚴格落實腫瘤治療規範,包括加強院內處方審核評議等方式,嚴格對醫生處方的監管審核,將腫瘤終末期患者的超適應證用藥和療法、輔助用藥等作為監管重點。

今年3月1日開始,我國《抗腫瘤藥物臨床應用管理辦法(試行)》正式實施,對醫療機構內抗腫瘤藥物的遴選、採購、儲存、處方、調配、臨床應用和藥物評價等,進行全過程管理。

關於個性化方案、超適應證使用等問題,管理辦法規定:在尚無更好治療手段等特殊情況下,應當製訂相應管理製度、技術規範,對藥品說明書中未明確但具有循證醫學證據的藥品用法進行嚴格管理。特殊情況下抗腫瘤藥物使用採納的循證醫學證據,依次是其他國家或地區藥品說明書中已註明的用法,國際權威學協會或組織發佈的診療規範、臨床診療指南,國家級學協會發佈的診療規範、臨床診療指南和臨床路徑等。

“以患者的獲益而非自身利益為出發點,並在患者家屬充分知情同意的前提下開展治療,這樣無論最終結果如何,相信大部分通情達理的患者家屬都能接受。”程向東說。

同時,多位臨床醫生表示,嚴格查處違規案例的同時也要避免矯枉過正。嚴格劃分錯誤過時與前沿探索的治療邊界,避免讓醫生只敢採取防禦性的保守療法,減緩醫學進步的腳步。在監管中,既要嚴格製定和落實腫瘤治療規範的紅線,同時也要尊重醫學實踐的客觀規律,給予醫生嚐試創新藥物和個性化治療方案一定空間。

如何看待敢說話的“張醫生”?

張煜醫生的網帖更引發醫療界諸多爭議,有專家高度認可支持,也有專家表示質疑,認為言過其實。

“醫療是專業門檻比較高的行業,正是由於信息的不對稱,醫患之間存在一些不理解、不信任。我們需要更多敢說話、說真話的‘張醫生’,把一些問題拿出來討論,引起社會和管理部門的重視,向規範化方向發展。更為重要的是,這些討論內容對公眾也是一次醫學知識的科普。”浙江省社會學會會長楊建華表示。

“加強監管、出台規範是醫療行業的共識,希望相關部門徹查亂開藥、利益關聯等違背醫德和行醫規範的行為,對於失德、違規等問題要嚴肅徹查絕不姑息,讓醫療環境清朗、醫患關係和諧。”受訪臨床醫生表示,張煜的出發點是好的,但希望公眾不要曲解,認為腫瘤科醫生是“天下烏鴉一般黑”。

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防癌體檢中心副主任醫師畢曉峰介紹,事實上,與10年前相比,我國的總體癌症5年生存率明顯上升。國家癌症中心發佈的數據顯示,我國總體癌症5年生存率已經從2003年至2005年的30.9%上升到2012年至2015年的40.5%。

中國臨床腫瘤學會監事會監事長馬軍表示,很大一部分腫瘤患者都可以通過治療獲得很好的預後,甚至長期“帶癌生存”。同時,也絕不是患者得了腫瘤,就會經曆“過度治療”“傾家蕩產”。

“醫療改革正在持續進行,創新是永遠的話題。社會進步必然會遇到很多問題,我們應面對問題並思考解決方案,而不是打擊醫生、吐槽患者,只有共同努力,才能創造好的醫療環境,才能使中國的腫瘤患者獲得最好的治療服務和生存質量。”馬軍說。(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黃筱、林苗苗、龔雯)

來源 | 新華社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