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啟動新一輪科技體製改革 這些領域將實施一批科技重大項目
2021年02月27日00:32

原標題:“十四五”啟動新一輪科技體製改革 這些領域將實施一批科技重大項目

創新是驅動引領高質量發展的第一動力,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戰略支撐。

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2月26日新聞發佈會上,科技部部長王誌剛介紹,要圍繞推動產業鏈高端化的問題,加快突破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強化前沿技術部署,在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生物育種等領域實施一批科技重大項目。

王誌剛還介紹,“十四五”期間將啟動新一輪科技體製改革,完善創新生態。

完善我國科技自主創新體系也是全國兩會召開前夕的熱點議題,多個民主黨派準備提交相關提案。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這些提案集中在完善科技體製改革、加強科技成果轉化等方面。

關鍵核心技術還不能自主

王誌剛在發佈會上介紹,實現科技自立自強,要著力突破關鍵核心技術,補上重點領域的技術短板。

“十三五”以來,我國科技創新能力實現“新躍升”。基礎研究占研發投入比重首次超過6%,建設13個應用數學中心。在量子信息、鐵基超導、幹細胞等方面取得原創成果,高速鐵路、關鍵元器件和基礎軟件研發取得積極進展,湧現了“嫦娥五號”“奮鬥者號”等一批國之重器。

“當然我們也要看到,我們的創新能力還不能滿足高質量發展的要求,一是關鍵核心技術還不能自主,基礎研究、原創性研究還比較薄弱。二是高質量科技成果供給的能力還不夠高,對產業鏈、供應鏈的支撐能力還不夠。”王誌剛說。

以半導體產業為例,目前中國已經是全球規模最大、增速最快的集成電路市場。“在科技研發方面,我們主要聚焦集成電路、軟件、高端芯片、新一代半導體技術等領域的一些關鍵核心技術和前沿基礎研究,利用國家重點研發計劃等給予支援。”他說。

清華大學蘇世民書院院長薛瀾對記者表示,過去40多年里,中國在科技和創新領域取得了巨大的進步。但是還要承認,在原創性高水平研究方面,我國與美國差距很大。

“同時,中國產業創新的系統能力差距也是非常明顯的,雖然擁有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但是中國整體的國際創新能力還是遠遠不夠,勞動生產率不高,在全球排名比較靠後,與我們總量排在前面形成對比。”薛瀾說。

企業是市場的主體,也是科技創新的主體。王誌剛介紹,2020年,我國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兌現減免稅額超過3500億元,同比增長約25%。全國高新技術企業和科技型中小企業分別達到了27.5萬家和22.3萬家,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創新型企業加快發展壯大。

下一步,科技部將加快佈局建設國家技術創新中心。圍繞企業佈局科研平台以及共性技術平台,促進技術、資金、人才等各類創新要素向企業集聚,特別是要引導激勵高層次人才向企業集聚。

自1999年起,原冶金部、機械部等部委所屬242家科研院所轉製為科技型企業,拉開了科研院所轉製的序幕。但轉製以後,不少曾經承擔關鍵核心技術、行業共性技術研發等使命的科研院所,普遍存在著“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問題,導致嚴重的科技與經濟兩張皮現象。

九三學社中央擬向全國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提交的一份提案建議,把轉製院所納入國家科研支援範圍。依託綜合研發實力較強的行業轉製大院大所,牽頭、整合有關方面科研力量,組建國家重點實驗室、工程研究中心,在行業關鍵共性技術研究、基礎研究、公益性技術研究等領域給予重大項目立項和經費傾斜。

業內人士指出,中小企業,特別是初創企業,由於前期研發成本相對較高,產品和市場都不穩定,因而很難產生利潤,或利潤很低,繳納的所得稅也較低,享受的稅收減免也少。而大企業利潤較高,反而可以享受較多的所得稅減免,成為加計扣除政策的主要受益方。

九三學社中央另一份提案建議,將科技型中小企業的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從75%提高到100%,拉大同大企業扣除比例的差距,為科技型中小企業的發展創造更優越的條件。

推動科技體製機製改革

國家科技創新力的根本源泉在於人。王誌剛介紹,將開展“四唯”清理行動。堅決扭轉“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曆、唯獎項”的不良傾向,著力減輕科研人員負擔,營造良好的學術生態。

基本科學指標數據庫(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簡稱ESI)是國外一家公司基於SCI(科學引文索引)和SSCI(社會科學引文索引)所收錄的文獻記錄建立的計量分析數據庫。目前是大學評估的重要指標。

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副會長兼人才發展專委會理事長李誌民認為,“重視ESI沒有錯,但簡單以ESI作為唯一或者核心評價的尺子就錯了。比如東部某省規定,如果某學科ESI排名前1‰就是省級雙一流,2‰就不是了。這種唯ESI導向會嚴重扭曲、誤導科研發展。”

“所謂高影響因子期刊、高水平論文、高被引作者、自然指數等,主要集中在部分學科領域,僅僅反映基礎研究領域的少數幾個學科進展情況,與我們國家的學科設置差別較大,用別人現有的評價指標並不能全面反映一所大學的科研整體水平,更不能代表一個國家的科技發展水平,也不會成為別人心目中的一流大學。”李誌民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王誌剛介紹,下一步將著力推動科技體製機製改革,加快轉變政府職能,推動重點領域項目、基地、人才、資金統籌配置,改革評價激勵機製,同時要加強科技界的作風學風建設。

科技部資源配置與管理司司長解鑫介紹,國家科技計劃在“十四五”期間,要全面推行青年科學家項目。

“要給他們搭更高、更大的平台,讓優秀青年科研人員挑大樑,讓他們獨立承擔任務,牽頭組織國家項目,在實施項目過程中大膽創新,同時也為我們國家科技發展培養一批未來能夠領軍掛帥的青年後備軍。”解鑫說。

(作者:王峰 編輯:耿雁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