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版銀行“生前遺囑”製度出爐 哪些銀行需設恢復和處置計劃?
2021年02月27日20:06

原標題:中國版銀行“生前遺囑”製度出爐 哪些銀行需設恢復和處置計劃?

金融機構“生前遺囑”不再是概念,而是作為正式的金融監管製度引入我國。

2月26日晚,銀保監會公告,對《銀行保險機構恢復和處置計劃實施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簡稱《辦法》)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

哪些銀行會被納入需製定“生前遺囑”的範圍,根據“調整後的表內外資產餘額”口徑,大部分上市銀行即已達到3000億元標準,包括六大國有銀行、12家股份製銀行、11家上市城商行,但農商行大多不及這一標準。

此外,經監管指定應製定恢復和處置計劃的銀行中,一種思路是互聯網銀行。央行此前表示,業務在線上開展的銀行展業範圍不受空間限製,實質上已成為全國範圍內經營的銀行。

國際金融業如何開展?

金融機構的恢復與處置計劃,也被稱作“生前遺囑”(Living Wills)。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發生後,為緩解“大而不倒”問題,金融穩定理事會(FSB)著手構建金融機構有效處置的法律框架。

2011年11月,FSB發佈了《金融機構有效處置框架的關鍵屬性》,其中明確將“恢復與處置計劃”設定為有效處置框架中的一項重要製度安排。

各國也陸續設立生前遺囑製度。2010年7月,美國國會通過了《多德—弗蘭克華爾街改革和消費者保護法》,第165條就“生前遺囑”規則的適用條件、責任主體及實施要求做了明確規定。2011年,英國金融服務局(FSA)也出台了《恢復與處置計劃》,就這一製度的框架設計和價值追求提出了基本構想。其中,美國將合併資產規模500億美元認定為系統重要性機構,“生前遺囑”規則首先適用於資產規模超過500億美元的銀行控股公司和美國金融穩定委員會認定的重要性非銀行金融機構。

2017年7月,中國香港《金融機構(處置機製)條例》生效,以在有金融機構不可持續經營,因而對香港金融體系的穩定及有效運作構成風險時,以避免或減低該風險為出發點,有秩序處置該等機構。

哪些銀行要製定恢復和處置計劃?

根據《辦法》,應製定恢復和處置計劃的金融機構包括:按照並表口徑上一年末(境內外)調整後表內外資產(杠杆率分母)達到3000億元人民幣(含等值外幣)及以上的商業銀行、農村信用合作社等吸收公眾存款的金融機構以及金融資產管理公司、金融租賃公司。

上述標準中,按照並表口徑上一年末(境內外)調整後表內外資產,即“調整後的表內外資產餘額”,與常用的資產規模口徑不同,它是《商業銀行杠杆率管理辦法》計算商業銀行杠杆率的分母指標,商業銀行並表和未並表的杠杆率均不得低於4%。各大銀行財報一直對外陸續披露。

調整後的表內外資產餘額的計算公式為:從調整後的表內外資產餘額中扣除的一級資本扣減項不包括商業銀行因自身信用風險變化導致其負債公允價值變化帶來的未實現損益。

其中,調整後的表內資產餘額為扣減針對相關資產計提的準備或會計估值調整後的表內資產餘額。調整後的表外項目餘額按照如下方式計算:表外項目中可隨時無條件撤銷的貸款承諾按照10%的信用轉換係數計算;其他表外項目按照《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規定的信用風險權重法表外項目信用轉換係數計算。

按“調整後的表內外資產餘額”口徑,大部分上市銀行即已達到3000億元標準,包括六大國有銀行、12家股份製銀行、11家上市城商行,但農商行大多不及這一標準。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統計梳理,六大國有銀行中“調整後的表內外資產餘額”均在10萬億元以上,股份製銀行均在10萬億元以下。截至2020年6月末,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郵儲銀行調整後的表內外資產餘額分別為35.24萬億元、29.02萬億元、28.93萬億元、25.69萬億元、11.46萬億元、11.42萬億元。

實際上,由於已位列FSB的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G-SIBs)名單,四大國有銀行等早已出台自己的生前遺囑。

2013年,四大行公告稱,根據金融穩定理事會和中國監管機構要求,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需製定恢復與處置計劃;根據美國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銀行在美機構應向美國監管機構遞交處置計劃。製定恢復與處置計劃的目的是增強銀行風險預警和管理能力,維護金融系統穩定。

股份製銀行已有先例

股份製銀行中的招商銀行、平安銀行此前也公告製定生前遺囑。

2013年12月,招商銀行公告,董事會批準並簽署了招商銀行2013年度“生前遺囑”及未來與之相關的年度更新文件。招行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了《關於授權高級管理層成員批準及簽署“生前遺囑”的議案》,授權總行分管法律合規事務的高級管理層成員作為本行應對《多德-弗蘭克法案》的負責人。文件具體內容尚未公佈。

2014年1月,平安銀行公告,該行大股東中國平安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於2013年7月18日入選首批9家全球系統重要性保險機構(G-SII)名單。由於平安銀行資產佔據平安集團總資產超過一半,作為平安集團RRP項目的重要組成部分,平安銀行啟動了自己的恢復與處置計劃。該行恢復與處置計劃的製定,主要是基於銀行風險與資本管理,對銀行核心業務的數據和流程詳細梳理,並結合壓力的情景分析與測試等方法,製定恢復與處置的觸發機製和策略。

股份製銀行中,截至2020年6月末,招商銀行、興業銀行、浦發銀行、民生銀行、中信銀行、光大銀行、平安銀行、華夏銀行、浙商銀行調整後的表內外資產餘額分別為9.23萬億元、9.07萬億元、8.63萬億元、8.21萬億元、8.07萬億元、6.48萬億元、4.99萬億元、3.65萬億元、2.39萬億元。

城商行中,截至2020年6月末,上海銀行、寧波銀行、南京銀行、杭州銀行、成都銀行五家城商行調整後的表內外資產餘額超1萬億,分別為26669.44億元、18008.06億元、16692.41億元、12158.85億元。長沙銀行、鄭州銀行、青島銀行、貴陽銀行、蘇州銀行、西安銀行調整後的表內外資產餘額分別為6878.06億元、6875.54億元、6788.84億元、6327.63億元、4798.95億元、4359.33億元、3107.96億元。

農信系統如何統計?

除頭部農商銀行外,大部分農商銀行調整後的表內外資產餘額均不及3000億元。

從單個農商銀行資產規模口徑看,截至2020年6月末,資產規模超3000億元的農商銀行有9家,資產規模超1萬億元的為重慶農商銀行;超9000億元的有3家:北京農商銀行、廣州農商銀行、上海農商銀行;超5000億元的有1家,為成都農商銀行;超4000億元的有3家:東莞農商銀行、深圳農商銀行、江南農商銀行;超3000億元的為青島農商銀行。

不過,多地農信聯社規模龐大,一些省市農村信用合作社已超萬億。《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髮現,截至2020年末,廣東農信系統資產規模早已突破3萬億元,江蘇、浙江兩省農信系統貸款規模超過廣東。山東、河北農信系統資產規模均已超2萬億元,湖北、廣西農信系統資產規模也已超1萬億元。此外,內蒙古自治區農村信用社聯合社、黑龍江省農村信用社資產總額分別達6207億元、5684億元。

由於省聯社體製的特殊性,目前尚不明確《辦法》中所涉為單個農信社或省聯社口徑,有待監管進一步明確。

哪家銀行會被指定?

根據《辦法》,需要製定“生前遺囑”的還包括:雖不符合上述條件,但基於業務特性、風險狀況、外溢影響等因素,經銀保監會及其派出機構指定應製定恢復和處置計劃的其他銀行保險機構。

哪些銀行會被監管指定需要設立恢復和處置計劃,一種思路是互聯網銀行。在近期央行加強對異地存款的管理中,央行將於2021年第一季度起,將地方法人銀行吸收異地存款情況納入宏觀審慎評估(MPA),禁止其通過各種渠道開辦異地存款,已發生的存量存款自然到期結清。央行在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無實體經營網點,業務在線上開展的銀行展業範圍不受空間限製,實質上已成為全國範圍內經營的銀行,所以存款利率自律要求參考國有銀行執行。

在此情況下,通過線上展業,持有民營銀行牌照的微眾銀行、網商銀行、新網銀行等或被納入。尤其是,微眾銀行截至2019年末總資產已超2900億元,網商銀行總資產也接近1400億元。

此外,2019年8月,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披露了最新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報價行,除五大國有銀行、5家股份製銀行外,西安銀行、台州銀行、上海農商銀行、廣東順德農商銀行、渣打銀行(中國)、花旗銀行(中國)、微眾銀行、網商銀行為此次報價行擴圍後的最新成員。

(作者:辛繼召 編輯:周鵬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