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中能源預警
2021年02月23日21:10

原標題:冀中能源預警

2月23日,冀中能源再一次成為債市“網紅”。

根據媒體報導,冀中能源集團2月23日與銀行召開會議討論三月到期債務可能的償還方案,會議由當地國資委組織。參會銀行多數也是未來兩月冀中能源集團到期債券的持有人,公司尋求銀行為到期債務再融資提供幫助。地方國資委在幾週前首次提出設立債權人委員會,原計劃在會上提議成立債權人委員會,以便更好地與其銀行協調,但由於潛在的負面影響,該委員會遭到了來自銀行的抵製。

受此影響,2月23日16:00時,18冀中能源MTN003(101801239)銀行間顯示最新成交價64.9000元,較昨收價93.8466元,跌幅-30.84%。18冀中能源MTN003最新債項評級AAA,票息5.38%,賸餘期限0.68年。

河北最大煤企的高負債與多元化

根據官網介紹,冀中能源集團成立於2008年6月,以煤炭為主業,製藥、現代物流、化工、電力、裝備製造等多業務發展。總部在河北省邢台市,控股冀中能源(000937.SZ)、華北製藥(600812.SH)和金牛化工(600722.SH)三家上市公司,擁有一家財務公司。綜合實力位居世界500強第347位,中國企業500強第86位,中國煤炭企業50強第5位。2019年完成原煤產量7539萬噸,生產精煤1986萬噸,實現營業收入2690億元。

查詢工商資料顯示,冀中能源集團為河北省國資委全資持股,為河北第一大國有煤企。目前東方金誠、大公國際、中誠信對冀中能源集團維持AAA級別,展望穩定。

經營上看,冀中能源的主營跨度很大,且非煤炭業務佔比更高,煤炭主營地位不顯著。目前,該公司已形成煤炭、物流貿易、化工和醫藥四大板塊。公司煤炭可采資源42.4億噸,核定產能6337萬噸/年,整體規模尚可,但公司煉焦煤主要是省內煤礦,面臨一定的資源枯竭局面;物流貿易在營收上已經超過煤炭,但毛利率水平低,已形成一定壞賬;醫藥、航空運營不佳,持續依賴集團輸血。

公司物流貿易板塊營業收入很高,2019年為1531億元,占總體比重72.27%;但毛利很低,2019年利潤為33.62億元,占總體比重15.58%。物流貿易板塊營收規模龐大導致佔用資金很高,但盈利水平偏低,導致資金回報率較低,並且存在一定的應收賬款清收風險。截至2020第三季度,公司應收賬款241.23億元,其他應收款148.11億元,仍然保持高位,後續需要高度關注回款情況,若回款不暢,可能導致公司經營現金流不及預期。

財務上看,集團合併口徑和母公司口徑的資產負債率均很高,且以短期負債為主。2020年9月末,冀中能源集團合併總資產2277.05億元,總負債1855.95億元,將65.2億元永續債調整後,實際資產負債率達到86.86%,且以短期負債為主,短期負債佔比64%,公司貨幣資金/短期債務僅為0.2,短期流動性承壓力大。母公司層面,截至2020年9月末,冀中能源本部總資產952.86億元,總負債902.04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94.67%。

此外,該集團盈利較弱,母公司近年來持續虧損。截至2020年9月末,合併報表層面淨利潤1.56億元,同比下降76.32%;母公司層面淨利潤-0.62億元,相較於2019年三季度虧損5.48億元,虧損縮少4.86億元。

集中兌付壓力巨大

存續債券看,目前冀中能源集團境內存續債券26只,存續規模230.5億元,其中1年內到期的債券有12只,餘額131億元,兌付壓力巨大。

(數據來源:Wind)
(數據來源:Wind)

此前,冀中能源已有“曆險”事件。

2月19日,該公司彙出資金,償還當日到期的20冀中能源CP001,,債券總額20億元,票面利息3.89%。

2020年7月,河北省國資委通知,要求河鋼集團、開灤集團、河北港口、建投集團等四家公司,為冀中能源集團發行債券提供增信擔保,但最終債券未發行成功,可以看出冀中能源集團存在一定的發債困境。

從2020年數據看,冀中能源集團兌付了512億元的到期債券,扛住了壓力。

中誠信國際報告指出,冀中能源集團的盈利能力持續下滑,杠杆較高,再融資壓力較大。在永煤債券違約後,投資者風險偏好大幅提升,基本面存在瑕疵的地方國有煤炭企業後續發債融資難度將明顯提升,煤炭行業的融資環境日趨緊張。

此前,中國經濟時報援引全面主持翼中能源集團高級管理層工作的蘇科舜稱,目前企業流動性壓力已基本化解,將堅決落實河北省委省政府要求,在確保公開市場債務不違約前提下,通過市場化手段調整優化財務結構。蘇科舜表示,將擇機實施債轉股、定向增發、引進戰略或財務投資者等系列資本運作。

如今數月過去,冀中能源出現債委會被銀行抵製風波,需要觀察其進展。

(作者:崔海花,盧先兵,梁佳璐(實習) 編輯:馬春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