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藥企2020年業績“疫變”:營收增長普遍乏力 創新藥仍是主航向
2021年02月24日00:36

原標題:跨國藥企2020年業績“疫變”:營收增長普遍乏力 創新藥仍是主航向

在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背景下,跨國藥企巨頭們站在了轉折的十字路口。

2020年不同於以往任何一年,在疫情疊加各國醫藥政策的影響之下,選擇不同市場策略讓各家業績呈現出不同的面貌,同時抗擊新冠疫情也讓有相關藥物、疫苗、檢測的公司獲益。

從營收規模排名來看,最大的變化來自“宇宙第一大藥企”輝瑞,由於剝離了非專利品牌和仿製藥業務部門普強(Pfizer Upjohn),蟬聯多年冠軍的輝瑞從“500億美元俱樂部”退出,排名大幅下滑,險些跌出前十位。但僅從生物製藥業務表現來看,輝瑞依舊實現增長;另外由於手握與BioNTech合作的新冠疫苗BNT162b2,輝瑞在2020年風頭依舊,且於2020年12月在美國獲得緊急使用授權(EUA),在第四季度貢獻了1.54億美元的銷售額。

輝瑞在2020年的業績表現和變化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下大藥企面臨的新局面和新選擇:採取不同行動抗擊傳染病的大流行,並更加倚仗創新藥物的拉動和前沿技術的發展。

此外,生物製藥的融資環境在近些年都非常強勁,而2020年的疫情更加速了這種趨勢。隨著人們對生物製藥的關注,投資者爭相向該行業注入資金。生物製藥在研發大流行性疾病治療藥物方面取得了顯著進展。

冠軍“易主”

從2020年製藥業績來看,據21世紀經濟報導不完全統計,共有5家跨國藥企製藥業務營收超過450億美元,但已無一家進入“500億美元俱樂部”。

羅氏2020年集團營收增長1%,為583億瑞士法郎。其中,羅氏製藥業務下滑2%,為445億瑞士法郎。按2月23日彙率計算,羅氏製藥業務位列第一。製藥業務中,中國區製藥業務收入為31.43億瑞士法郎,增長8%。2021年,羅氏預計將保持中低個位數增長。

受各個市場生物類似藥相繼上市衝擊,羅氏傳統“三駕馬車”Avastin、Herceptin、Rituxan營收持續下滑,但新藥業務持續推動增長(+32%,+47億瑞士法郎),2020年銷售額達到184億瑞士法郎,佔比達40%以上,主要由腫瘤免疫療法Tecentriq、血友病藥物Hemlibra、多發性硬化症藥物Ocrevus、乳腺癌藥物Perjeta、Kadcyla拉動。羅氏首席執行官Severin Schwan在評論集團的業績時也強調“這些病種的新藥需求仍然很高”。

另外羅氏的診斷業務則是COVID-19疫情下的受益板塊,達到137.91億瑞士法郎(+14%),得益於診斷試劑盒的銷量大增。

諾華2020年淨銷售額同比增長3%,達到487億美元,核心營業利潤增長13%,達到154億美元。其中在中國市場的收入增長16%達到26億美元,引領新興地區市場增長。

手握新一代“藥王”候選藥物,默沙東2020年業績依舊亮眼:全年營收479.94億美元,增長2%。Keytruda在2020年營收高達143.8億美元,增長30%,直追多年“藥王”修美樂Humira。

默沙東中國業績更是領漲全球,營收35.34億美元,同比增長13%,是默沙東全球增長最高的區域,成為默沙東除美國和歐洲之外的第三大市場。

艾伯維和百時美施貴寶(BMS)成為併購後的“大贏家”,營收雙雙站上400億美元。

由於2020年5月完成對艾爾建的收購,艾伯維營收從2019年的332.66億美元大幅增長37.7%至2020年的458.04億美元,上升至與羅氏、諾華、默沙東、強生等巨頭同一個體量,更反超輝瑞。

收購之後豐富了艾伯維的產品組合,一定程度上減輕了對於修美樂的依賴。其中免疫組合全球收入221.53億美元,增長13.4%,修美樂全球營收198.32億美元;血液腫瘤產品組合收入66.51億美元(+21.7%);美學產品組合收入25.9億美元等。

BMS是另一家大幅受益於併購的巨頭,因為完成對新基的收購,2020年營收大幅躍升63%至425.18億美元,同超輝瑞,而2019年BMS營收僅為261.45億美元。來那度胺Revlimid貢獻了121.06億美元(+12%),成為BMS的銷售冠軍;阿呱沙班Eliquis營收91.68億美元(+16%);相比於K藥的“蒸蒸日上”,O藥Opdivo首次出現了營收下滑,下滑3%至69.92億美元。

2月16日,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公佈了2020年Q4的股票投資組合文件,巴菲特清倉了370萬股輝瑞,增持了默沙東近630萬股,並增持了艾伯維和BMS。

此外,2020年與疫情高度相關的藥物瑞德西韋也公佈了年營收。據吉利德財報,2020全年營收246.89億美元,同比增長10%。其中瑞德西韋Veklury營收28.11億美元,拉動了吉利德全年增長。

政策VS市場

中國市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作為在疫情中最先恢復的國家,中國“引擎”的地位不斷提升。與此同時,從帶量採購、國家醫保談判到新藥審評審批加速,政策的疊加影響更加直接地影響著跨國藥企對於中國市場的策略。

在諾華全球財報會上,諾華首席財務官Harry Kirsch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表示,“2020年諾華在中國市場的增長很好,利潤率和成熟市場相比略低,這主要是因為我們為了在中國市場的未來發展,不斷進行投資。”

中國已成為諾華全球前三大市場之一,諾華也是2020年在各項醫藥政策下獲益最多的跨國藥企之一:全年共有6個新藥及適應症在中國獲批;諾華旗下山德士的辛伐他汀成功中標國家集采;共有8個產品及新適應症通過醫保談判成功進入2020年版國家醫保目錄。自1987年以來,諾華已有超過80多個創新藥物在華獲批。2020-2024年,諾華預計在中國提交50個新藥申請,進一步加快新藥上市。

諾華腫瘤全球總裁Susanne Schaffert對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諾華在中國的業績表現高於市場平均水平。自2019年以來,我們有多款藥物進入了國家醫保目錄。”

諾華製藥全球總裁Marie-France Tschudin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中國政府對創新越來越持更開放的態度,這也使得諾華在中國市場上取得出色表現。諾華腫瘤和諾華製藥2021年預計在中國會有7個新產品獲批,我們面臨的機會是巨大的。”

中國市場更成為阿斯利康在全球市場的“主力軍”。2020年,阿斯利康全球營收266.17億美元,增長10%,中國市場營收高達53.75億美元,增長10%,在跨國藥企中“一枝獨秀”。

阿斯利康在財報中稱,中國藥監部門的快速審評推進了本國和全球的藥物開發。並提到了帶量採購和醫保談判的影響,在包括美國和中國在內的許多市場,定價仍面臨持續的下行壓力。在中國等關鍵市場,價格和透明度措施仍是優先考慮的事項。另外阿斯利康提到了一個在疫情後非常重要的趨勢即數字化,“我們的許多商業上市和會議都轉向了數字化。例如,Imfinzi在中國是第一個在數字環境下推出的藥物,吸引了近6000名醫務人員參加。”

另一家首次公佈中國市場營收的外企是禮來,2020年禮來營收245.39億美元,同比增長10%,其中中國營收增長19%至11.17億美元,與信達生物合作的Tyvyt(信迪利單抗)貢獻了3.087億美元。

2021年跨國藥企除了平衡政策和市場,持續押注創新藥,更在往年的基礎上增加了疫情的關鍵詞,這也引領著新一年的投資方向:關注意味著資金,製藥和生物技術公司的COVID-19項目將在2021年獲得投資人更多的資金支援。

(作者:盧杉 編輯:徐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