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懂得珍惜身邊人
2021年04月10日07:11

  原標題:43歲病逝,面對死亡,他只害怕了一天

  作者:末那大叔

  當年馬東接到父親去世的消息,第一時間就往家趕。

  但是很可惜,沒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

  這件事對他打擊很大,他在內疚和遺憾中備受煎熬,難以放下。

  整整三年,他終於夢到了父親,夢中父親對他說:

  “我今天才真正地走了,很高興跟你做一世父子,有緣再聚。”

  馬東才終於從“父親去世”這件事中走出來,學會了釋懷。

  後來的他,依舊時常懷念父親,每逢掃墓也會偷偷難過。

  只是他想通了一點:

  我父親不在了,但我要一直往前走。

  清明節是一年之中,最可以光明正大懷念一個人的日子。

  我遠在加拿大的朋友,雙親已故,很多年不過春節了。

  卻在每個清明,都會回到家鄉祭掃。

  他說:現在的路,已經回不去從前的家了。

  但只要站在這塊土地上,他就會有回家的歸屬感。

  思念一個人到極致,是什麼感覺?

  想念如果有聲音,恐怕早已震耳欲聾。

  4月1日,安徽池州,繆女士和丈夫清明回家掃墓。

  看到父親一個人孤單單的站在門口,再也看不見母親的身影。

  丈夫忍不住在車上嚎啕大哭,父親想安慰卻不知說什麼。

  人這一生,世間的所有感情都指向團聚,唯有父母指向別離。

  多數人的自我中,有一部分是由家人構建的。

  家人的離世,意味著其中一部分自我的死亡。

  所以,我們才會感覺特別的難受。

  莫言在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之後曾說:

  最遺憾的是,母親已經離世,無法分享自己的榮光。

  在他十幾歲時,母親就患了嚴重的肺病。

  貧窮、疾病和勞累伴隨著他的童年,看不到一點希望。

  但即便如此,母親從來沒有低下過頭。

  她依然頑強、堅韌、樂觀,勞作時還會哼唱著小曲。

  母親並沒有多少文化,但卻一直教育莫言:

  人要忍受苦難,不屈不撓地活下去。

  記憶中,最讓莫言痛苦的,是母親被打的一次經曆。

  他跟著母親去揀麥穗,看守麥田的人來了,狠狠扇了母親一個耳光。

  多年以後,那個看守麥田的人,已經成為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莫言想衝上去狠狠揍他一頓,卻被母親攔下了。

  母親平靜地說了一句話,讓莫言終身難忘:

  曾經那個打我的人,與現在這個老人,並不是一個人。

  時過境遷,往昔的事,不值得你對現在耿耿於懷。

  因為經曆,所以寬容,以致豁達,才能放下。

  這是無論母親離去多少年後,莫言都無法忘懷的信仰。

  自古愛恨離別苦,任由你悲歡。

  每次刷手機,提示新聞消息,最怕的就是看到有人離開。

  唯一的區別,是有些人不聲不響地走了;

  有些人卻留下了思想和信仰,足夠陪伴你的餘生。

  前幾天的愚人節,看到了音樂人趙英俊的生前視頻。

  “當你們看到這個視頻的時候,我應該是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

  2021年2月3日,他於北京病逝,享年43歲。

  但早在2018年,確診癌症的他,就錄好了這段視頻。

  沒有悲傷,沒有崩潰,他甚至還講著笑話,跟這個世界提前告別:

  “這個世界真的是很美好,真的是捨不得。”

  他說,面對死亡,他只害怕了一天。

  因為這是每個人的必修課,只是他的來的早了一點。

  李誕曾說過一句很殘酷的話:

  這個時代什麼都太快了,人們很快會忘記眼前的事,關注別的。

  熱搜上逝去的人,很快會成為舊聞,被很快淡忘。

  大家繼續忙碌生活、工作,討論明天中午吃什麼,一切都不會改變。

  那麼離開的人,能給我們帶來什麼意義呢?

  賈玲曾在採訪中真情流露:

  “媽媽去世之後,快樂變得很難。

  再成功又如何,一想到我媽看不到這些,就怎麼都高興不起來。”

  我想,這就是失去給我們上的最重要的一課:珍惜。

  不要總是想著今天的錯,明天再挽回;

  今天的矛盾,明天再道歉;今天的放縱,明天再補救。

  明天一定會來的,但有些人等不到明天。

  世事無常,誰能保證一切安然無恙。

  總有一天,我們都必須被動接受遺忘。

  但在這之前,希望你能記住我的好,或者記住我就好。

  生命是一條奔流不息的河,我們都是那個過河的人。在生命之河的左岸是忘記,在生命之河的右岸是銘記。對於逝去的親人來說,只要我們沒有忘記,他們就不曾真正離開。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