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環保督察發現多地“母親河”遭嚴重汙染
2021年04月26日18:11

  原標題:“太臭了,我要想辦法搬出去”……中央環保督察發現多地“母親河”遭嚴重汙染

  新華社北京4月26日電 題:“太臭了,我要想辦法搬出去”……中央環保督察發現多地“母親河”遭嚴重汙染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譚謨曉、秦交鋒、劉詩平、高敬

  “太臭了,我要想辦法搬出去”……

  滋潤一方土地、哺育沿岸百姓的“母親河”被人們深深眷戀,成為故鄉記憶的重要標誌。然而,正在8省進行的第二輪第三批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發現,一些地方的“母親河”正遭遇嚴重汙染,令當地居民被迫選擇逃離。

    有的河流每天被直排污水超萬噸,有的形成明顯黑色汙染帶

  在雲南,保山市主城區隆陽區每天約4.5萬噸污水直排“母親河”東河,致使東河成為納汙河,自2018年以來水質持續惡化為劣Ⅴ類。

  在湖南,湘潭市港口、碼頭作業粗放,大量雨污水、煤炭淋溶水未經有效處理直排湘江,在湘江上形成明顯黑色汙染帶。

  “臭,太臭了,我要想辦法搬出去。”廣西崇左市百貨大樓附近居民無奈地告訴記者,好幾戶鄰居都已經搬走了。

  廣西崇左市大量生活污水沒有納入城市排汙系統,2020年污水集中收集率僅為6.7%。督察組稱崇左市“全區最差,全國罕見”。在百貨大樓排澇泵站,每天有超過萬噸污水直排左江,水體達到重度黑臭程度。在麗江南路麗江加油站斜對面的河堤下,同樣存在大量污水直排左江。

  督察組近日通報了多起“母親河”被嚴重汙染的典型案例。從公佈的典型案例看,雲南保山、湖南湘潭、廣西崇左、山西清徐縣等都存在將污水直排江河,汙染治理做表面文章的現象。

  發黑的污水表面遍佈油汙,焦油散發出刺鼻的氣味……這是督察人員在河南汝州天瑞煤焦化有限公司廠區東北角圍牆處排水口發現的一幕。

  經過一片農田間的溝渠,污水蜿蜒流入一個沒有任何防滲措施的污水坑。這個坑距當地“母親河”汝河不足400米。污水沿線的溝渠黑泥沉積,水面油花浮動。直到晚上,這個排水口仍在“嘩嘩”地外排污水。

  采樣監測結果顯示,外排污水COD、氨氮、氰化物的濃度分別超過直接排放標準0.5倍、3.5倍、1.4倍。而根據項目建設審批要求,天瑞焦化的廢水應實現“零排放”。

  天瑞焦化創立初期誓要打造一座“高標準”“高起點”現代化的煤化工循環經濟生產基地。然而,自投產以來,曾經標榜環保的龍頭企業逐漸成為今天地方的汙染源頭。

  督察人員透露,自2017年以來,關於天瑞焦化違法排汙,僅僅可查證的群眾舉報就超29次,但違法問題依然突出,且存在不正常運行汙染治理設施的現象,性質惡劣。

    管網建設弊病重重:雨汙不分、錯接混接、破損嚴重

  “新華視點”記者跟隨督察組督察發現,大量河流被汙染,除了企業故意違規排汙的原因,還暴露出基礎設施管網建設的重重弊病。

  作為汾河的二級支流,南白石河是黃河重要的“毛細血管”,水質長期為劣Ⅴ類。南白石河的汙染主要來自東湖退水渠、九鬥退水渠等混入的上遊村莊生活污水及農田退水。清徐縣鋪設了九鬥退水渠雨汙分流管道,但記者現場發現,污水管網只鋪設了主管線,卻沒有鋪設配套的支管,管網中仍然是雨汙合流、清汙合流。

  “這屬於城市管網基礎設施建設問題,雨汙分流沒做到位。到了夏季,降水量驟然加大,污水便會大量湧入南白石河。”督察人員說,根本舉措還是要截汙納管。

  廣西崇左市污水直排“全國罕見”,根本原因也在於不重視污水管網建設。大量生活污水經溝渠彙集、地表漫流、滲流,在低窪處形成多個污水池塘。有關部門對這些池塘一填了之,而不對污水管網“動刀子”,屬於“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記者發現,因排汙管網不完善,在崇左市一些區域特別是老城區,排汙管錯接、混接到雨水管的情況較多,一些自建房甚至“無管可排”,生活污水直排房屋周圍,黑臭水體越積越多。

  從督察通報來看,遼寧鐵嶺市也同樣存在污水管網破損嚴重、不配套等問題,大量生活污水長期直排,造成凡河水質嚴重惡化;部分污水滲漏進入地下水,導致凡河新區地下水嚴重超標。

    有的地方通過“加藥”美化監測數據,督察組措辭嚴厲批不作為和弄虛作假

  記者發現,一些地方對汙染聽之任之、無動於衷,還有地方官員存在為達標而達標、矇混了事的心態。

  崇左市至今仍沒有摸清管網底數,面對督察組的提問,市住建部門對污水走向也是“一問三不知”。

  督察發現,山西清徐縣未在雨汙分流、截汙納管、提升處理能力上下功夫,而是在南白石河末端,通過“加藥”的方式,讓監測斷面的監測數據看起來很“美”。

  “長期不作為”“思想認識不到位”“敷衍潦草”“上報虛假材料”“謊報瞞報”……督察組的通報問題導向明確,措辭嚴厲,直指一些地方政府在治汙方面的缺位。

  從通報的涉河流汙染案例來看,當地政府都或多或少存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

  ——保山市委、市政府對東河水汙染治理工作重要性、艱巨性、緊迫性認識不夠;

  ——湘潭市政府在推進防治工作上尚未形成思想自覺和行動自覺;

  ——鐵嶺市委、市政府及其有關部門思想認識不到位,長期不作為、慢作為;

  ——崇左市黨委、政府在推動管網建設和污水收集上不作為、慢作為;

  ……

  被點名地區如何整改?

  清徐縣委書記王劍峰告訴記者,將完善源頭管理,對南白石河流域內村莊進行截汙納管、雨汙分流,開展村莊內大街小巷雨水、污水收集管網建設;對“一河兩渠”進行清淤和綜合治理,並在沿線開展環境整治活動;深化終端治理,擴建南白石河東於污水廠;加大“一河兩渠”巡查力度,加大水質監測頻次。

  崇左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有關負責人介紹,崇左市將加快江南污水處理廠第二條氧化溝的調試,力爭5月底出水水質達到一級A排放標準。2021年6月底前完成老城區管網普查,開展錯混接點改造。

  “對督察組通報的問題,我們誠懇接受、照單全收。”鐵嶺市針對凡河新區水環境汙染問題召開專題會議,表示要對全市所有污水處理廠和淨水廠進行一次拉網式排查,對存在問題立即整改。

  除上述地區外,雲南保山、湖南湘潭等地也紛紛表態,聚焦環境治理工作難點、痛點,對情況進行整改。

  典型案例通報曝光強化了警示震懾效應。在責任面前,任何表態多、行動少、落實差尤其是陽奉陰違、弄虛作假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頑症和突出問題,都將受到嚴肅執紀的真問責、嚴問責。督察組表示將繼續關注後續整改進展,一追到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