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 31歲女子整容,智力變1歲:容貌焦慮隱藏了什麼
2021年04月05日22:00

原標題:夜思 | 31歲女子整容,智力變1歲:容貌焦慮隱藏了什麼

小年說:什麼是美?什麼是醜?生活中,不少人都有容貌焦慮。

其實,真正的美不是單一的,而是多元廣闊的。更關鍵的是,它該由你自己來定義。

推薦給你,靜夜思。

31歲女子整容,智力變1歲:

容貌焦慮隱藏了什麼

來源 | 心理嚴選(ID:satirxinli)

作者 | 時雨

01

“為了變美,你付出了什麼代價?”

這次新聞的主人公叫小麗,31歲。

2020年5月,她瞞著父母來到一家整形醫院做隆鼻手術。

過程中手術失敗,她的智力嚴重受損。

醒來後她忘記了父母,甚至大小便都無法自理。

醫院說:“她現在的智力,相當於1歲的嬰兒,可能需要終生護理”。

這話讓父母一夜哭紅了眼。小麗父親告訴記者,妻子在得知女兒出事後,一夜就白了頭。

“我們倆,還能陪她多少年呢?”

“真不知道我們走後,她一個人怎麼辦”…

因為整容失敗,人生就此跌入深淵。

這並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央視就曾有報導:我國年均發生整容事故有2萬起。

這背後,其實是一個個被“容貌焦慮”裹挾的身影。

02

“容貌焦慮”從何而來?

我們每個人一出生,都是懵懂無知的。

那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對於“美醜”有了所謂的定義。

認為那樣的就是“美”?而那樣就是“醜”呢?

在獨白劇《魔鏡》中,主演齊溪第一次對自己的身體容貌產生“厭惡感”。

是在13歲時,她那時擔任學校升旗儀式上的旗手,穿著裙子迎風舒展。

卻聽到後方有這麼一句話飄進她的耳朵,“看啊,她那條大象腿,真粗。”

因為這一句話,從此她就給自己的腿“判了死刑”,再沒有穿過裙子。

心理學上有一個詞叫體象障礙。

指當一個人過度受外界聲音、行為對自己的身材、容貌的負面評價影響。

這種外界的聲音,可能來自我們的家人、同學、身邊的人“無意攻擊”。

“你有點胖啊”、“你有點黑”、“你腰好粗”、“你長得不好看”。

也有可能來自社會的刻板標準。

為什麼有同學會去攻擊齊溪的腿?

因為在那個同學的認知中,她也約定俗成地認為:“腿要細的,才好看”。

而這樣的“刻板標準”,仔細羅列有很多。

像“瓜子臉”、“雙眼皮”、“A4腰”、“體重不過百”...

網絡上鋪天蓋地的信息,不斷把這種“認知標準”灌輸進我們的腦海里。

那在這種“顏值即正義”的價值觀下,會變得怎麼樣?

03

戴著面具的“虛體自戀者”

這時——

你就把所有精力、時間放在“外在”上。

同時也把你的“人生主導權”都交到別人手上。

正如上述所說,獨白劇《魔鏡》中的齊溪。

她在參加同學聚會前,耗上三個小時只為畫一個精緻的妝。

然後,拿著手機反複自拍,挑幾張自己最滿意的,放上朋友圈。

隔幾秒鍾就焦灼地看幾眼,期待有新的留言,新的點讚。

朋友圈中別人的一句留言“寶貝美爆了”,就能讓她開心得手舞足蹈。

自信滿滿的來到同學聚會,果不其然,她接收到了一眾驚豔的目光。

暗戀了3年的班長,直勾勾地盯著她問:哇真的是你嗎?你像個女明星。

高中三年從未正眼看過她的班花,也忍不住湊過來向她討教:你皮膚這麼好,用了什麼護膚品?

這,恍若就是她人生中的高光時刻。

但這股雀躍,持續到她回家看到鏡子的那刻,分崩離析。

她右眼的雙眼皮貼掉到了眼角。

隨之而來的,她陷入了無盡的惶恐:

“是什麼時候掉的?”

“是在聚會的時候嗎?”

“當時我聽到有人在竊竊私語,他們肯定在議論我”...

當她再次回想起那些目光和笑容時,感覺到了滿滿的惡意。

整個人一下子就從天堂墜入地獄。

把顏值奉為圭臬的人,就像戴著一個面具。

面具在時,便覺得自己是“好的”。

一旦面具脫落了,便覺得“不堪”。

把“外在條件”和“自我價值感”完全捆綁在一起,這是“虛體自戀”的一種行為。

說到底,也是我們無法接納真正自己的一種表現。

04

真正的美,該由你自己來定義

虛體自戀的人,常常會覺得“不夠”。

周圍的人可能都覺得Ta很好,但Ta總能對著自己的長相不斷較勁。

“我鼻子不夠挺”、“眼睛不夠大”、“皮膚不夠白”..

就像我之前的一個朋友,因為長了一張圓臉,總嘟囔自己“臉太胖”“下巴太圓”“臉部線條不明顯”。

但事實上,也很多人在羨慕她,這張臉顯得她年紀小,身為老師的她混進大學學生飯堂,也半點沒有違和感。

這讓我想起,後來我在心理學課堂聽過的一段對話。

有一個學員深受“胖”的困擾。

老師告訴她:胖怎麼了,你應該告訴自己,姐穿越回唐朝,姐也是個大美人。

而這些,帶給我的啟發是——

世界上,許多事情都是一體兩面的。

很多人之所以對自己各種挑剔,就是內在認同了一種所謂約定俗成的評判標準。

但什麼是美?什麼是醜?什麼是瘦,什麼是胖?

真的有標準嗎?並不盡然。

真正的美,不是單一的,而是多元廣闊的。

更關鍵的是,它該由你自己來定義。

如果我們只把目光聚焦在自己糟糕的那面,糟糕成了全部,你的人生也會隨之陰暗下去。

那為何不嚐試把“糟糕”的那面,給TA詮釋一個新的定義呢?

就像賈玲,從外貌身材來說,她可能並不符合大眾的“審美標準”。

但她也曾說過:“我胖,但是我可愛啊。”說這話的時候她一笑,臉頰旁有兩個小梨渦。

你會發現:原來所謂外貌身材上的“缺點”,也可以是一個人的“特點”。

當你能夠包容那個有“缺點”的自己,你才能將自己從“虛體自戀”脫離出來,慢慢轉向“實體自戀”,將自我價值從“外在”轉移到“內在”。

比如,我的熱情,我想做的事,嚐試去創造更多價值。

慢慢地,當你從心底真正堅信自己“足夠好”,而不是“不夠好”,你才真正做到“悅納自己”。

與你共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