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專屬定律!進去難離開容易 再回來難如登天
2021年02月27日20:30

  NBA彙集了全球各地的籃球精英,人員流動性大,更新迭代極快。有些球員一旦離開了NBA,再想重返NBA,往往無法如願。正所謂“進NBA難,‘二進宮’更難。”

  即便是高順位新秀也可能無法拿到生涯第二份合同,這屢見不鮮。但身為前首輪秀的尼克-斯陶斯卡斯、賈斯丁-帕頓和薩姆-德克爾等,始終沒有放棄重返NBA的希望。

  2018-19賽季初,NBA的重頭戲本該是占士加盟湖人,但斯陶斯卡斯將占士的湖人首戰攪得一團糟。該場他後備得到全隊第二高的24分,率拓荒者以128-119戰勝湖人。

  在來到拓荒者前,斯陶斯卡斯的生涯可謂曆盡坎坷。2014年選秀,他在第8順位被帝王選中,但他的新秀賽季,帝王竟更換了3位教練,他又在新秀賽季結束後被送至76人。在費城待了2年,他又被送至網隊。在簽約拓荒者後,斯陶斯卡斯本希望能重新開始。

  起初,斯陶斯卡斯在拓荒者有著穩定的出場時間,但在2019年2月,他再次被交易了,實際上是一週內3次被交易,從拓荒者到騎士,再到火箭,最後落腳溜馬。但溜馬一天后就裁掉了;騎士認領了他,他也在克利夫蘭待到賽季結束。而此時距他奪走占士的風頭還不到半年。

  斯陶斯卡斯後來回憶,在拓荒者是他唯一一次感受到了歸屬感,但後來發生的一切令他困惑,他由此被擊垮了,重新回到了對奮鬥目標感到迷茫的日子。如今,斯陶斯卡斯選擇了另一條路繼續追尋夢想,他轉而去征戰NBA發展聯盟。

  斯陶斯卡斯並非現役唯一等待NBA再次垂青的首輪秀,大量的潛力新人懷著殷切的期望進入NBA,最終卻淪為這裏的過客,只能去發展聯盟或海外聯賽打拚。

  去年,在公鹿為了總冠軍而打拚時,帕頓只能待在家裡,在自家車道上練習投籃。在2020年3月NBA和所有籃球賽事停擺前,帕頓已為發展聯盟球隊效力了7場,但隨後發展聯盟取消了賽季賸餘比賽,帕頓甚至都無法到體育館訓練。

  在集中隔離後,帕頓回到了位於明尼蘇達州的家中,買了個籃筐,堅持訓練。和斯陶斯卡斯一樣,帕頓的NBA之路乏善可陳。當年在基爾頓大學,身為大一生的他迅速嶄露頭角,在2017年被公牛在第16順位選中,隨即換到木狼。但多次腳部受傷讓他的NBA之路還沒開始就結束了,他此後就是在不停地被交易之中。

  據統計,在前3順位之外被選中的球員,成為全明星球員的概率僅為四成,但高順位新秀在幾年後就淡出NBA也並不多見。而在第16順位被選中的球員,平均能擁有9年的NBA生涯。但4個賽季下來,帕頓已更換了4支球隊,總共僅在NBA出戰了11場。

  據帕頓所說,各隊高層從來對他都是鼓勵多於質疑,對他說的最多的就是“繼續努力”、“有所進步”和“成熟”這類話。而像泰-吉遜和史蒂文-亞當斯等老將,也曾在如何獲取營養、如何作拉伸運動上對他予以指導,還教他學習像職業球員那樣去思考,但這些話他並不都聽進去了。反而,他總是在訓練時用力過猛,又在更衣室為雞毛蒜皮的事情爭吵。如今,帕頓才明白那些人說的都是對的。

  湖人後衛、“禿曼巴”卡魯索曾是2016年落選秀,但在去年11月參加一檔播客節目時,這位曾混跡發展聯盟的球員傳授了普通球員在聯盟立足時需遵循的準則。他舉了個例子,稱這就像你去面試,本以為對方是在招聘財務總監,但其實對方只是需要一個清理浴室的清潔工而已。

  帕頓如今體會到,發展聯盟其實比NBA還難打,有不少進了NBA就坐享其成不思進取的人,但發展聯盟里每個人都在拚盡全力,更有些弱肉強食的感覺。此前,通過發展聯盟打磨再在NBA立足的球員數不勝數,包括丹尼-格連、林書豪、丁威迪和塞斯-居里等。但這些往往發生在落選秀或次輪秀身上,而非首輪秀身上。正如金塊球探總監所說的:“在第一回合還沒開始時就倒下,這是恥辱的。”

  德克爾的夢想就是打NBA,而非待在俄路斯聯賽。曾經,他有4個賽季的時間圓夢,但在2019年,4年前被火箭在第18順位選中的他,卻仍和俄路斯聯賽球隊簽約。

  這個決定對德克爾而言好似“難以吞嚥的藥丸”。他來到陌生的國度,要學習全新的語言,和家人朋友們異地分離,連平時付錢和加油這種小事都變得麻煩多多。德克爾承認他有時會感到畏懼和尷尬,但也只能鼓足勇氣。

  在NBA,德克爾因缺乏穩定三分投射,而先後被火箭、快艇、騎士、巫師放棄。但在俄路斯聯賽,他成為了得分最高的球員之一。去年複賽前,他的經紀人曾聯繫過幾支NBA球隊,得到的答覆卻是效力海外聯賽的球員沒有參加複賽的資格。

  德克爾仍想重返NBA,但他選擇了前往海外聯賽這一條路,而非先去發展聯盟打拚,因為他並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發展聯盟水平的球員。本季,他穿越了黑海,加盟了土耳其聯賽球隊,三分命中率終提升到48%。但德克爾明白,NBA充斥得分手,若想重返NBA,他必須接受更低的角色定位。

  這曾是2010年第6順位的艾派-尤度重返NBA的方式。在被勇士選中後,尤度在NBA效力了三支球隊,在2015年簽約土耳其聯賽豪門費內巴切。在那裡他萬眾矚目,還曾拿下歐冠四強賽MVP。2017年,尤度重獲爵士徵召,和他們簽下2年合同,但這一次回歸的結局也並不美好。

  當然,重返NBA並非每個人的首選,有時他們在海外聯賽的收入和地位都比在NBA高很多。以2013年第18順位的肖恩-拉金為例,他目前也是土耳其聯賽球星之一。2020年休賽期,他和球隊續簽了一份2年770萬美元合同,這是他在NBA底薪合同的2倍。

  或許就該如斯陶斯卡斯所說:“我的目標仍是重返NBA,但我心裡早已看開。即便我再也沒法回到NBA,這也絕不會是令我抱憾終生的事。”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