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的兩個戰敗國重新走到了一起,給人一種異樣的感覺
2021年04月08日18:50

  原標題:二戰的兩個戰敗國重新走到了一起,給人一種異樣的感覺

  “日本”“德國”“軍事”“防務”,相信將這些關鍵詞放在一起,很難不讓人回想起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那場燃及歐洲、亞洲、非洲、大洋洲的戰火。

  就在下週,日德兩國外長和防長將在線上舉行二戰結束後的首場“2+2”會談。

  這不得不引起我們的警覺。

  會談的主題是討論所謂的“自由和開放的印太”,而日本也毫不掩飾想借會談表達對中國“日益增長的安全威脅的關切”。

  這就更值得我們警惕了。

  針對中國談防務合作?

  這個消息最初是由日方放出來的。

  根據日本《讀賣新聞》報導,日本與德國的這次“2+2”會談將於4月16日通過電視會議的形式展開。

  防務合作將是此次會談的重頭戲。這場會談也將是兩國繼3月22日在東京簽署《情報保護協定》之後,在防務合作領域的又一個大動作。

  然而,無論從與會者還是會談的具體內容看,都能品出“來者不善”的味道來。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防衛大臣岸信夫,以及德國外長馬斯、防長卡倫鮑爾,是這次兩國“2+2”會談的主角。

卡倫鮑爾(右)與岸信夫。來源:GJ
卡倫鮑爾(右)與岸信夫。來源:GJ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岸信夫與卡倫鮑爾似乎很有共同話題可聊,那就是中國。

  早在去年12月,岸信介便在同卡倫鮑爾的通話中提到,希望德國政府介入所謂的“航行自由”議題。而自從與美方的“2+2”會談結束後,岸信夫更是屢屢在各種場合表達對東海、南海局勢的所謂“嚴重關切”,試圖借“2+2”會談拉攏印尼,近來又就台海局勢對中國指手畫腳。

  而卡倫鮑爾則在拜登政府上台後,積極響應甚至希望歐洲國家“站隊”美國。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公開表示,對中國,“西方不能當弱者”,並於4月4日再次宣稱德國將於8月派護衛艦前往南海宣誓所謂“航行自由”。

  就會談內容來說,儘管媒體相關的報導並不多,但從這些字數有限的報導中可以看出,兩國的防務合作也都指向了中國:確保印太地區所謂的“自由與開放”,商討德國向該地區派遣護衛隊,以及舉行聯合軍演事宜。

  給中德關係“摻沙子”?

  “二戰的兩個戰敗國重新走到了一起,給人一種異樣的感覺。”對於日本高調放出計劃與德國舉行“2+2”會談的消息,複旦大學日本研究中心主任胡令遠感到有些擔憂。

  不少人有同感。在《南華早報》的相關報導下,有網友評論道:

網友評論。來源:《南華早報》網站截圖
網友評論。來源:《南華早報》網站截圖

  “‘2+2’,一個新的德國日本俱樂部。好吧,我想這聽起來比軸心2.0好一些。”

網友評論。來源:《南華早報》網站截圖
網友評論。來源:《南華早報》網站截圖

  “唔,很久以前試圖征服世界的兩個國家要對話了。”

  需要指出的是,德國與日本舉行“2+2”會談並非完全無跡可循。

  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主任鄭春榮表示,去年9月德國政府發佈了一份“印太安全指導方針”,發出了要同印度、日本、澳州等國協調合作、更多介入印太事務的信號。拜登政府上台後,德國防長卡倫鮑爾更是表現出了明顯倒向美國的跡象,站在了呼籲歐洲戰略自主的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對立面。

  而日本,自從拜登政府上台以來,就小動作不斷,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對華問題上充當急先鋒。

媒體報導稱,德國一艘護衛艦將於8月開赴亞洲,或將參加日本自衛隊的軍演,並在返航途中穿航南海。來源:scmp
媒體報導稱,德國一艘護衛艦將於8月開赴亞洲,或將參加日本自衛隊的軍演,並在返航途中穿航南海。來源:scmp

  胡令遠表示,作為美國的傳統盟友,日本近來積極利用“2+2”平台,深入配合美國的同盟戰略打造針對中國的包圍圈。與此同時,日本也在實現外交目標方面努力提升主動性,這場與德國的高調“2+2”會談就是個例子。“德國與中國關係總體較好,但在某些問題上也存在分歧。”這讓日本自以為看到了“操作”的空間,意圖通過“摻沙子”,與德國實現軍事情報共享、推動軍事裝備出口,並希望推動未來的軍事合作,更深入地配合美國的同盟戰略。

  美國天普大學東京校區的政治學教授村上浩美則認為,釣魚島問題是日本近來在外交和防務問題上如此活躍和主動的一個關鍵因素。她表示,日本並不滿足於拜登政府的支持,而是希望獲得更多國家的支持。於是,在歐洲諸多國家當中,日本選中了德國。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本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此前美日“2+2”會談的記者會上。來源:scmp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本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此前美日“2+2”會談的記者會上。來源:scmp

  然而,面對跟隨美國腳步粗暴干涉中國內政、搞針對中國的“小圈子”的日本,向來以務實著稱的德國人是否當真要“入圈”,或許還需要打上一個問號。

  胡令遠表示:“日本想要一下子改變中歐近年來在經貿、人文領域的緊密合作,並不是易事。”

  就在昨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約同德國總理默克爾通電話。默克爾表示,歐方在對外關係方面堅持自主。在3月25日的歐盟領導人視頻峰會記者會上,默克爾也曾明確表示,歐洲同美國並非完全一致,歐洲需要有獨立的對華政策。

  鄭春榮則指出,儘管執掌德國政治15年的默克爾即將卸任,後默克爾時代的中德關係可能會有一段起伏,但中德關係的基本盤依然是穩固的。“相信德國的政治家是理性的,能夠延續默克爾時期的務實政策。”

  為安全擴大“朋友圈”?

  對於日本來說,即便撬動中德關係的可能性不高,但依舊如此積極推動同德國的軍事情報共享、軍事裝備出口,除了為美國“穿針引線”外,還有自身盤算。

  “日本顯然正試圖將其安全關係擴大到傳統夥伴之外。”東京大學東亞研究教授辛貝格認為,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為讓日本開始意識到,美國可能不是一個可靠的夥伴,因此試圖尋找更多可以製衡中國的力量。

  然而,綁在美國戰車上並不能彌補日本“缺失的安全感”。胡令遠指出,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至今,日本就在為向美國討要安全感究竟是利是弊而糾結,甚至直到現在連美國自己也沒有想清楚是不是有必要為日本“搏命”。而意欲撬動中國與歐洲夥伴的關係,讓更多國家為日本所謂的安全感背書,日本最終也會失落而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