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減免延續半年,將惠及250萬戶小微企業
2021年02月23日20:10

原標題:浙江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減免延續半年,將惠及250萬戶小微企業

一邊是小微企業良性增長,一邊是政府不斷出台扶持政策。日前剛出爐的數據顯示,2020年,浙江省新設小微企業42.82萬戶,同比增長4.07%;在冊數量達250.09萬戶,同比增長12.45%。

2020年浙江省內國有企業分別為4.66萬戶小微企業、25.47萬戶個體工商戶減租21.18億元和18.41億元(人民幣,下同);浙江省非國有市場共為經營戶減租10.4億元,其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佔比達95%以上。

也是在最近,浙江明確將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減免政策執行期延續至2021年6月30日,其中對住宿餐飲、文體娛樂、交通運輸、旅遊四大行業企業和符合條件的小微企業的自用房產、土地免徵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2021年第一季度按100%減免,第二季度按50%減免。

浙江是今年以來第一個推出對相關行業、小微企業的部分稅費減免延期政策的省份。作為小微企業與產業創新大省,浙江為消除新冠疫情對實體經濟的影響,不斷加大扶持小微企業力度;另一方面,自2017年開始,浙江就從融資創新、財稅支援、支援新興產業發展、全面優化嚐新發展環境、強化組織保障等角度推動小微企業轉型發展。

過去一年中,小微企業在疫情衝擊下,申請破產的情況屢有見聞。著名經濟學家、民進中央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浙江民營投資企業聯合會創會會長(之一)周德文此前接受媒體採訪表示,我國民營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的發展,遭遇到了改革開放以來最大的挑戰。

2012年-2013年,浙江曾經曆一輪小微企業倒閉潮,但在過去一年,浙江仍然保持了小微企業的穩步增長,這一現狀因為政府推出的一系列扶持政策開始顯效。

現金!現金!

浙江一系列的扶持政策背後,是疫情對住宿餐飲、文體娛樂、交通運輸、旅遊這四大行業以及小微企業的負面影響正在逐漸顯現。

今年1月以來,杭州市多個渡假酒店、商務酒店出現商務會議、年會的訂單取消情況。蕭山區湘湖旅遊渡假區的杭州開元森泊渡假樂園里,出現了退訂、客源量下滑、遊園人數減少現象;杭州的民宿也出現了團隊退單的情況。

房地產業2020年一季度復工推遲,也打亂了行業的施工建設進度,浙江上下遊產業鏈中不少小微企業面臨資金鏈斷裂的風險。

2020年2月,浙江省青年企業家協會聯合浙江青年創業學院共同發起“2020年浙江省中小企業疫情影響調查”(簡稱“調查”),參與問卷調查的企業共1236家,這當中有8.74%企業從事農林牧漁,屬於第一產業;43.53%從事製造業,屬於第二產業;另外的47.73%企業基本屬於商貿服務類相關的第三產業。這些企業來自浙江省11個地市,其中疫情影響較為嚴重的溫州地區企業占26.29%,杭州地區企業占18.04%。

調查結果顯示,受疫情影響,企業的經營性收入減少,賬上的現金能維持生存的時間非常短。能維持6個月以上的企業僅占11%,維持4-6月的企業占12.86%,48.6%的企業維持1-3個月,則有27.51%的企業僅能維持1個月以內。

此前,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系教授朱武祥也對995家中小企業進行了問卷調查,結果顯示,34%的企業賬上現金餘額只能維持1個月,33.1%的企業可以維持2個月,17.91%的企業可以維持3個月。也就是說,從賬上現金餘額來看,67.1%的企業可以維持2個月,85.01%的企業最多維持3個月,只有9.96%的企業能維持6個月以上。

換言之,四分之三的企業都扛不過三個月,調查顯示,在溫州地區,現金維持無法超過三個月的企業總數更是達到了84.62%。

聚焦小微企業

小微企業應對現金流短缺的方式,包括貸款、股東借款、延遲支付貸款、民間借貸等。融資困難的小微企業不得不裁員降薪,或延期發放工資;有的則發起員工集資。浙江雖然是一個民間資本活躍的省份,但民間融資的高成本迅速削弱了小微企業的抗擊疫情能力。

因此,自去年以來,浙江在扶持小微企業上的力度是空前的。

2020年2月5日,浙江發佈《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關於支援小企業渡過難關的意見》(簡稱“浙江17條”);2月10日,浙江省委、省政府發佈《關於堅決打贏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狙擊戰,全力穩企業穩經濟穩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浙江30條”)指出對減免租金的開發區、產業園等各類載體,優先予以政策扶持。

融資是解決小微企業經濟困難的根本途徑。《杭州市餘杭區關於嚴格做好疫情防控、幫助企業復工復產的若干政策》中,明確對租用其他經營用房的,鼓勵業主(房東)為租戶減免租金;對免租金2個月以上的,政府按租金月份數給予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減免;對疫情導致生產經營發生虧損的減免50%房產稅,對專業市場、工業園區減免80%房產稅。

杭州市濱江區《關於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幫助企業復工復產的若干意見》中提出對於租用非區屬國有物業且符合區鼓勵發展類重點產業的企業,按每天租金的25%、最高不超過1.0元/平方米/天的標準,給予2、3月份房租補貼。以上具體措施將房租減免的優惠政策真正落實到中小微企業。

小微企業的融資難,也在逐漸破題。比如,湖州市地方信用融資體系“易保通”自2020年12月上線以來,已累計為261家小微企業提供信用貸款2.6億元,直接減少企業綜合融資成本超1000萬元。

2020年7月,浙江政府對受疫情影響比較嚴重的住宿餐飲、文體娛樂、交通運輸、旅遊這四大行業企業和符合條件的小微企業自用的房產、土地,從“免徵3個月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調整為“免徵2020年度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

2021年開春,浙江再次對住宿餐飲、文體娛樂、交通運輸、旅遊這四大行業企業和符合條件的小微企業自用的房產、土地實行減免半年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的免政策。

對此,有中小企業主認為,全國來看,浙江疫情並非最嚴重的,只是地方政府更具有政策前瞻性,對小微企業和老百姓的扶持力度更大。一名中小企業主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浙江多次政策中提及交稅的主體主要是有房子的企業和租房子的企業,政策涉及的房產稅和城鎮土地使用稅,與房地產企業基本無關,但對餐飲業、旅遊業等小微企業有提升和幫助作用。

對於小微企業而言,減稅與獲得政府補貼,是在金融政策之外最大的利好。在減免稅費方面,2020年前三季度,浙江共減免小微企業稅費565.10億元,同比增長94.79%;共為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減免社保費用788.66、21.45億元。

為了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浙江新增財政資金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的政策。在相關部門剛披露的數據里,2020年,浙江省共補助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78.98萬戶,發放補助資金65.83億元,其中小微企業38.73萬戶、51.87億元。

對於檢驗檢測等產業鏈和創新鏈的必備環節。2020年,浙江省上線“互聯網+檢驗檢測”公共服務平台——“浙里檢”,實現檢驗檢測“一次都不跑”;常態化開放實驗室,服務企業11萬批次;減免各類涉企檢驗檢測費用2.27億元。

據不完全統計,自2020年以來,已有重慶、黑龍江、海南、浙江、湖南和江蘇蘇州等省市明確對受影響中小企業減免房產稅和城鎮土地使用稅。比如,江蘇在2020年對受疫情影響嚴重的重點行業納稅人和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暫免徵收2020年上半年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當時預計減輕企業負擔19.2億元,惠及全省9.3萬戶企業。

但也有業內人士指出,在企業稅費里,房產稅和城鎮土地使用稅佔比很小;這兩筆稅費放到浙江全省一年的稅收情況來看,份額就更小了。公開數據顯示,2019年浙江稅收1.24萬億,其中城鎮土地使用稅和房地產稅為299.7億;截至2020年二季度,浙江全省稅收7560.3億元,城鎮土地使用稅和房產稅為287.3億,呈現增長態勢。2020年,浙江稅收收入佔比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達86.4%。

(作者:唐韶葵 編輯:李清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