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我的臉 給不給你誰說了算?
2021年04月17日07:25

  原標題:“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我的臉,給不給你誰說了算?

  來源:中國慈善家雜誌

  將人臉識別技術應用於商業場景,不該以損害消費者利益作為代價,更不能突破法律的底線。

  2021年4月9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一起服務合同糾紛二審案件進行了公開宣判,與普通個案不同的是,這起訴訟從立案開始就備受關注,並被冠以“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

  這起曆時一年半的訴訟,源於一條短信。

  2019年4月27日,浙江理工大學特聘副教授、浙大法學博士郭兵,帶妻兒在杭州野生動物世界遊玩時,花了1360元購買了一張雙人年卡,按照購卡時的規定,他可以在有效期限內通過驗證年卡及指紋入園,遊玩次數不限。在留存了個人身份信息,錄入指紋並拍照後,郭兵拿到了卡。可是沒過多久,野生動物世界的入園檢票方式“升級”了——指紋不管用了,得進行人臉識別。於是,郭兵收到了園方要求其進行人臉激活的短信,否則,就無法正常檢票入園。

  郭兵不同意接受人臉識別,要求退卡退費,協商未果, 2019年10月28日,郭兵將野生動物世界(杭州野生動物世界有限公司)給告了——理由是,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在未經其同意的情況下,通過升級年卡系統,強製收集他的個人生物識別信息,嚴重違反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等法律的相關規定。

  2020年11月20日,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作出了一審判決,判令:野生動物世界賠償郭兵合同利益損失及交通費共計1038元;刪除郭兵辦理指紋年卡時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內的面部特徵信息;駁回郭兵要求確認店堂告示、短信通知中相關內容無效等其他訴訟請求。

  對於這個結果,雙方都不服。於是在杭州中院提起上訴。2020年12月11日,杭州中院正式立案受理了本案,並於同年12月29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

  從判決結果來看,二審法院維持了一審中對郭兵合同利益損失的認定和賠償金額的確定,要求野生動物世界刪除當初所採集拍攝的面部照片。同時,二審在原判決的基礎上增判了野生動物世界刪除郭兵辦理指紋年卡時提交的指紋識別信息。而郭兵的其他訴訟請求依舊被駁回。

  贏了官司,但核心訴求並未滿足

  從法律上看,案情並不複雜。

  我們首先要強調,本案是一起“服務合同糾紛”案件。郭兵與野生動物世界之間,是因為買賣了一張年卡而形成了服務合同的關係。郭兵作為消費者,在該合同的主要義務是支付1360元的購卡費用,而野生動物世界方的義務,是在2019年4月27日至2020年4月26日這個時間段的營業時間內為郭兵提供遊園服務。郭兵有義務根據合同約定,以通過驗證年卡及指紋的方式檢票入園,而園方也應以此方式核查並確認。但是,野生動物世界隨後單方變更了入園檢票方式,郭兵不同意,於是引發了糾紛。

福建福州,市民在福州信用大數據平台體驗刷臉看信用。
福建福州,市民在福州信用大數據平台體驗刷臉看信用。

  那一審、二審法院為什麼這麼判呢?也很簡單,結合判決內容來看:

  首先,雖然郭兵稱他在辦理年卡時並不知道要錄指紋,交完錢去拿卡時才被要求,且園方告知其入園處只有指紋這一種方式,因當時孩子在哭妻子在催,所以他妥協了——郭兵即使是不得已的妥協,但也是其自主決定並且主動錄入了指紋信息而成為年卡客戶。野生動物世界並未對其作出不公平、不合理的其他規定,因此其作為消費者的知情權、選擇權並未受到侵害。

  其次,野生動物世界在履行合同期間,以短信告知的形式變更指紋識別為人臉識別,但郭兵並沒有接受這個新的要約,因此,園方屬於單方變更合同,該行為構成了違約,郭兵作為守約方,有權要求野生動物世界承擔違約責任。一審法院也正是基於這個違約的認定才要求野生動物世界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而二審法院也認定,一審法院判決野生動物世界賠償郭兵合同利益損失678元、交通費360元均屬適當。

  再有,郭兵稱,其在採集指紋信息時,野生動物世界就“偷偷”採集了面部信息——因園方向法院提交的證據中包括了郭兵的一張照片,而當時他以為所拍照片是用於貼在年卡上的。雖然園方解釋“遊客當時同意拍照,就視為同意園方收集面部信息用於人臉識別”,但二審法院認定了郭兵的說法,即拍照是為了配合指紋識別年卡的使用,不應視為授權同意用作人臉識別。

  此外,法院審理認為,在辦理年卡時合同約定以指紋識別方式入園,野生動物世界採集照片信息,超出了法律意義上的必要原則,不具有正當性,且欲將其已收集的照片激活處理為人臉識別信息,超出事前收集目的,違反了目的限製原則,所以應當刪除郭兵辦卡時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內的面部特徵信息。

  而二審在一審基礎上增判的刪除郭兵辦理指紋年卡時提交的指紋識別信息,也只是因為野生動物世界原本的指紋識別閘機已經停止使用,致使合同中約定的指紋識別入園無法實現,所以,郭兵要求刪除指紋信息,二審法院予以了認可。

  我們不難看出,無論是一審還是二審法院,其作出的判決邏輯都還是建立在“合同違約”上,因此,郭兵勝訴的根本原因,是野生動物世界在合同履行期間的違約行為,而並非其使用人臉識別的行為違法——實際上,判決明確指出,野生動物世界在經營活動中使用指紋識別、人臉識別等生物識別技術,其行為本身並未違反法律規定的原則要求。

  對於法院而言,此案件的本質依然是一起服務合同糾紛引起的普通民事訴訟,因此,案件的審判焦點在於,雙方之間的合同約定條款是否有效?是否存在違約?如何認定違約責任?對此,法院根據《合同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和《民事訴訟法》足以來審查和支持原告的部分訴訟請求。而郭兵根據《網絡安全法》為依據所提出的要求認定野生動物世界將指紋及人臉識別作為唯一入園方式的規則無效,並不是這起基於服務合同糾紛需要解決的問題。

  判決迴避了“人臉識別”,

  仍具有里程碑意義

  這也是郭兵對於二審結果“感到失望”的原因——他絕非是為了爭取千餘元的賠償款而打這個官司。雖然是一起個體維權案,但對於郭兵所言的“這是對目前人臉識別技術濫用的一種鬥爭”,筆者深以為然。

  這起被稱之為“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的訴訟,的確是由人臉識別引起,但實際上,無論是一審還是二審法院,都並沒有將“人臉識別”作為審判核心,甚至都迴避了郭兵提出的最核心的訴訟請求,即:對“未註冊人臉識別的用戶將無法正常入園”條款是一個“霸王條款”的審查——郭兵要求法院確認野生動物世界的店堂告示、短信通知中相關合同條款無效等訴求均被駁回。對於人臉識別合法性,恰恰也是社會最為關注的焦點。

2019年9月,2019江蘇互聯網大會“創新之光”成果展上,參觀者在體驗人臉識別技術。
2019年9月,2019江蘇互聯網大會“創新之光”成果展上,參觀者在體驗人臉識別技術。

  二審法院在判決中多次強調,生物識別信息作為敏感的個人信息,具備較強的人格屬性。其不當使用將給公民的人身財產帶來不可預測的風險,應當做出更加嚴格的規製。經營者只有在消費者充分同意、知情的前提下方能收集和使用,且應遵循“合法、正當、必要”原則。但,如何認定合法性、正當性、必要性?到底在什麼情況下、在哪些場合可以採用人臉識別技術?誰可以收集人臉識別信息?如何認定消費者是否“知情”?很遺憾,我們並沒有看到答案。

  在本案中,野生動物世界方曾回應稱,使用人臉識別技術是為了方便消費者快速入園,提高效率和便利性。但作為一家野生動物園,入園是否必須“刷臉”“刷指紋”?作為經營方,有沒有意識到收集到第三方的信息可能泄露的風險?有沒有承擔起保護消費者信息安全的責任?有沒有為不同意提供生物信息的消費者提供其他合理的替代方案?有沒有賦予消費者依法享有的選擇權和知情權?將人臉識別技術應用於商業場景服務於消費者,就不應該以損害消費者利益作為代價,更不能突破法律的底線。

  去年,有一位94歲行動不便的老人,在銀行被親人抱起進行人臉識別,就為了按照要求激活社保卡;為了躲避樓盤內的人臉識別設備保護個人信息,濟南一男子不得不戴著頭盔看房;公共廁所為了防止衛生紙被偷拿,就要求使用者刷臉;明明可以用門禁卡就能解決的,越來越多的小區要求強製刷臉才能進入……人臉識別,到底是給了誰便捷?

  的確,人臉識別技術在很多方面提供了便捷,甚至多次立功。比如,著名的北大學子弑母案嫌疑人吳謝宇就是在重慶江北機場被人臉識別捕捉,歌神張學友演唱會連抓多名逃犯也是因為人臉識別技術,當然,還有疫情期間我們到處可見的體溫篩查人臉識別通道系統,等等。

  但是,人臉識別,真的安全嗎?

  今年,315晚會曝光了多家商戶在未告知或徵得同意的情況下獲取客戶的人臉識別信息進行商用;有小學生通過打印取件人照片“刷臉”輕而易舉地打開了快遞櫃取件;3D打印人頭10秒成功破解支付寶刷臉支付;5000多張人臉照片,網上幾毛錢就有售賣……

  這是一把雙刃劍!其實,任何技術的本身都沒有對錯,本質應該是向善的,是為了改變人類生活方式而進行的探索。成為受益人還是受害人?關鍵還是在於使用的人,在於如何去使用——不是不能用,而是要拒絕濫用。

  如何找到安全和便捷之間的平衡?科技永遠都在不斷進步,而法律往往是滯後的,這可能需要多方面共同去探索。好在,今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用了專章規定了“隱私權和個人信息保護”,特別將生物識別信息納入了個人信息保護範疇,這已經是個巨大的進步。

  當然,但凡能被稱之為“第一”的,總是有些里程碑式的意義的。

  就在此案一審落槌後不久,我的一位客戶打來電話問:張律師,我們公司樓下物業食堂沒經過我們同意,就給我們更換了用餐卡,要我們刷臉後才能使用,我前兩天看了一個杭州動物園被告的新聞,是不是我們物業這麼做也是違法的?

  講完這通諮詢電話,頗感欣慰。彼時的內心只有一句話:

  感謝郭教授。

  案件雖已落錘,但我國個人信息保護的序幕,才剛剛拉開。如今,《民法典》已經生效,對個人信息進行全方位保護的《個人信息保護法》也正在製定中。還會有下一個郭兵嗎?第二案、第三案……還會遠嗎?

  (作者為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主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