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厲蔚閣亞洲主席及合夥人魏蔚: 畫廊這門生意,是理性與感性的調和
2021年04月17日00:38

原標題:專訪厲蔚閣亞洲主席及合夥人魏蔚: 畫廊這門生意,是理性與感性的調和

經曆了焦躁不安、從創傷中重振的2020年,2021年的春天如約而至。

3月25日至5月31日,厲蔚閣香港空間2021年首展“春華秋實”(Eternal Seasons)主題群展向公眾開放。展覽分為上下兩個篇章,呈現橫跨150年現當代藝術名家筆下的四季景緻。上篇從百年前梵高以風景描摹的秋色,到畢加索、夏加爾筆下的春日花卉,聚焦了一系列重量級印象派及西方現代藝術大師傑作。4月28日開幕的下篇將集中展示國際戰後及當代藝術家的作品,許多耳熟能詳的名家:安迪·沃霍爾、瓊·米歇爾、草間彌生、趙無極、屠宏濤等都在此列。而對於策劃了這次重量級大展的魏蔚來說,這個春天的意義更為深遠——這次展覽是她“轉軌”踏入畫廊行業後交出的第一份答卷。

點開魏蔚的朋友圈,她為了這次策展的點滴用心幾乎再現眼前。為了搭配一眾大師的傑作,細緻到畫廊布展中出現的傢俱,都是邀請香港著名設計師陳幼堅先生出謀劃策設計的——既富有歐洲風情,又具東方韻味;展覽現場還首度引入花藝,並考慮到畫廊恒溫恒濕的需求,邀請了著名花藝設計師鄭蘶用絹花佈置得花團錦簇、春意盎然。對每一個細節的極致追求和較真,或許已經很好地解釋了魏蔚一直以來在工作上取得成功的原因。

日前,時任厲蔚閣亞洲主席及合夥人的魏蔚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的專訪,談論了自己對於職業生涯的思考,以及長期以來對亞洲藝術市場的觀察。

2010年,曾作為麥肯錫大中華區首位女性合夥人的魏蔚從任職11年的麥肯錫離開。兩年後,她正式加入佳士得拍賣行,擔任亞洲區總經理一職。2016年,她晉陞為亞洲區總裁;2018年調任亞洲區主席。憑藉對亞洲市場的瞭解及其自身優秀的領導和溝通能力,她任職期間,佳士得的亞洲業務獲得顯著增長,客戶表現活躍。數據顯示,在2018年,亞洲客戶已經占佳士得全球總成交額的25%。有70%的佳士得亞洲客戶來自大中華區。2019年8月,魏蔚從佳士得離任。事隔一年,魏蔚加入國際藍籌畫廊Lévy Gorvy(厲為閣),與兩位前同事兼畫廊創始人Dominique Lévy和Brett Gorvy聚首共事。2020年10月1日魏蔚履新,“厲為閣”亦正式更名為“厲蔚閣”。

談及從前在佳士得取得的成績,魏蔚謙虛地表示是團隊合作無間創造的成果,而且十分感恩這段經曆帶來的收穫。她說:“從個人的角度看,進入藝術圈讓我有了藝術知識的收穫,也賦予我對整個藝術市場的瞭解,這些十分寶貴,也將受用終身。第二點我覺得是人脈,以往我在麥肯錫是用理性思維,在藝術圈里更多的是靠情商去待人接物,包括如何真正做好一個高層領導,去領導團隊運作。”但無論是諮詢的角色還是實操指揮的角色,無論獲得了多高的成就或者頭銜,魏蔚始終對自己在工作中的狀態十分警覺。“對我而言,在事業上有兩點很重要:第一點是激情,因為有激情,才可以不斷地往前衝,不在乎成敗地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第二點是好奇心,如果在做的工作不能讓我覺得每天有些新鮮的東西在學習,不夠刺激、不夠折騰自己的話,我就會找別的選擇。”

上任至今近半年時間,魏蔚已快速地熟悉並進入到畫廊的工作中。在瞭解厲蔚閣香港空間的日常業務之外,她也把目光深入到國內藝術市場。去年11月,魏蔚考察了上海舉行的兩大藝博會,她對記者表示,有賴於政府的魄力和支援,近年來上海有越來越多的雙語人才,還建設了藝術品保稅倉庫,通過不斷地“築巢引鳳”,希望吸引更多藍籌畫廊入駐上海,使得上海的藝術文化行業得到了蓬勃發展。儘管目前還有關稅和政策方面的顧慮,但魏蔚依然對國內藝術市場的未來充滿了信心。她說:“我們也在不斷地探索,而目前政府有很大的決心,這方面我們覺得非常幸運。今年11月在上海肯定能夠看到厲蔚閣。”

《21世紀》:為什麼會選擇轉戰到畫廊行業,又如何在眾多的畫廊里選擇了厲蔚閣?

魏蔚:有句話說“你不能雙腳淩空”,每個人在職業生涯轉折期,選擇的下一份工作內容最好一半是自己熟悉的,而另一半是陌生。始終有一條腿保持在地面站得住,可以讓你不至於輕易摔倒。當我離開佳士得時,我堅定了自己要留在藝術行業的想法,但我想去選擇一個新的業態。而畫廊正是我從佳士得離任前很好奇的一個業態。幾個知名的藍籌畫廊在全球的影響力並不亞於佳士得、蘇富比。因此離開佳士得後我去了哈佛一年,花了幾個月看美術館和畫廊,最後才定下從事畫廊行業。

至於選擇加入哪個畫廊,我主要考慮三方面的因素:第一是信任,第二是團隊能否優勢互補,第三是畫廊對亞洲市場的重視程度。厲蔚閣創始人之一的Brett是我在佳士得的前同事,畫廊的亞洲團隊也是我熟悉的,再加上他長期以來在媒體上的訪談讓我知道兩位畫廊創始人對亞洲抱有很大的希望,對亞洲未來的發展也有共同的理想,所以最終選擇了厲蔚閣。

《21世紀》: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藝術行業的數字化交易。後疫情時代,藝術市場可能會出現哪些新的趨勢?

魏蔚:線上展會、線上交易會變得更活躍,這個是毋庸置疑的,但我覺得它仍有局限。一般而言,相對標準的藝術品適合線上交易。所謂標準,即這幅畫作本身的質量、大小、版數都有一定標準,藏家無需親眼看見。但油畫或者雕塑等,拍成的照片和實物是有差別的,就算被告知作品的大小尺寸,也很難有現實的感受。一旦超過一定金額的藝術品交易,很多人需要親眼見過才會交易,所以線上的交易有它的局限性。

由於疫情讓很多人習慣了線上交易和遠程交易,後疫情時代它們會常態化存在,併成為未來重要的交易手段。但相應地,遠程交易的發展也會造成對藝博會的衝擊。因為經曆過這次的疫情,畫廊意識到其實不用去那麼多藝博會也可以獲得很好的銷售。而且即使是開放旅行後,在相當一段時間里很多藏家可能不願意出門,畢竟藝博會是個高風險的現場,所以會有客觀的顧慮。就數量而言,未來歐美地區的藝博會可能會減少,但亞洲地區的藝博會反而可能會增加。目前亞洲藝博會所處的節點正好是S形曲線的低位,所以預期未來的三至五年可能會出現藝博會遍地開花這樣的過程,然後才再有藝博會之間的優勝劣汰。

《21世紀》:大家的印象里藝術是一種比較感性的東西,然後商業又是偏理性的。應該如何經營好畫廊這門藝術的生意?

魏蔚:畫廊本質上是一間公司,也是一種業態,它也有盈虧損益表,對任何一名從業者來說,這是它最理性的一部分,不可被否定。但是藝術恰好是軟性的,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它帶有了理想化的色彩。如果單純考慮買賣,那麼直接參加藝博會把畫賣給藏家就可以實現利潤的最大化了;但當你有了一個空間,其實就把這份理想加在了自己的身上:你要去呈現展覽,展覽不僅要有學術性,還要有策展的思路。本次“春華秋實”展覽中也體現出對理性和感性的平衡。有時候,明知有的作品放在其中會不合適商業市場,或者不受亞洲觀眾的喜歡,但也得放進來,因為它在國際藝術史上或者對未來潮流的引導很重要。這中間有理想與生存的調和,也是我們作為一個畫廊始終要去平衡的。

(作者:梁信 編輯:洪曉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