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保護法3月1日起實施 “十年休漁”長江如何共抓大保護
2021年02月24日00:36

原標題:長江保護法3月1日起實施 “十年休漁”長江如何共抓大保護

2月23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以長江保護法實施為主題,舉行專題新聞發佈會。長江保護法是我國首部有關流域保護的專門法律,將於今年3月1日實施。

實施長江“十年禁漁”,是“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戰略的歷史性、標誌性工程。2021年1月1日,長江“十年禁漁”全面啟動實施。

一方面,長江“病了”,長江生物完整性指數到了最差的“無魚”等級;另一方面,長江經濟帶11個省市,人口和經濟總量均超過全國的40%,又迫切需要大發展。

長江保護法旨在保護長江資源,但同時也有一種觀點:如果忽視發展,保護就會成為一句空話。如何實現經濟社會發展和環境保護的協同推進?

“十年休漁”今朝啟動

日前,公安部印發工作方案,部署沿江10省市和長江航運公安機關,開展為期一年的打擊長江非法采砂犯罪專項行動。

河道采砂關係河勢穩定、行洪安全、通航安全和生態安全,加強河道采砂管理是實施長江保護的一項重要工作。2020年,沿江和長航公安機關共偵破非法采砂案件1300餘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900餘名。

在新聞發佈會上,水利部政策法規司副司長陳東明介紹,長江保護法規定了更加嚴格的處罰措施,非法采砂除沒收違法活動船舶外,從過去的最高罰款30萬元,提高到處貨值金額20倍以下或者最高200萬元罰款,極大增強了法律震懾力,解決了實踐中非法采砂成本低、利潤高、法律責任偏輕的問題。

他還介紹,將抓緊製定出台《河道采砂管理條例》,同時,加強長江河道采砂規劃實施,嚴格實施許可製度。

長期以來,長江流域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導致白鱀豚、白鱘、鰣魚功能性滅絕,中華鱘、長江鱘、長江江豚極度瀕危,珍稀特有物種全面衰退,經濟魚類資源接近枯竭。

農業農村部長江辦主任馬毅介紹,下一步,將健全水產品合法來源憑證製度,落實水產品加工、經營環節進貨查驗要求,嚴禁採購、加工、銷售非法捕撈漁獲物。聚焦水產品交易市場、餐飲場所、電商平台等市場主體,嚴厲打擊以長江野生魚、長江江鮮等為噱頭的營銷活動。

強調生物多樣性保護是長江保護法的一大亮點。中國政法大學環境資源法研究所所長於文軒告訴記者,該法授權國務院和長江流域省級人民政府設立國家公園、自然保護區、自然公園等自然保護地,要求製定長江流域珍貴、瀕危水生野生動植物保護計劃,建立長江流域水生生物完整性指數評價體系,組織開展長江流域水生生物完整性評價,並要求對長江流域數量急劇下降或者極度瀕危的野生動植物,以及受到嚴重破壞的棲息地、天然集中分佈區、破碎化的典型生態系統製定修復方案和行動計劃,修建遷地保護設施,建立野生動植物遺傳資源基因庫,進行搶救性修復。

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新模式

保護長江與經濟社會發展的協調更體現在沿江產業方面。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經濟法室副主任楊合慶說,長江保護法的定位,首先是一部生態環境的保護法,把保護和修復長江流域生態環境放在壓倒性位置,建立健全一系列硬約束機製,強化規劃管控和負面清單管理,嚴格規範流域內的各類生產生活和開發建設活動。

生態環境部法規與標準司司長別濤也介紹,長江保護法要求產業佈局結構應當與長江流域的生態系統與自然環境承載能力相適應,明確了“四個禁止”。

禁止在長江流域重點生態功能區佈局對生態系統有嚴重影響的產業,禁止重汙染的企業和項目向長江的上中遊轉移,禁止在長江干支流乾線一公里範圍內新建、擴建化工園區和化工項目,禁止在長江幹線的岸線三公里範圍內和重要支流岸線一公里範圍內新改擴建尾礦庫,防止風險。對於已經建成的與生態環保要求不符合的小水電項目,要求地方政府實行分類整改和逐步退出。

“同時,注重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在優化產業佈局,調整產業結構,推動重點產業升級改造,促進城鄉融合發展,提升長江黃金水道功能等方面規定了許多支援、保障措施,以促進長江流域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實現長江流域科學、綠色、高質量發展。”楊合慶說。

長江保護法確立了長江流域國土空間規劃的法律地位,要求在長江流域國土空間規劃中統籌安排生態、農業、城鎮等功能空間,促進社會利用發展格局、城鎮發展格局、產業結構調整與經濟環境承載能力相適應。

自然資源部法規司司長魏莉華指出,凡是在長江流域進行的國土空間開發活動,必須符合長江流域國土空間規劃,並由長江流域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自然資源主管部門依據國土空間規劃來實施分區分類用途管製,並依法取得規劃許可。

協調保護與發展,需要一些創新機製。新聞發佈會上,推動長江經濟帶髮展領導小組辦公室綜合協調組組長王善成說,要加快建立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製,引導形成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協同推進的新模式。

2月1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八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建立健全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製的意見》。

“通過率先在長江經濟帶建立健全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製,構建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的政策製度體系,探索政府主導、企業和社會各界參與、市場化運作、可持續的生態產品價值實現路徑,推進生態產業化和產業生態化,破解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社會發展協同推進的現實難題。”王善成說。

魏莉華則指出,支援鼓勵社會資本參與長江流域的生態環境保護修復。長江保護法對此也做出了明確的規定,要求自然資源主管部門要會同財政、生態環境保護等部門製定鼓勵社會資金投入生態環境保護的製度。

“鼓勵社會投資,我們就要找到營利點,即怎麼樣通過生態保護修復來掙錢,社會資金就可以很好地被引導進來進行生態修復。”她說。

對黃河保護立法的啟示

長江保護法是首部流域立法,對以後的流域立法有什麼重要意義?全國人大環資委法案室一級巡視員王鳳春介紹,目前黃河保護立法已經納入全國人大常委會今年的立法計劃,國務院有關部門正在抓緊起草工作。

王鳳春指出,要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戰略定位,把相關流域立法首先定位為保護法,始終把保護和修復生態環境擺在首要位置。

於文軒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長江保護法》從立法目的、法律原則,到具體的製度設計和法律責任的承擔,在貫徹綠色發展理念方面起到了很好的示範作用。這種貫徹始終的綠色發展理念,應成為流域治理的基本遵循。

“流域治理涉及諸多地區、諸多領域和諸多方面,這就要求流域保護立法特別重視協同機製的科學性和有效性。長江保護法在這一方面作出了多方面的努力,不僅明確規定了流域協調機製,而且建立專家諮詢機製和地方協作機製,從各個方面確保協同機製的順暢運行。”於文軒說。

事實上,未來的黃河保護法並不必然“模仿”長江保護法。全國政協常委、社會和法製委員會駐會副主任呂忠梅近日表示,黃河流域立法需要解決的流域問題、利益關係、價值導向等,需要在深入瞭解實際情況的基礎上,找準立法需求、合理確定立法目標任務,切不可照搬長江保護法。

於文軒還認為,對於流域保護這樣的事業,有效的管理措施至關重要。長江保護法從流域保護的現實需要出發,在法律機製、法律製度和法律措施等層面就長江保護的各個方面作出了規定。

“其中的一些規定較為詳盡,也有一些條款限於立法位階等原因而未能作出細緻的規定,但在這些方面也提供了框架下的指引,為後續的實施性立法和法律的實施提供了重要的依據。在進一步的流域治理立法及其實施過程中,這一經驗值得借鑒和吸收。”他說。

(作者:王峰 編輯:包芳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