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一億多人的腎怎麼了?
2021年03月12日07:25

原標題: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一億多人的腎怎麼了?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腎臟病是老年人的“專利”嗎?都有些什麼徵兆?有哪些腎損傷的因素可以避免?如何才能科學“護腎”?腎病治療負擔究竟有多重?……帶著一系列問題,記者採訪多位專家,揭開“沉默殺手”的“神秘面紗”。

每十人有一名慢性腎臟病患者?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副院長、腎內科主任楊莉介紹,根據“中國慢性腎臟病流行病學調查”結果,“我國成人慢性腎臟病患病率約為10.8%。”據此推算,我國成人中慢性腎臟病患者約有1億多人。

  “我國慢性腎臟病患者中,僅有約12.5%的患者為已診。”北京友誼醫院腎內科主任劉文虎表示,這意味著這些患者中僅有八分之一的人知曉自己患病。

  腎臟疾病按照病程可以被分為急性腎損傷和慢性腎臟病,急性腎損傷可發展為慢性腎臟病。在我國,慢性腎臟病是疾病所致傷殘引起的“健康壽命損失年”的第8位病因。在世界衛生組織2020年發佈的《2019年全球健康評估》報告中,腎臟疾病已躋身全球十大死因之列。

警惕!這類腎臟病增長迅速?

  按照病因分類,腎臟病主要分為原發性和繼發性。近年來,隨著慢病疾病譜的變化,加上人口老齡化等因素,一些由糖尿病、高血壓等引起的繼發性腎臟病的發病率上升明顯。

  “根據對我國慢性腎臟病住院患者的統計,最常見病因依次為糖尿病腎病、高血壓腎病、梗阻性腎病、腎小球腎炎等。”楊莉說,研究顯示,約三分之一的糖尿病患者會發展為腎衰竭,最終需要進行透析或腎移植。我國尿毒症患者正在以每年14萬-15萬人的數量增加,其中不少是糖尿病患者。

  “病從口入”,楊莉表示,飲食習慣是腎臟病的影響因素之一,有些人愛喝湯,導致尿酸高,容易發生高尿酸血症腎病;還有些地區食鹽攝入過多,加劇高血壓、心血管病風險,增加慢性腎臟病的發生率;二型糖尿病的發生更是與飲食習慣密不可分。

腰痛?水腫?腎臟病有什麼徵兆?

  “中醫認為,腎在五行中主水,五色主黑,因此有些腎臟病患者的面色是虛浮而黧黑的(又黑又黃且無光澤)。”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腎病科主任醫師韓東彥介紹說。

  “水腫是腎臟疾病的常見症狀。”劉文虎告訴記者,以清晨起床後眼皮浮腫最多見。除了腎結石或急性腎盂腎炎等,一般來說,腎臟病很少出現腰痛。

  “腎臟病有‘沉默殺手’之稱,一些腎臟病臨床症狀並不明顯,缺乏特異性的症狀進行識別,加上很多人對腎臟病的重視程度不夠,體檢中忽視尿常規的檢驗,或者對腎功能相關檢驗指標的早期異常不重視,導致很多患者貽誤治療時機,發現異常時已是疾病終末期,給人病來如山倒的感覺。”

腎臟病是老年人的“專利”嗎?

  除了多囊腎等遺傳性腎臟病,大部分腎臟病沒有明顯的家族遺傳性。由於腎臟含有極其豐富的毛細血管,動脈硬化、高血壓、糖尿病等老年人易患的疾病會加劇發生繼發性腎臟病的風險。不過,也有一些腎臟病“專盯”年輕人。

  慢性腎臟疾病中,IgA腎病是我國最常見的一種腎小球腎炎,也是導致我國中青年尿毒症最常見的病因。原發性IgA腎病的發病機製仍未明確。據估計,我國有超過數百萬的IgA腎病患者。

  中日友好醫院腎病科主任李文歌介紹,據統計,IgA腎病首診時患者平均年齡為30至40歲,其中25至44歲患者占全部患者的一半以上。大多數患者進展至終末期腎病時仍相對年輕,需要腎臟替代治療(透析或移植)的時間長,給個人、家庭和社會造成沉重的經濟負擔。

亂吃藥瞎保健,哪些腎損傷因素可避免?

  很多腎損傷的發生,其實是可以避免的。

  “我國是藥源性腎損傷的重災區之一,急性腎損傷患者中,約40%由藥物引起。不合理用藥是造成腎損傷的重要因素。”楊莉舉例說,自行濫用抗生素、止痛藥等,可能造成急性腎損傷等嚴重後果。在用控制高血壓的RAAS阻斷劑(即“沙坦”類、“普利”類藥物)時,應避免服用止痛藥或退燒藥,否則易造成腎損傷。

  韓東彥提示,“重金屬對腎的損傷不容忽視。有些愛美女士,使用了非法添加鉛等重金屬的美白化妝品,或者長期接觸不合格的美甲、染髮產品,也出現了腎損傷乃至透析的嚴重後果。”此外,臨床上因亂吃藥、亂用保健品等造成的腎損傷也屢見不鮮。

中藥到底會傷腎還是護腎?

  “有些中藥材經研究發現對腎臟有一定的保護作用,比如當歸、黃芪。”楊莉說。

  但不明成分的中藥粉劑、民間偏方等,很可能會對腎臟造成損傷。楊莉提到,“曾有患者為治療關節痛,買了偏方藥粉,造成腎損傷。後經鑒定發現,藥粉里至少有四種止痛藥成分。”

  “關木通等藥材含有馬兜鈴酸,具有腎毒性,導致的腎損傷往往難以逆轉。”韓東彥說。

  韓東彥同時指出,中醫藥有其獨特優勢,對一些疑難的慢性腎臟病採用中西醫結合治療的方法進行施治,中藥在緩解臨床症狀、延緩腎功能進展等方面表現出很好的療效。

腎臟病對健康還有哪些危害?

  劉文虎表示,除了腎臟損害,慢性腎臟病還會引發全身性併發症,例如高血壓、心血管疾病、免疫力低下、骨質疏鬆等,導致患者生活質量降低。慢性腎臟病患者進入到終末期腎衰竭後,需要進行昂貴的腎臟替代治療來維持生命。

  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腎內科主任蔡建芳介紹,心臟與腎臟疾病“相伴相生”,一是因為它們有許多共同的致病機製和危險因素,如高血壓、糖尿病、高血脂、肥胖等;二是因為心腎疾病之間相互影響、互為因果。例如,急性腎損傷患者易出現急性心衰;慢性腎臟病患者易發生各種心血管疾病,包括高血壓、心衰、冠心病等,且隨著腎臟病的進展,心血管疾病的患病率增加。

腎臟病造成多大衛生經濟學負擔?

  楊莉牽頭的一項關於急性腎損傷的調查研究結果曾於2015年在權威雜誌《柳葉刀》發表,引發關注。研究人員分析評估了2013年在我國大陸地區22個省份44家大學附屬醫院或地方醫院就診的374286例患者的病曆,急性腎損傷檢出率為2.03%(7604例)。據此估算,2013年我國有140萬至290萬急性腎損傷患者住院,總醫療花費約為845億元人民幣。

  “無論是在大醫院還是基層醫院,急性腎損傷的未識別率都很高。識別的患者,也有17.6%延遲診斷。急性腎損傷已成為我國巨大的醫療負擔,存在診斷和治療嚴重不足的問題。”楊莉表示,隨著生活方式和人口結構的變化,我國腎臟病的疾病負擔有加重趨勢,對腎臟疾病的預防和治療已成為我國醫衛系統和政策製定者亟須應對和重視的問題。

“多吃烤腰子補腎”科學嗎?

  “不要自己看著廣告、網上搜一搜等就給自己下診斷。”韓東彥說,“性功能不好就是腎虛”“多吃烤腰子補腎”等都是不科學的。

  腎臟病起病隱匿,體檢中要重視尿檢和腎功能的檢查,這有助於發現八成以上的腎臟問題。腎臟病治療週期較長且易反複。對於患者來說,遵醫囑科學地用藥治療是關鍵。劉文虎提示,患者不必“談激素色變”,一定要遵醫囑,不要自行用藥、停藥。

“缺醫少藥”,攻克腎臟病還要過哪些關?

  “腎臟病治療領域可用的藥物仍不多。”楊莉等專家表示。

  雲頂新耀首席醫學官朱正纓透露:“與兩三年前相比,目前治療IgA腎病的創新藥研發非常活躍,未來有望突破現有治療的局限性。”

  “我國腎臟病的發病率處於上升期,現在也是防控的重要窗口期。”楊莉表示,我國慢性腎臟病與糖尿病的患者人數不相上下,急需建立全國性的防控體系。

  不少專家反映,很多患者來到三甲醫院就診時已是終末期,疾病已不可逆。與一些重大慢性病相比,腎臟病的基層診療能力仍顯不足,製約了疾病的早發現、早治療。楊莉表示,“防控要下沉到社區和家庭。我們調研發現,很多社區醫生懂糖尿病、高血壓等慢病,但是對腎臟病缺少瞭解,應加強培訓,讓社區診療成為守護人民生命健康的第一道防線。”

  多位專家呼籲,應把腎臟病防治納入國家重大慢病項目防治工作,盡快製定總體防治策略,加強基層醫療機構對腎臟病風險重點人群的日常管理,並將尿檢和腎功能作為定期體檢的重要一項,加強公眾認知教育,鼓勵科研攻關和新藥、醫療器械研發,為健康中國建設“添磚加瓦”。(記者李斌、林苗苗、蓋博銘 參與采寫:王奕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