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英國女王畫像,《時代週刊》“禦用”肖像畫家在滬展出
2021年04月03日09:23

原標題:曾為英國女王畫像,《時代週刊》“禦用”肖像畫家在滬展出

意大利畫家皮埃特羅·阿尼戈尼(1910—1988)是20世紀的寫實主義大家,是集古典與現代繪畫技法的“全才”。他是《時代週刊》“禦用”肖像畫家,其為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繪製的肖像作品深受全英大眾喜愛。

上海久事美術館昨天開幕的新展“凝望——現實主義畫家:皮埃特羅·阿尼戈尼展”以50餘組作品,從古老的油性坦培拉,到廣受歡迎的油彩、水彩,再到帶有個人特色的素描、速寫,呈現其全面的藝術生涯。澎湃新聞獲悉,此次展覽也是上海久事美術館繼去年舉辦愛德華·蒙克作品展後迎來的第二位西方藝術家個展。

皮埃特羅·阿尼戈尼

皮埃特羅·阿尼戈尼(1910-1988)是意大利著名的肖像畫家,兒時隨家人從意大利米蘭搬至佛羅倫斯生活,後在佛羅倫斯接受傳統藝術的教育與熏陶。

展廳現場 阿尼戈尼繪製的《時代週刊》封面
展廳現場 阿尼戈尼繪製的《時代週刊》封面

展廳現場 阿尼戈尼繪製的《時代週刊》封面

皮埃特羅·阿尼戈尼
皮埃特羅·阿尼戈尼

皮埃特羅·阿尼戈尼

1927年,17歲的皮埃特羅考入佛羅倫斯美術學院,跟隨畫家費力切·卡瑞納、雕塑家朱塞佩·格柱奇奧西、版畫家切萊斯提諾·切來斯提尼等研習藝術創作。他繼承文藝複興以來佛羅倫斯畫派的優良傳統,運用傳統的技法表現自己熟悉的生活,畫自己所見,畫自己所愛,並未跟隨20世紀初的藝術浪潮。其作品造型準確、細膩而優雅,使他得以遊刃有餘地從事傳統而古老的繪畫技法與創作。

1932年,22歲的皮埃特羅·阿尼戈尼首次舉辦個展;1936年,阿尼戈尼接到了他的第一個重要壁畫工程——美第奇聖馬可修道院。從那以後,宗教繪畫、肖像畫和版畫一起成為他繪畫作品的主要題材。

阿尼戈尼《自畫像》
阿尼戈尼《自畫像》

阿尼戈尼《自畫像》

阿尼戈尼《自畫像》鋼筆速寫
阿尼戈尼《自畫像》鋼筆速寫

阿尼戈尼《自畫像》鋼筆速寫

40歲左右,他開始遊曆英美、亞非等地從事藝術創作。期間,為西方諸多知名人士繪製肖像;而在英國皇家藝術院展出其作品後,阿尼戈尼在英國名聲大噪,並於1954年後獲得了為年輕的伊麗莎白二世女王繪畫肖像的機會,而最終的成品也成為舉世聞名的一件肖像畫作,廣受英國乃至世界大眾的喜愛。

策展人馬真正表示,“在20世紀,最有名的是達利、畢加索等、之後又有安迪·沃霍兒等。而阿尼戈尼則是被認為是過時的一個人物,因為他在藝術革新的年代以文藝複興的方式去創作。但同時,他還是結合了很多現當代的元素在作畫,其筆下的很多元素、場景也是現代的。能把這種寫實主義的精神堅持到這種地步的藝術家並不多。”

阿尼戈尼在剛完成的《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像》前
阿尼戈尼在剛完成的《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像》前

阿尼戈尼在剛完成的《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像》前

如今,在法國盧浮宮、梵蒂岡博物館等世界級藝術場館都能看到阿尼戈尼的作品,他也在家鄉佛羅倫斯的教堂和建築中留下了很多壁畫,而佛羅倫斯也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個廣場以紀念這位傑出的藝術家。

現實主義繪畫的“全才”

澎湃新聞瞭解到,上海久事美術館主辦的展覽“凝望——現實主義畫家皮埃特羅·阿尼戈尼展”以5條主題線索展出這位意大利現實主義畫家53組作品,及文獻材料,呈現了其創作生涯。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阿尼戈尼的創作生涯中留下了大量優秀的繪畫作品。其成就最高的莫過於肖像作品。隨著影像技術的發展,肖像作品的記錄功能被逐步取代,但在精神內涵的表達上卻日益豐富,層次豐滿且耐人尋味,阿尼戈尼的肖像作品充分體現了這些特點。展覽展出了大量阿尼戈尼繪製的不同題材的肖像作品,包括名人肖像、普通人肖像,同時,他的自畫像作品也將呈現在展覽開端,創作時間也從青年時期跨度到老年時期,每一幅自我審視的作品都能感受他各個階段的心理和精神層面的變化。

阿尼戈尼《戴珍珠項鏈的女士肖像 》1958年  布面油畫
阿尼戈尼《戴珍珠項鏈的女士肖像 》1958年 布面油畫

阿尼戈尼《戴珍珠項鏈的女士肖像 》1958年 布面油畫

在展覽中,肖像作品《戴珍珠項鏈的女士》是其非常著名的代表作,畫面中的人物面部表情的處理柔和而自然,周圍環境的細節把控豐富而和諧。

值得一提的是,在其肖像作品中,最著名的是1955年為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繪製的官方畫像(目前由英國王室收藏)。這件從眾多參與者中脫穎而出的作品非但深受女王本人喜愛,更是征服了挑剔的英國民眾。該肖像作品曾被印發成郵票在國際上發行,並於2006年伊麗莎白二世女王80壽辰,英國舉辦的十大最受歡迎女王肖像活動中摘得頭名。此次展覽展出了他為英國伊麗莎白女王繪製的肖像草稿,簡單的線條勾勒卻讓女王的神韻和氣質躍然而出。

左:《伊麗莎白女王肖像》 右:《伊麗莎白女王肖像草圖》,紙上作品 1956年,右側為本次展覽展出作品
左:《伊麗莎白女王肖像》 右:《伊麗莎白女王肖像草圖》,紙上作品 1956年,右側為本次展覽展出作品

左:《伊麗莎白女王肖像》 右:《伊麗莎白女王肖像草圖》,紙上作品 1956年,右側為本次展覽展出作品

《伊麗莎白女王肖像》
《伊麗莎白女王肖像》

《伊麗莎白女王肖像》

展廳現場,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肖像草稿
展廳現場,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肖像草稿

展廳現場,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肖像草稿

展廳現場,展板呈現阿尼戈尼為伊麗莎白二世所作的畫像和發行的郵票
展廳現場,展板呈現阿尼戈尼為伊麗莎白二世所作的畫像和發行的郵票

展廳現場,展板呈現阿尼戈尼為伊麗莎白二世所作的畫像和發行的郵票

另外,古老而複雜的油性坦培拉繪畫技法也是阿尼戈尼作品中最為出彩的部分之一。20世紀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阿尼戈尼從師俄國畫家尼古拉•洛剋夫學習油性坦培拉技巧。這種技法能夠曆經時間的考驗仍保持原色最初的光彩與特點,在油畫技法被廣泛使用之前一直是歐洲畫家最為鍾愛的創作技法。

展廳中,作品《自畫像》《隱士的聚會——沙漠中的安納科萊蒂》《荒漠的隱士》便是阿尼戈尼用油性坦培拉所繪製而成的,線條筆觸的交錯,色彩的明暗變化,無不展示了他紮實的繪畫功底與高超的創作技法。

阿尼戈尼 《隱士的聚會----沙漠中的安納科萊蒂 》, 1947年, 板上油性坦培拉
阿尼戈尼 《隱士的聚會----沙漠中的安納科萊蒂 》, 1947年, 板上油性坦培拉

阿尼戈尼 《隱士的聚會----沙漠中的安納科萊蒂 》, 1947年, 板上油性坦培拉

阿尼戈尼《荒漠的隱士 》, 1947年,板上油性坦培拉
阿尼戈尼《荒漠的隱士 》, 1947年,板上油性坦培拉

阿尼戈尼《荒漠的隱士 》, 1947年,板上油性坦培拉

除此之外,展廳中有許多阿尼戈尼不同時期繪製的肖像以及人體寫生作品,無不展現了阿尼戈尼紮實的造型能力和寫實功底,輕快、準確、細膩、富有優雅而精準的美感,與他的油畫作品一脈相承。

展廳現場,阿尼戈尼手稿,正面是肖像手稿,背面是人體足部手稿
展廳現場,阿尼戈尼手稿,正面是肖像手稿,背面是人體足部手稿

展廳現場,阿尼戈尼手稿,正面是肖像手稿,背面是人體足部手稿

展廳現場,阿尼戈尼以中國水墨繪製的寫生作品
展廳現場,阿尼戈尼以中國水墨繪製的寫生作品

展廳現場,阿尼戈尼以中國水墨繪製的寫生作品

阿尼戈尼《印度寫生》,水墨淡彩,1957年
阿尼戈尼《印度寫生》,水墨淡彩,1957年

阿尼戈尼《印度寫生》,水墨淡彩,1957年

在阿尼戈尼的寫生中,他還以中國水墨為媒材,繪製了《印度寫生》《傍晚》《田野》等多幅寫生作品。水墨在他的筆下亦被運用得遊刃有餘,體現其繪畫“全才”精湛的技藝。

傳統繪畫之於當下

對於堅持傳統繪畫的意義,馬真正表示,“很多意大利的評論家都覺得阿尼戈尼雖然堅持的是一種舊的創作理念,但在某種程度上,他的這種舊反而影響了一批同時代的當代藝術家。例如,阿尼戈尼與基里科是好朋友,而基里科因其‘形而上’繪畫更為出名。但基里科在創作過程中,也受到了阿尼戈尼的影響,曾一度回歸到了寫實主義的創作中。”

阿尼戈尼《烏姆貝爾托•具納丹羅肖像》,木板油畫
阿尼戈尼《烏姆貝爾托•具納丹羅肖像》,木板油畫

阿尼戈尼《烏姆貝爾托•具納丹羅肖像》,木板油畫

阿尼戈尼《約萊》,年代不詳,木板 綜合材料
阿尼戈尼《約萊》,年代不詳,木板 綜合材料

阿尼戈尼《約萊》,年代不詳,木板 綜合材料

“阿尼戈尼更多的是一個承前啟後的人,承的是佛羅倫斯畫派,啟後的是肖像畫,影響了當時的一批人。他所生活的時代已經出現了媒體,包括週刊、雜誌等。當時,《時代週刊》經常會聘請他為大人物畫肖像,從期刊上的插圖的角度來影響社會。”馬真正這樣說道。

“這些以不同繪畫材料所創作的傳統藝術作品,能否在當下的背景中帶給我們一些不同的信息?”

展廳現場 阿尼戈尼繪製的時代週刊封面
展廳現場 阿尼戈尼繪製的時代週刊封面

展廳現場 阿尼戈尼繪製的時代週刊封面

現實主義以其最“平凡”的美,“純粹”的情感與“真實”的描繪,展現出較大的生命力及影響力。在展廳中,觀眾可以通過這些作品去感受寫實主義繪畫的魅力和廣泛影響。

此次展覽也是上海久事美術館繼去年舉辦愛德華·蒙克作品展後迎來的第二位西方藝術家個展。策展方表示,“西方大師的展覽是最能吸引觀眾來看的,但是考慮到久事美術館的定位,我們還是希望通過不同的關於傳統藝術的展覽,用普及性的方式傳遞給觀眾藝術知識。與此前在久事美術館的蒙克展,以及久事參與合作的莫奈展相比,阿尼戈尼顯得有一些星光暗淡,但他也是以特殊的方式在藝術界留下濃重一筆的藝術家。其特殊的方式就是對傳統的尊重,對傳統的延續,以及對傳統的進一步拓展和推廣。”

展覽將展至5月23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