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被繼母打成植物人案擇期宣判 繼母申請重新鑒定女童傷情被駁回
2021年04月15日19:53

2020年5月,山西懷仁一12歲女童遭到繼母虐待,成植物人狀態。朔州市檢察院以女童繼母犯虐待罪、故意傷害罪,向法院提起公訴。2021年4月15日,該案在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北青-北京頭條記者從女童父親處瞭解到,在上午的庭審中,女童繼母在庭審中否認虐待女童,女童繼母是否虐待女童成為當天庭審中的焦點;下午的庭審中,主要焦點是孩子的傷情鑒定和民事賠償,女童繼母方面申請重新鑒定女童傷情,被法庭當場駁回。據女童父親介紹,在庭審中,女童繼母沒有表示出任何的懺悔和歉意。15日下午,北青-北京頭條記者從女童父親處獲悉,法庭宣佈擇期宣判。“明天回北京,繼續給孩子做康複治療。不管能不能拿到民事賠償,都要繼續給孩子治病。”女童父親說。

山西女童被繼母打成植物人案開庭將擇期宣判

4月15日,“山西女童被繼母打成植物人”一案在山西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女童朵朵(化名)父親劉先生介紹,他推著輪椅將朵朵帶到庭審現場,目前朵朵病情比較穩定,但仍處於無意識狀態。

15日下午,北青-北京頭條記者從劉先生處獲悉,法庭宣佈擇期宣判。

據劉先生介紹,朵朵繼母王某蓉被檢方指控犯虐待罪、故意傷害罪。山西省朔州市人民檢察院認為,被告人王某蓉長期以毆打、體罰、掐扭等方式虐待與其共同生活的未成年被害人,情節惡劣,應當以虐待罪追究其刑事責任。王某蓉故意非法傷害被害人身體致其重傷,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開庭前,劉先生提起了刑事附帶民事起訴。據該附帶民事起訴狀顯示,2014年,王某蓉餘劉先生戀愛並同居。2015年,朵朵開始與王某蓉一起共同生活。王某蓉在與朵朵共同生活期間,經常以毆打、體罰、指甲掐、扭身體隱秘部分等方式虐待朵朵。2020年以來,王某蓉又多次對朵朵小肚子、大腿根部、會陰部等身體朵部位進行扭掐、毆打,致朵朵全身多處皮膚破潰感染、全身多處軟組織損傷。2020年春節後,王某蓉多次使用鈍性外力致朵朵頭部受傷。2020年5月14日淩晨,王某蓉發現朵朵昏迷,遂將其送醫救治。經診斷。朵朵硬膜下血腫、瀰漫性腦腫脹、大面積腦梗死。經鑒定,朵朵顱腦損傷程度為重傷一級。

女童繼母在庭審中否認虐待女童 申請重新鑒定女童傷情被當庭駁回

4月15日上午,在經過三個半小時的庭審,法官宣佈休庭。在庭審中,王某蓉否認虐待朵朵。而王某蓉是否虐待朵朵也成為上午庭審中的焦點。

王某蓉自述,她在2015年與劉先生生活在一起。王某蓉稱,她把朵朵當成親生女兒,會給她講故事。王某蓉表示,她在美容院中用做美甲的長指甲掐傷過朵朵的隱私部位,原因是朵朵尿到了美容院的座椅墊。王某蓉還承認,她有一次用掃帚打過朵朵的背部。但王某蓉表示,她是為了教育和懲戒孩子才打朵朵。

而對於2020年5月14日造成朵朵顱腦損傷的情況,王某蓉稱並非其毆打造成。王某蓉稱,由於出於健康因素的考慮,她晚上會叫朵朵起來喝水。事發當日淩晨,王某蓉叫朵朵起床喝水,後聽到朵朵從床上摔下來的聲音,隨後發現處於昏迷狀態,便將朵朵送到醫院。

“孩子爸爸也打罵過孩子。離婚後為什麼會把孩子給我帶呢?”王某蓉在庭審中辯稱。

庭審中,公訴律師針對王某蓉進行詢問,提問其是否承認虐待罪。“我之前不瞭解這個情況,”王某蓉說。隨後,公訴律師又提問到,是否承認故意傷害罪。對此,王某蓉說,“我有沒有,孩子父親不知道嗎?”

在4月15日上午的庭審中,在控辯雙方舉證環節,出示了醫院醫生的證詞,包括對朵朵的傷情鑒定;劉先生對王某蓉打朵朵的證詞;劉先生朋友稱在他們家看到朵朵被王某蓉打背部等等。

4月15日下午,庭審的主要焦點是關於孩子的傷情鑒定和民事賠償。劉先生索賠醫療費、護理費、住院夥食補助費、交通費、後期治療費、輔助器具費、康複費等費用共計289萬餘元。而女童繼母方面申請重新鑒定女童的傷情,被法庭當場駁回。

女童父親:庭審中孩子繼母沒有表示任何懺悔和歉意 將回北京繼續給孩子做康複治療

通過此前的採訪,北青-北京頭條記者瞭解到,劉先生和王某蓉離婚後,仍保留在一起生活的狀態,王某蓉的兒子也同他們在一起生活。據劉先生此前介紹,朵朵和王某蓉的關係是好是壞。因劉先生在外地工作,朵朵曾在唐山交由姑姑照顧,後因王某蓉與朵朵關係改善,王某蓉便把孩子帶到山西懷仁市照顧。4月15日,劉先生告訴北青-北京頭條記者,在庭審中,王某蓉沒有表示任何懺悔和歉意。“感覺她打的是理所當然似的。”

北青-北京頭條:在庭審中,王某蓉有表示歉意嗎?

劉先生:她沒有任何的懺悔,也沒有表示歉意,她感覺她打的是理所當然的。

北青-北京頭條:她有承認虐待朵朵的情況嗎?

劉先生:(4月15日下午的庭審里)她承認了。

北青-北京頭條:她說得那些打朵朵的理由嗎,您怎麼辦?

劉先生:胡編亂造、扭曲事實。她自己說的供詞都不能自圓其說。

北青-北京頭條:您之前有發現王某蓉虐待朵朵的情況嗎?

劉先生:沒發現她虐待孩子,但她有打孩子的跡象。今天這些事情,我也有責任。

北青-北京頭條:她還說您打過朵朵,對於這點您怎麼看?

劉先生:為了避免孩子不犯錯誤,我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肯定是打過,但我都是拿泡沫、塑料鞋底那種東西照孩子屁股那象徵性地拍兩下,就完事了。我主要是以說(孩子)為主,這麼多年了,我打孩子也不超過兩次。

北青-北京頭條:您此前說為了治療孩子家裡花費一百萬左右,現在家裡經濟情況如何?

劉先生:現在還在上班,不上班沒辦法,還得給孩子治療。但老闆人很好,一直在幫助我。為了治療孩子,我現在外債欠了60多萬。

北青-北京頭條:目前還有哪些打算?

劉先生:明天回北京,繼續給孩子做康複治療。不管能不能拿到民事賠償,我都要繼續給孩子治病。

北青-北京頭條:對於未來的宣判,有哪些想法?

劉先生:我相信法律是公平的。

(北青-北京頭條記者 張夕)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Qnews

【版權聲明】本作品的著作權等知識產權歸【北青Qnews】所有,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