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拉拉模式:司機交1000塊押金,入職培訓半個小時就可上崗
2021年02月23日08:11

跳窗身亡女生家屬連髮質疑:為什麼要跳窗?短短的6分鐘里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司機要四次偏航?貨拉拉有沒有對司機進行相關的安全審核?

  相關新聞:

  貨拉拉回應23歲女子跳窗身亡:警方調查仍然持續

  搬家途中跳車身亡女孩家屬:貨拉拉司機已被釋放 沒人來探望過

  23歲女生跳車窗身亡 貨拉拉司機兩次口供前後不一致

  亂象頻出 對手圍攻:貨拉拉走向何處?

  新京報記者 程子姣 汪暢 實習生 朱世晨

  (長沙跳車窗女孩事發當日搬家監控曝光:獨自往返至少10次 司機未參與搬運。)

  湖南長沙23歲女生車莎莎從貨拉拉麵包車的副駕駛跳窗,後經搶救無效不幸離世。2月22日,“23歲女生在貨拉拉車上跳窗身亡”事件登上微博熱搜。

  長沙跳車身亡女生家屬重走事發路線:司機曾四次偏航

  22日晚,車莎莎的叔叔秦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今晚家屬按照事發時間重走路線,“儘可能還原路線、光線,看看中間可能發生什麼情況。”

  秦先生表示,這已經是家屬在事發後第五次重走事發路線,“這次依然沒得出什麼不一樣的東西,還是覺得很奇怪。”

  秦先生發佈的視頻顯示,晚九點十七分從車莎莎的登車地點開始,叔叔車先生駕車。大概四分鐘後,車輛抵達第一次偏航的地點。按照導航,應該拐彎上高架,但貨拉拉司機當時選擇直走,此時導航提示,“您已切換路線,慢一分鐘”。

  大約8分鐘後,車輛到達第二次偏航地點,按照導航應該沿嶽麓大道繼續直行,但當時貨拉拉司機左轉彎進入旺龍路,車先生駕車進入後,發現光線變暗,幾乎沒有路燈,導航再一次提示“慢一分鐘”。

  大約10分鐘後,到達第三次偏航地點,導航顯示應該直走,當時司機的路線是進行掉頭,掉頭後又進入光線較為昏暗的路段,導航提示“您已偏航”,隨後不久,貨拉拉司機右轉進入一條完全沒有路燈的道路,在車先生將車燈關閉後,發現路上漆黑一片。

  大約12分鐘時,出現第四次偏航,導航顯示直走,貨拉拉司機選擇左轉,在此次左轉大概半分鐘後,到達推測的跳車地點,雖有路燈,但是行經車輛較少。

  秦先生介紹,此前警方曾透露,司機第一次口供說是因為導航錯誤,第二次是說自己對周邊路線比較熟悉,所以沒有按照導航路線前進。

  ▲重走長沙跳車窗女孩車行路線:多個路段無路燈 警方在現場用同款車模擬還原。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ID:wevideo)

  新京報記者多次致電麓穀派出所,截至發稿未有回應。

  秦先生介紹,車莎莎曾和家人、同事表達過這是自己最後一次搬家,事發當天中午還和母親語音,“她說這個月的業績比較好,如果一直這麼多工資,下半年就可以付個首付買房了。”在語音里,車莎莎還提到28日要一起給爺爺過生日。

  另外,車莎莎還曾向家人透露過自己結婚的計劃,“她有個男朋友,是長沙人,在外地工作。”

  貨拉拉陷女孩身亡事件背後:平台亂象迭出、管理“斷檔”

  2月21日,據自稱是當事人弟弟的網友“今夜的風格外喧囂”爆料稱,在本次行程中,貨拉拉司機曾多次偏航,且貨拉拉車內無任何錄音錄像設備、貨拉拉App也沒有錄音錄像功能。

  該網友對貨拉拉提出質疑:貨拉拉有沒有對司機進行相關的安全審核?為什麼貨拉拉的車上仍然沒有任何錄音錄像設備?貨拉拉作為網約車平台方,難道就沒有任何的監督措施來確保乘客的安全?

▲自稱是跳窗當事人弟弟的網友“今夜的風格外喧囂”微博截圖。
▲自稱是跳窗當事人弟弟的網友“今夜的風格外喧囂”微博截圖。
▲自稱是跳窗當事人弟弟的網友“今夜的風格外喧囂”微博截圖。
▲自稱是跳窗當事人弟弟的網友“今夜的風格外喧囂”微博截圖。

  2月21日晚,貨拉拉官方發表回應稱,目前警方對該事件的調查仍在進行,尚未形成定性結論。

  貨拉拉表示,對於在該事件中平台應該承擔的責任,不會有所逃避。

  撮合=無責?平台方管理“斷檔”

  “平台客服電話根本打不通,半個小時都沒人接。”北京一位貨拉拉司機劉小軍(化名)此前在採訪中告訴記者,“活不好幹”不僅僅是耗時間和賺不到錢,平台的管理也讓司機有苦難言。“我剛幹的時候接著一個單,客戶電話關機,這種情況想要聯繫平台客服問一下怎麼辦,結果半天也打不通客服電話”。

  劉小軍每天工作時間是朝6晚10,他是從建築行業轉行做貨運司機,作為“門外漢”自然是很多地方無從下手,而平台的入職培訓在他看來又“只是講講”。

  “註冊的時候要求有一年駕齡就能成為司機,交了1000塊錢押金後有個培訓,但也就半個小時時間,後來平台就不管了。”劉小軍說。

  目前即時貨運平台更多是起到了“撮合”的作用,平台依託移動互聯、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搭建貨運平台,撮合入駐司機和發起訂單的消費者,司機並不屬於平台員工,也不受過多管轄。

  新京報記者查閱得知,當司機在註冊貨拉拉平台時,需簽署相關軟件使用信息服務協議(下稱《協議》),《協議》提到,貨拉拉僅為運輸服務提供方與運輸服務需求方提供中立、獨立的第三方信息中介服務,“閣下同意及承認貨拉拉不是閣下的代理或運輸服務需求方的代理,不是運輸服務中的需求方或提供方,亦不是僱用司機之合約或租用參與車輛之合約的任何一方,亦與閣下不存在任何掛靠、僱傭、合夥、合資或其他關係”。

  北京雲嘉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表示,目前事件真相尚未調查清楚,還不確定司機是否涉嫌刑事犯罪,還需要等待警方調查結論。如果司機涉嫌刑事犯罪,首先由其對女孩死亡承擔刑事責任。如果司機未涉嫌刑事犯罪,但是因其駕駛存在問題或者車輛本身存在問題(比如刹車失靈),導致女孩不得已跳窗逃生,則女孩行為屬於緊急避險,但司機應當按照其過錯程度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針對貨拉拉應該承擔的責任,趙占領表示,司機與貨拉拉平台不存在勞動關係或勞務關係,貨拉拉作為平台為消費者及司機提供信息中介服務。但是,因貨運服務涉及財產及人身安全,貨拉拉作為平台應該採取更嚴格的安全管理措施,比如對於司機應該進行背景調查,對於車輛應該設置準入門檻,確保車輛處於正常狀態,在行程中進行錄音或錄像,對於車輛多次偏離導航路線時應該及時介入等等。如果在此事件中貨拉拉沒有盡到基本的安全保障義務,則應該對於女孩的死亡承擔一定的民事賠償責任。

  ▲長沙23歲女孩跟車搬家途中跳車窗身亡 涉事車輛掛靠公司:會積極配合處理。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ID:wevideo)

  對即時貨運司機而言,“拉散活,坐等訂單”已是持續已久的常態。即時貨運市場用戶需求分散,平台對於司機的黏性不強。

  武漢司機丁有義告訴記者,貨拉拉等平台會收取司機17%左右的信息費,即用戶通過平台叫車,平台會收取一定費用。丁有義有時會告訴熟客推薦來的客人,不通過平台私下支付也可以。

  雲南曲靖的貨拉拉司機孫實秋(化名)因疫情下實體店生意難做關門,他決定拾起麵包車成了貨運司機。通過一番對比,最終選擇了貨拉拉平台。“快狗打車當時要500元押金和300元開戶費,押金可以退但是開戶費不退,貨拉拉只要交1000元押金,將來不幹了可以退。”孫實秋說。

  根據智研諮詢數據,儘管同城貨運市場規模呈逐年增長趨勢,已從2013年的7100億元上升到了2019年的12732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10.22%,但行業依舊面臨著分散化、未規範的狀態。

  “咱不像幹的時間長的老司機,他們找著門道,有老客戶,通過微信群就能找著客戶,這樣就好賺錢了。”劉小軍說道。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劉小軍口中的老司機,主要是什麼平台的單都能接,不局限某一個平台,線上線下都干。

  楊明(化名)就是如此。“只要你要車,要多少都有,什麼平台我都能接,快狗、貨拉拉哪個平台隨便下單都行,線下給錢也行。”

  亂象迭出:司機經常要求中途加錢

  此外,新京報記者瞭解到,由於缺乏行業規範,目前不少平台存在司機漫天要價亂象,搬家收取“天價”也成了普遍的槽點。

  此前知名視頻博主川大發、我是FancyWang曾在微博吐槽稱,在提前未被告知的情況下,使用貨拉拉貨運平台搬家,結果不到兩公里路程卻被要價5400元。該博主發佈的視頻中,其工作人員聲稱每米(搬運)收費5元,兩個工作人員每米收費10元。

  山西太原的劉欣(化名)在大眾點評上搜索了一家評分較好的搬家服務提供方,中途加價讓她對於這種平台沒了好感。據她介紹,當時是搬到隔壁小區,直線距離1公里左右。“他們開始說要200多元,最後算上煙錢一共給了300元,後來我去瞭解了一下市場價200元都不到”。

  曾經在深圳通過同城貨運軟件叫車搬家的羅萱(化名)也經曆加價。“本來在平台下單時已經支付,到了地方司機開始找我加錢,雖然很不爽,但想著到了這個地步還是給了”。

  對於即時貨運來說,這一幕並不罕見。武漢司機丁有義(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很多即時貨運平台都是用戶下單時只顯示運費,且運輸時間有限,如果超出規定工作時間以及產生搬運、停車等費用都由用戶付。

  “平台定價顯示66元,但這並不是我要付的全部費用。”5月21日,武漢的劉思(化名)打了一輛“網約車”,這一次搭乘的不再是普通乘客,而是劉思的行李。由於搬家有一定路程,劉思通過一貨運平台叫了一輛麵包車,3公里9分鐘車程,下單時平台顯示收費66元,但劉思最後一共付給司機142元。

  知名視頻博主川大發、我是FancyWang在微博吐槽後,貨拉拉平台發佈聲明表示,涉事司機豆某行為嚴重違反平台規則,已被平台封號並清退,且終身不可再加入平台。為便捷搬家將整改,整改內容包括除樓層搬運費之外,設定平地搬運費的平台標準;引導和提醒用戶通過App支付費用,避免線下交易,在用戶對賬單有疑問時提供及時的申訴渠道。

  儘管貨運市場龐大,行業目前卻依舊處於未完全規範、分散的狀態。即時貨運領域也不例外。艾瑞諮詢研報顯示,同城(即時)貨運市場,沙化的市場需求和地方品牌林立,導致短期內無法在市場上出現有絕對領導力的巨頭。

  物流專家趙小敏表示,對比國內快遞市場的高度集中以及同質化競爭,同城貨運的競爭方式仍是以局部的、垂直行業內的競爭為主。他認為,同城貨運行業里,無論從商業模式、市場規模還是服務來講,目前沒有某一家企業完全脫穎而出,都需要等待市場的檢驗。

  趙占領表示,交通運輸部在網約車管理辦法中規定網約車平台承擔承運人責任,但是目前國內沒有法律規定貨運平台承擔類似的承運人責任,這也是貨運平台未能像網約車平台那樣採取非常嚴格的安全管理措施的重要原因之一,這一事件至少說明對貨運平台的監管也應該加強。

  貨拉拉回應表示將負責到底

  貨拉拉回應新京報記者稱,2月8日,從警方獲悉事件後,貨拉拉第一時間成立了專項處理小組,即刻配合警方提供所需的一切訂單資料,並於2月9日抵達長沙與家屬取得聯繫,表達深切歉意和負責到底的態度。在警方的安排下,貨拉拉於2月11日與家屬就善後事宜展開第一次商談,但遺憾未能達成一致,後雙方約定在春節假期後繼續商談。

  貨拉拉透露,目前長沙警方對該事件的調查仍然持續,尚未形成定性結論,貨拉拉將繼續全力配合警方工作。

  多家媒體報導稱,司機當天就被派出所扣押,但案件在刑偵階段一直沒有立案。2月22日,有消息稱,死者家屬後來向派出所詢問調查進展時得知,因證據不足,涉事司機三天后便被警方釋放,目前警方還在補充調查中。截至發稿,記者未能從官方渠道核實到該消息。

  觀點

  女孩跳車窗身亡,貨拉拉如何保障“人”“貨”都安全抵達

  文/趙誌疆(媒體人)編輯 丁慧 實習生 潘宇潔 校對 吳興發

  女孩車某到底為什麼跳窗?司機為何在並不擁堵的情況下多次偏離航線?車某晚上9點17分上車,9點24分還在工作群和同事愉快地互動,為什麼在9點30分突然從副駕駛上跳窗?她跳窗是瞬間完成,還是有個過程?這些都是公眾心頭之惑。

  歸根結底,輿論關注的問題聚焦在,車某跳車前到底發生了什麼?而這些細節都有待警方後續調查的公佈。

  但在警方公佈調查結果之前,需要關注的是貨運搬家平台行業規範和市場監管缺位的問題。據媒體報導,車某家屬披露,警方在取證過程中也沒有提取到車內錄音等證據,這也為查清該件事帶來難點:“至今警方仍在刑偵審查階段,沒有正式立案。”

  雖然貨拉拉事後表示“絕不會有一絲逃避”,但如果“沒有錄音錄像設備”屬實,結合數次偏航而沒有得到及時矯正的現實來看,涉事車輛實際上處於無人監管的狀態,在乘客上車後,車輛實際上處於“裸奔”狀態,而這本身就為潛在發生的安全事件埋下了伏筆。

  網約車的出現改變了兩種傳統運輸行業:出行和貨運。相比起客運網約車,貨運網約車減少的中間環節更多,因此更能讓用戶感覺到便利和實惠。然而,因為貨運網約車主要運送的是“貨”,而不是“人”,因此很容易忽略對“人”的保障。

  具體實踐中,貨運網約車大多強調“貨物安全運達”,而缺乏對導航線路的監督和約束,在此過程中,跟車的“人”往往得不到應有的保障。

  此前有不少關於網約車因監管不力造成的安全事件的新聞,也引發基於互聯網交易製度下如何對網約車更好的監管問題的大討論,以某知名網約車平台為例,平台逐漸建立對於服務過程的監管和監督機製,比如對於註冊司機的人像核對、犯罪前科調查、車輛違章的備案等等。

  由於貨運網約車註冊門檻不高,再加之註冊的司機越來越多,很多平台對於司機與服務的管理卻並未跟上,包括缺乏對於註冊司機以及服務過程的有效監督。

  不妨參考網約車平台規範:嚴格準入審核的基礎上,訂單採用司乘雙向確認機製,除此之外,智能安全車載設備不僅實現了行程加密錄音錄像等安全功能,而且嚐試對行程中的異常行為(如無故偏航、非正常長期逗留等)進行監測預警,並在必要時根據情況採取緊急干預手段。

  隨著互聯網巨頭爭相入局,貨運網約車已經進入了精細化管理競爭的下半場,在此過程中,是時候作別粗放式管理了。

  對於監管部門來說,有必要為貨運網約車明確相應的準入門檻與管理規範。對於用戶來說,雖然貨運網約車的競爭已經“白熱化”,但這依然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低頻服務”,絕大多數人的搬家貨運需求都是以“年”為單位。

  從企業發展的角度來看,樹立一個品牌並不容易,但毀掉一個品牌卻很簡單。無論此次事件最終的調查結果如何,監管部門以及平台都需要考慮加入對於服務過程的監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