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吃內臟和逐臭
2021年04月10日20:59

原標題:論吃內臟和逐臭

現代社會,個性而多元,大家對於食物都有自己的偏好和禁忌。一般飯局,若是座上嘉賓彼此不熟,點菜時會避開容易犯忌的菜。

但熟悉的朋友吃飯就不會。我有一桌飯友,個個愛吃豬內臟,光靜安寺一帶好吃的豬肝,我們就發現了兩家。

豬內臟是嗜吃者普遍喜愛之物
豬內臟是嗜吃者普遍喜愛之物
放在香臭上,香物,自然是社會主流,需要通過“臭物”的命名、鄙夷及放逐,來確立自己的正統的主體地位。
紹興的館子開在民居里,進廚房一見那些食材我就忍不住高興。
紹興的館子開在民居里,進廚房一見那些食材我就忍不住高興。
但有趣的是,煙花大火結束後,之前如潮水般湧來的人群,又如潮水般散去。都散去街巷里的居酒屋喝酒擼串。先前還羅曼蒂克,一下就市井俗人,這無疑是日本文化的一體兩面,就宛如櫻花,開的時候爛漫絢麗,高潔而純美,可花謝了經雨打風吹零落成泥碾作土,又是另一回事了。
日式居酒屋裡各種內臟是燒烤的重頭戲
日式居酒屋裡各種內臟是燒烤的重頭戲
嗜吃臭物是一種不斷挑戰自我的過程,最初淺嚐都是從動物內臟開始的,而當你愛上了肝臟、腎臟和腸,恭喜你,你身上帶有嗜臭的基因,可以繼續挑戰。臭鱖魚?根本就不算臭吧,魚肉經腐化而變得緊實,滋味豐腴,令人著迷。臭豆腐也是小兒科,特別是油炸臭豆腐,實在無法呈現臭豆腐的魅力,而應該切碎了蒸,讓臭豆腐完全綻放風采。
蒸三臭是考驗一個人能不能吃臭物的標杆
蒸三臭是考驗一個人能不能吃臭物的標杆
到紹興或寧波,免不了嚐試臭物。比如紹興大名鼎鼎的蒸三臭,將臭豆腐、臭莧菜蓋上臭千張一同蒸,待到一盤“蒸三臭”熱騰騰端上桌,那氣味真是驚心動魄。
紹興還保留著傳統的民居,同時也保留住了原始的飲食習俗。
紹興還保留著傳統的民居,同時也保留住了原始的飲食習俗。
除了醃臘,各色蔬菜,最令人心動的都是紹興的三臭。
除了醃臘,各色蔬菜,最令人心動的都是紹興的三臭。
臭豆腐無需多論,最好吃還是臭莧菜。據說紹興人吃臭莧菜,嗜好吮吸菜杆子中那根果凍狀的莖絮。小心翼翼噙著,試著去吮吸,又怕吸得用力萬一太臭吸進嘴裡來不及吐。先入口是湯汁,略鹹,鹹之後噴湧而出的是鮮美,那鮮美有些出乎意料。原來植物發酵後也能呈現如此壯烈的鮮,絲毫不亞於肉類與海鮮。隨著莖絮吸進嘴裡,滿滿的鮮味也跟隨而入,意猶未盡,忍不住咂吧著菜杆,好把鮮美的汁液咀嚼乾淨,心中也升騰起一種滿足,我終於成功挑戰了紹興三臭。
臭豆腐的滷汁也可以用來鹵臭莧菜
臭豆腐的滷汁也可以用來鹵臭莧菜

當然,中國人對於食物的包容度大,走遍世界,似乎生冷不忌,什麼都吃,但也有難以征服的時刻。我有次在法德交界的斯特拉斯堡一家餐廳吃飯, 一道奶酪真是勸退我。在國內,我其實是吃奶酪的,也不覺得有什麼難以下嚥。可這次盤里的山羊奶酪,就小小兩塊,似藍又泛著淺綠,毫不起眼,但那氣味實在霸氣,像一個月沒洗澡又撒了泡尿在上頭,又膻又臊。試了一口,那滋味足以改變人生,我忽然意識到,人的基因難以改變,縱然能逐臭中國,還是難敵一顆異國臭奶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