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E的過往與今朝 又站在十字路口上
2021年04月16日08:28

  來源:山證國際公眾號  

  2016年8月,新浪財經發佈了一篇關於倫敦金屬交易所(London Metal Exchange – LME)的文章《倫敦金屬交易所的電子化交易之路》,引發了當時關於LME諸多議題的大討論。

  新浪財經文章鏈接:

  https://finance.sina.cn/hkstock/ggpj/2016-08-24/detail-ifxvcsrn9122351.d.html?vt=4&wm=1898

  時隔數年,我們再去梳理一些饒有興趣的曆史點滴,大家或當作茶餘飯後的談資,業內有識之士或當作另一種聲音,如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小編們就深感欣慰。

  源起那一場工業革命

  第一次工業革命之火,從英國工業重鎮曼徹斯特開始點燃。

  技術的變革,不僅提高了生產力,在政治,經濟,資本,貿易和科技的多重作用下,英國早在18-19世紀,成為了世界的頭號經濟強國。

  隨之而來的,是整個國家對全世界自然資源的巨大需求,其中就包括了產自馬來亞的錫和來自智利的銅。

  1869年,蘇伊士運河開通,它成功地將英國與主要貿易國的船期縮短為大約3個月。滿載金屬礦物的貨船,源源不斷地從原產國港口起航,然後陸陸續續地抵達英國各大港口。

  電報技術的發明和應用,使得起航和到港的時間信息傳遞更為方便,精明的金屬商人們開始彙聚一堂,以船期信息為依據,做遠期金屬交易。

  這便是倫敦金屬交易所(London Metal Exchange - LME)的誕生由來。

  這一習慣,延續至今,形成了LME獨有的合約設計和交易方式:不斷滾動的為期3個月的遠期期貨合約,且每日可交割。

  每日交割 — 即允許買賣雙方,可以每天提貨或交貨。這本是一般現貨市場的交收方式,卻神奇地按照LME的安排,在期貨市場上實現了。LME將它引以自豪地稱之為“現貨市場的基因”。

  正是由於這個“基因”的強大,數百年來,LME在全球金屬市場的地位至今無人可撼動。

  今天的英國,早已不再是世界頭號經濟強國,也幾乎跟金屬消費,供給和貿易絕緣了,但全球金屬的定價權卻仍被它牢牢地把握住了。LME的影響力不減當年,在歐洲大陸上,宛如英國女王皇冠上的一顆明珠,依然光彩璀璨。

  獨領風騷數百年

  按追溯到1571年皇家交易所(The Royal Exchange)的起源算,LME距今有450年的曆史;按官方目前認可的從1877年倫敦金屬礦業公司成立,正式搬入第一個交易場地算,LME距今有144年的曆史。

  先不談擁有數百年曆史的企業有多偉大,最起碼,它的生命力夠頑強。

  LME經曆了兩次世界大戰,接受了無數次硝煙與戰火的洗禮。就算在二戰時,德軍對倫敦實施大轟炸(The Blitz),幾乎把整個城市夷為一片廢墟,LME也能在短暫的關閉後,迅速恢復交易。

  這就是一家企業所展現出來的韌性(The Resilience)吧。

  回顧LME的發展曆程

  1571年

  倫敦皇家交易所成立,金屬及大宗商品買賣商開始定期聚集

  19世紀初

  倫敦Jerusalem Coffee House成為金屬商人們的聚集地,圈內交易(Ring Dealing)的傳統就此誕生

  1869年

  蘇伊士運河開通,大大縮短的運輸時間成為了LME3月合約的主要特徵

  1877年

  倫敦金屬礦業公司成立,開始交易銅和錫期貨

  20世紀初期

  鉛、鋅期貨合約陸續上市

  20世紀後期

  原鋁、鎳、鋁合金期貨合約上市

  21世紀

  陸續推出小型金屬期貨合約,進軍黑色金,貴金屬領域

  2012.12

  港交所斥資13.88億英鎊收購LME

  最後的一曲華爾茲?

  早期的期貨交易所,都曾設立過場內交易大廳,那裡戒備森嚴,是人工喊價交易(The Open Outcry)的主要場所。英國管它叫 “The Ring”(圈內),美國稱呼它為 “The Pit”(場內)。在20世紀80至90年代,不少亞洲的交易所,也曾有過場內交易大廳。

  大家是否還記得曾轟動一時的香港電視連續劇《大時代》?還有憑一己之力,在新加坡國際金融交易所(SIMEX)交易日經指數期貨出現虧損,而導致英國巴林銀行(Barings Bank)倒閉的Nick Lesson?多少代人,仍不忘那令人熱血沸騰,心潮澎湃的場內交易景象。

  放眼全球,僅剩下LME還保留了這一古老的交易方式。

  交易員們圍坐一圈,靠著比劃手語,相互叫喊來完成每筆交易。激動之時,甚至雙臂飛舞,面紅耳赤,恨不得從紅沙發上跳起,衝到對面的那個交易員面前。

  如果把這場景配上音樂,那姿態,那節奏,宛如在跳一支華爾茲舞。

  每當收市鍾聲敲響,卻並非曲終人散時。

  全球的金屬商人們,都緊繃神經,緊張地翹首以待當日結算價格的宣佈,他們或以計算一筆貿易的價格,或安排一筆遠期的期貨對衝交易。

  但是,這一如古老儀式般的交易方式,卻在不同時代和技術革新的背景下,不斷受到挑戰和質疑。

  場內交易 vs 電子化交易

  今天的LME可提供圈內交易、電話和電子交易三種交易方式,幾乎覆蓋每天24個小時的交易時段。它也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混合多種交易方式的期貨交易所。

  從進入千禧年開始,關於圈內交易和電子化交易的較量和爭論,就從來沒有停止過。

  然而,LME的電子化交易之路卻不那麼一帆風順,甚至可以說是充滿荊棘與波折。

  迫於無奈的開始

  2000年3月,英國能源和商品交易商Spectron,宣佈推出在線交易平台;同年9月,商品巨頭MG(西德金屬)及另外兩家機構共同組建了金屬現貨在線交易平台Emetra。

  這樣由會員單位直接發起並挑戰交易所市場地位的事情,可算曆史罕見。

  站在命運的分叉口,LME作出了一次重大抉擇:2001年2月,首次推出了電子交易平台LME Select。

  三分天下?

  LME的核心客戶多來自於全球金屬礦業的產業鏈。他們包括:礦山,冶煉廠,金屬貿易商,金屬品製造商和回收商。它的銅合約號稱“倫銅”。今天的市場里,最傳統的交易方式和習慣仍受核心客戶群體的偏愛。

  有趣的是,上海期貨交易所(SHFE)的前身叫上海金屬交易所 (Shanghai Metal Exchange)。90年代開始,它推出的銅期貨合約號稱“滬銅”,為了跟遠在英國倫敦的LME相對應。中國經濟的崛起和騰飛,同樣伴隨著對金屬和礦物資源的大量需求,自然而然,SHFE就肩負起了它該有的曆史責任,為這個消費大國就金屬定價傳遞出自己的聲音。目前,這個市場幾乎是全電子化交易。

  紐約商品交易所(COMEX,隸屬於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CME), 則保持了一貫的獨樹一幟,它聚焦北美市場。不難猜測,它的銅合約被稱為”北美銅“,並且繼續採用美式計量單位。由於致力推崇電子化交易的便利和快捷性,這市場里因而不乏高頻和量化交易機構的身影。

  幾度風雨,幾度春秋

  2012年香港交易所集團(HKEX)收購LME之後,意在將LME改造成更加現代化的商品和相關衍生品交易所,挖掘出更多的商業價值。所以,新技術的應用和電子化交易的廣泛普及和推廣,就顯得迫在眉睫。從收購後,在兩位繼任LME行政總裁的人選上,就可見其深遠用意。

  隨後,LME有了一系列動作,有代表性的要數月度合約的推出。該合約寄希望在設計上“淡化”傳統LME3月合約+調期交易(Carry Trade)的傳統色彩, 能便於與採用月度合約的其他同類市場相接軌,並且打造一個價格更加透明,流動性更強的電子交易市場。

  但此舉很快卻遭到部分老牌會員和客戶的質疑:LME是否要與現貨群裡漸行漸遠,放棄自己的傳統和核心價值?

  被迫中斷

  因新冠疫情的爆發,圈內交易被迫暫停。

  目前,關閉時間已長達一年多,而LME的市場運行卻表現得一切正常,似乎關閉圈內交易,沒有對此帶來太多實質上的負面影響。

  2021年1月,LME在審視了各項數據之後,正式發佈了《有關未來市場結構的意見諮詢稿》。一場軒然大波就此而起,市場一度認為,LME在努力尋求永久關閉圈內交易的意見支持。

  十字路口

  2021年3月,Fastmarkets舉辦了為期2天的歐美銅業論壇。其中的一場圓桌會議,無疑把這個LME話題的討論氣氛推到了頂點。

  LME的現任行政總裁同四家代表機構的高管進行了激勵辯論。

  辯論中,有持反對意見的嘉賓甚至借用了莎士比亞的名句 “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問題!),來表達自己的心情和觀點立場。

  結語

  LME彷彿又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它的未來怎樣,我們同大家一樣,將拭目以待。

  (來源:山證國際公眾號)

  免責聲明

  本文章涉及的內容針對參考,版權歸山證國際及相關內容提供方所有,詳細免責聲明請參見:

  http://www.ssif.com.hk/main_hk_jt/mztk/index_wechatdisclaimer.shtml

掃碼關注 山證國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