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車展維權女車主丈夫質疑特斯拉官方回應:沒有超速,未拒絕第三方鑒定
2021年04月19日22:21

  原標題:上海車展維權女車主丈夫質疑特斯拉官方回應:沒有超速,未拒絕第三方鑒定

  來源:大象新聞

  大象新聞記者 張子琪

  4月19日,此前在河南坐車頂維權的張某某出現在上海國際汽車工業展覽會上,她身穿一件印有紅色特斯拉標誌、寫著“刹車失靈”的白色T恤,站在特斯拉展位的一輛紅色汽車頂上,大喊“特斯拉刹車失靈”,隨後張某某被工作人員帶走。大象新聞記者從張某某的丈夫處瞭解到,目前張某某還在上海青浦分局國家會展中心治安派出所,“還沒有跟她通上電話。”

  下午14時59分,特斯拉通過微博發佈了一條情況說明稱,“維權車主為安陽超速車主”,並提到“車主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第三方檢測”。針對下午特斯拉官方的回應,張某某的丈夫提出了質疑。

  事故原因存疑:是否發生超速?

  據大象新聞記者此前報導,2月21日,由張某某的父親開車,帶家人從旅遊景區沿著341國道回家。在通過紅綠燈路口的時候,張女士的父親鬆開電子油門後,立馬大喊一聲“刹車失靈了”。車子則一直沿著341國道向前衝,在成功躲避了兩輛車後發生追尾,撞在了路邊的水泥台上車才停住。

  3月10日16時,特斯拉汽車(北京)有限公司官方賬號發佈事件說明稱,車輛在踩下製動踏板前的車速為118.5KM/h,製動期間ABS正常工作,前撞預警及自動緊急製動功能啟動併發揮了作用,未見車輛製動系統異常。

  張某某丈夫提供給大象新聞記者一份由安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隊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顯示,判定駕駛者違章原因為“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三條‘同車道行駛的機動車,後車應該與前車保持足以採取緊急移動措施的安全距離’之規定,應負此次事故的全責。”

  “交通事故認定書中根本沒有說超速的事情,認定原因是沒有保持安全距離。”對於特斯拉提出的因超速而導致事故,張某某的丈夫並不認同。“我們對特斯拉的後台數據不信任,我們懷疑他們可以在後台篡改數據。”張某某在此前採訪中表示,事發時車里還有1歲的侄女,況且又是到紅綠燈路口,父親沒有開那麼快的車。

  “從未拒絕第三方鑒定,也未提出高額賠償”

  “我們從來沒有說過不進行第三方鑒定。而是想找一個信得過的、有資質的第三方鑒定機構進行專業鑒定。”張某某的丈夫表示,在3月10日,他們和特斯拉在鄭州鄭東新區市場監管局的協調下進行過一次調解,調解中,市場監督局的工作人員和特斯拉的工作人員稱“全國只有唯一一家車輛鑒定機構。”

  張某某的丈夫表示,當時家人就對這個“唯一鑒定機構”公正度產生了懷疑,所以想要自己諮詢清楚後,再自行找一個信得過的第三方進行鑒定。

  針對下午媒體發佈的“張某某向特斯拉索要高額賠償”,張某某丈夫表示不認同,並向記者提供了一份事故後由特斯拉工作人員書寫的“客戶口述訴求”。他表示家人向特斯拉提出的訴求有兩點,一是退車,二是合理賠償損失,其中包括精神損失、醫療費、誤工費。“但我們從沒有提過金額,何來高額賠償一說?”

  特斯拉“刹車失靈”事件全國多地頻發

  大象新聞記者根據公開報導信息梳理髮現,從2000年至今,特斯拉汽車類似車輛“刹車失靈”事故頻繁發生。僅在今年1月,就有4起特斯拉車輛“失控”事故發生,涉及車型包括Model 3、Model X和Model S。

  3月11日,海南海口一車主曝光視頻顯示,特斯拉Model 3疑出現刹車失靈。車主蒙先生在停車場停車時,車輛在連續踩刹車的情況下無法停下,導致撞上護欄。後來在特斯拉官方售後人員的二次實測中,車輛也發生了沒能及時刹停撞牆的問題。

  @特斯拉客戶支持 在《關於海南碰撞事故的說明》中稱,海南發生的這起特斯拉交通事故,初步判斷主要是因地面濕滑和車主最初踩下製動踏板時幅度較輕,導致刹車距離變長。

  然而,當輿論進一步發酵時,車主卻發微博稱:“第三方檢測機構檢驗結果為合格,我認可該檢驗結果。” 3月18日,特斯拉中國相關負責人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特斯拉與海南“失控”車輛車主已達成和解。關於雙方和解的具體細節,特斯拉方面卻沒有透露。

  據瞭解,2020年,國產後的特斯拉Model 3全年銷量為13.7萬輛,月銷量從千輛規模爬升至年底的兩萬輛以上,今年3月,特斯拉中國月銷量更是提升至3.54萬輛。

  2月,市場監管總局與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交通運輸部以及應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就消費者反映的異常加速、電池起火、車輛遠程升級(OTA)等問題共同約談了特斯拉汽車 (北京)有限公司、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

  隨後,特斯拉回應稱,誠懇接受政府部門的指導,並深刻反思公司在經營過程中存在的不足,全面加強自檢自查。特斯拉將嚴格遵守中國法律法規,始終尊重消費者權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