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為什麼不開心?
2021年03月30日18:58

原標題:孩子,你為什麼不開心?

  新華社太原3月30日電 題:孩子,你為什麼不開心?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解園、李紫薇、王菲菲、馬曉媛

  回想起高中時的那段經曆,正在讀大一的王雅楠仍心有餘悸:“當時,覺得自己像是被罩上了一層灰色的罩子,這個世界和我沒什麼關係”……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不少正處於花樣年華、本應快樂無憂的青少年,正在被焦慮、抑鬱等各種心理問題困擾折磨。

 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頻發

  電話裡的王雅楠聽上去和普通的大一學生沒什麼區別,精神放鬆、思維活躍,言語間時不時蹦出幾個網絡流行詞。

  很難想像,這個年紀輕輕的大學生曾深陷抑鬱的深淵。高考成績揭榜後,王雅楠一度想不開,想走上絕路,幸虧家人及時發現,才被搶救回來。“和成績無關,就是覺得生活沒什麼意思。”她說。

  家人帶她去醫院做檢查,被確診為中度抑鬱、中度焦慮和中度強迫症。通過藥物干預,現在她的病情已經穩定。

  王雅楠的經曆並非個例。

  “門診量在增長,兒童青少年心理門診每天50個專家號,都能約滿。”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醫院精神衛生科副主任醫師曹曉華說,前來預約的病人以初高中生為主,尤其是十三四歲的初中學生居多。每個孩子發病原因不一樣,但問題主要是抑鬱和焦慮。“從接診情況看,有一多半是需要吃藥的,屬於中重度以上的症狀。”

  不少校長坦言,學生心理健康問題頻發,亟待引起全社會的關注。

  太原一所普通中學的校長告訴記者,原來一屆學生里有一兩個抑鬱症患者,現在每個班都有一兩個因為抑鬱症而休學的。去年學校僅高二年級1300多人中,就有15人因抑鬱不能正常上學。他們的這些問題,實際上從初中開始就已存在。

壓力來自哪裡?

  是什麼遮蔽了他們內心的陽光?

  王雅楠出生於一個普通家庭。高中之前,除了性格比較內向、朋友較少之外,她和其他孩子並沒有明顯區別。

  但進入高中後,學業負擔不斷增大,王雅楠感覺很疲憊。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她每天淩晨三四點才能睡覺,早上五點多就要起床。

  記憶力減退、睡眠障礙、精力無法集中、情緒持續低落……大腦長期超負荷運轉,堆積的壓力始終無法向外界排解,這一切令王雅楠臨近崩潰邊緣。

  在全國政協常委兼副秘書長、民進中央副主席朱永新看來,學業壓力大、考試過多、排名過多,父母擔心下一代失去進入社會精英階層的機會等,都是造成學生心理問題多發的原因。

  太原市六年級學生鄧雅勤一直喜愛國際跳棋,不過,和其他同學一樣,現在一到週末,她就和媽媽奔波在各個課外培訓機構之間,已經很久沒有時間下棋了。

  “為了保證補課效果,很多家長會隨堂聽課,孩子們缺乏與同齡人獨處的機會。”鄧雅勤的媽媽王曉燕說,對於普通家庭的孩子來說,成績好才有更高的概率擁有好未來,所謂的“虎媽”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好資源集中在好學校,好小學、好初中、好高中,一步都不能落下。

  山西省晉中市一位中學校長說,孩子的心理問題實際上是社會和家庭問題的縮影和投射。社會競爭壓力傳導到家庭,家長又傳導給孩子;教育部門也有升學壓力,一些地區以考名校學生數為政績,這種壓力傳導給學校、校長和老師,最終還是落到孩子身上。

  面對這些沉重的壓力,青少年的情緒調節能力卻有限,往往無法自我紓解。家庭本應是最好的緩衝和後盾,但部分家庭對孩子期望值過高,父母與子女之間缺乏平等、坦誠的交流,孩子無法從家人身上獲取力量。

  “孩子正值青春期,需要額外的關愛和理解。但有些父母忙於工作,或成立了新的家庭,對孩子們缺乏關注,導致親子關係出現裂痕。”山西省懷仁市峪宏中學心理教師賈曉雅說。

心理教師不能淪為打雜的

  一些被心理問題困擾的青少年在生病之後,最希望得到家人的理解,但不少家長缺乏對心理問題的瞭解,甚至充滿偏見,對孩子的回應往往是“每個人都會遇到挫折,為什麼就你不行!”“你就是戲多!”等等。

  “孩子不能上學了,家長才會帶孩子來就診。除非有自殘行為,如果孩子本人有意識地不想表現,家長看不出來,也不會認為孩子有問題。”曹曉華說,很多家長不太接受診斷結果,醫生需要花很久與家長解釋這個疾病。

  曹曉華說,青少年處於身心發育期,容易出現各種困擾,同時可塑性也強,如果家長或學校及時發現並進行干預,效果就會比較理想。

  然而,不僅家長通常難以及時察覺青少年的異樣,一些學校也面臨專職心理教師短缺、心理輔導難開展等問題。

  “對於心理教師的配備,國家有相關要求,但在基層落實如何要打個問號。”太原市第十二中學心理教師王宏說,因為與升學無關,心理健康教育在一些學校仍處於很邊緣的位置,心理健康教育課程被擠占的現象時有發生,很多學校的專職心理教師還要做行政工作,甚至淪為打雜的。心理工作是隱形的、保密的,心理教師在職位和職稱晉陞中也不占優勢,部分心理教師的工作積極性並不高,對學生的心理幫扶質量難以保證。

  湖南省一所高校的心理教師觀察到,目前學校使用的心理健康教科書五花八門,有的版本十分陳舊,一些早已被學界推翻的概念仍然在用。“這無疑會影響心理健康教育的實際效果。”她說。

  不僅如此,有的青少年被確診為抑鬱症之後,還面臨被學校勸退、失學的風險。

  王宏認為,青少年抑鬱症的發病率與作業量、學習壓力和親子關係的緊張程度成正比。輕度抑鬱症患者一般是可以正常上學的,但一些身患中度和重度抑鬱症的學生確實不適合在學校學習。不過,學校要認真做好溝通工作,簡單粗暴的勸退和開除會傷害學生。另外,學校面對患有心理疾病學生的入學請求時,要參考心理教師和專業心理機構的建議。

少一點質疑,多一些鼓勵

  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今年3月發佈的《中國國民心理健康發展報告(2019-2020)》顯示,2020年青少年抑鬱檢出率為24.6%,其中重度抑鬱為7.4%;從小學到高中,隨著年級增長,抑鬱檢出率呈現上升趨勢。

  山西省陽泉市第三中學心理教師石海麗表示,當期待高於現實時,必然產生壓力;適度的壓力能夠起到較好的激勵作用,但壓力過大則適得其反。針對當前青少年承受的過度壓力,家庭、學校和社會應該多方面協作,共同為孩子們減壓。

  “家庭方面,如果父母能以積極心態去面對、解決自己人生中的問題,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好,不要把消極情緒發泄到孩子身上,就能避免相當一部分孩子產生心理問題。”石海麗建議,可以在家長課堂、社區培訓中邀請心理專業人士,對家長進行較為系統的兒童心理學知識培訓,將心理健康教育引入家庭教育。

  專家建議,父母不能只關注孩子的學習成績。要讓孩子多參加同齡人的集體活動,多交朋友,減少孤獨感;還可以多參加體育活動,讓孩子有更強的抗挫折能力。

  山西醫科大學醫學心理學教研室講師張濤建議,在學校層面,管理者要有遠見和責任意識,將專職心理教師配備到位,做到專職專用,同時建立心理教師定期培訓製度,提升教師的專業水準。學校和醫院加強對接,在青少年出現嚴重心理疾患需要轉診和專業治療時,能在第一時間進行科學干預。

  在社會層面,朱永新等專家建議,應普及“成人比成才更重要”“讓孩子成為更好的自己”等科學教育理念,根據孩子的稟賦,因材施教,量力而行,將個人發展與國家、民族的發展聯繫起來。整個社會要營造更加公平寬鬆的環境,消除“不上名校就要墜入社會底層”的恐慌,改變消極、內卷的社會心態。

  一些青少年抑鬱症患者表示,他們更需要的是加大社會支援力度,少一點質疑,多一些支援和陪伴。“更多時候,他們可能只是需要你靜靜地守著,告訴他們,別擔心,有我在。”王雅楠說。

  專家建議,當孩子們遇到心理問題時,一定要及早向專業人員求助,必要的話要進行專業治療,千萬不要諱疾忌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