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又不得不假裝很愛玩合成大西瓜了
2021年02月23日20:26

原標題:中年人又不得不假裝很愛玩合成大西瓜了

作者 | 林默

1

我得假裝我超愛玩合成大西瓜。

我得假裝我面對那個反重力葡萄的心情,就像面對我媽——會在我最不希望她出現的時候出現,然後在我最不希望的地方,給我添點兒堵。

我得假裝我的手機正在發燙,因為我一刻都放不下合成大西瓜。

我得假裝我陷入了高處不勝寒的虛無,原來兩個大西瓜碰到了彼此,就是兩個大西瓜。

2

到了我這個年紀的中老年人,基本已經放棄了對財富自由的癡心妄想,也放下了對時間自由的妄想癡心。

我以為我已經向生活低頭了,然鵝生活它老人家一陣獰笑,你還可以低的更多更多。

“對新生事物表態不自由”,已經清楚地寫在生活列給我的任務清單上。

沒有一個中年人,有勇氣主動評論合成大西瓜不好玩的。

這個被億萬年輕人喜愛,來自經典遊戲2048,已經出了魔改版,連續熱搜,又沒有野心做app的遊戲,怎麼會不好玩呢?

作為一個中年人,怎麼有勇氣、有時間評論一個年輕人喜歡的潮流遊戲不好玩呢?怎麼敢說這不就是個普通的殺時間小遊戲嗎?

中年人應該忙著在評論區領會背誦年輕人喜歡這款遊戲的理由,然後伺機搬運到自己的表態中。

如果萬一有一個中年人,敢說合成大西瓜不好玩,那他一定很有錢。

財富賜予人的勇氣,有時候遠超宇宙賜予希瑞的力量。

3

2020年最後一個夜晚,大批中年人叛逃了羅振宇的跨年演講。他們帶著朝聖的心,拎著中年人跨年演講的投名狀,轉投B站跨年晚會。

過去幾年的經驗告訴他們,同齡胖男人bb的那些知識根本帶不來力量。

圍觀B站跨年晚會,好歹能去看看年輕人的臉色。

這是B站辦的第二屆跨年晚會,網站的中年人到訪量,迎來歷史新高。

問:第一屆跨年晚會的時候,這些中年人怎麼就沒過來呢?

答:那時候他們還不知道有這麼個跨年晚會。

想破圈的B站,踏準了中年人的心思,晚會的策劃里特意隆重指出,“再現80、90、00等不同世代、不同圈層的熱愛”。

這是一次奇特的跨年晚會,朋友圈里的年輕人都在搶著說“今年跨年晚會垮了,跟第一屆沒法比”,以顯示自己是有品味的老二次元。

中年人則爭相發朋友圈表示,“好看好看,真好看,也有我能看懂的節目”。

晚會播出的夜,美東時間2020年12月31日,B站美股下跌9.15%。

大洋彼岸,B站負責的人高興地向媒體介紹,“跨年晚會當晚,晚會直播人氣峰值突破2.5億”。

是什麼樣的心情,什麼樣的動力,撐起了這2.5億訪客,想想都心酸。

4

沒有一個中年人不會對著恒大的造車計劃,閃現出自己智慧的光芒。

如果有,他八成是恒大自己的人。

賈會計遠走他鄉,但他的夢想,總有人替他窒息。

但沒有一個中年人,會對泡泡瑪特的市值指手畫腳。

有錢的也不敢。

因為那會顯得自己沒有解讀新財富密碼的能力。

雖然中年人整不明白,為什麼泡泡瑪特就千億市值了,就比光線+萬達+華誼打包起來都值錢了。

但這不耽誤他們堅定地表示,他們相信泡泡瑪特值這多麼錢。

他們搬各種文章里分析的,泡泡瑪特為什麼值錢的原因——比如盲盒在本質上是一種博彩產品,比如手辦在未來是會升值的。

他們甚至旁徵博引了手辦升值的歷史數據、他國經驗,以此來向自己懵逼的內心論證,泡泡瑪特的千億市值是有堅實支撐的。

他們全然不顧手辦圈的玩家狂笑,“泡泡瑪特也好意思叫自己手辦”。

看著他們面對泡泡瑪特的虔誠,想想他們談到恒大汽車時,眼睛里閃爍的福爾摩斯光芒。我真的不明白,許家印上輩子做錯了什麼呢?毀滅了銀河系嗎?

泡泡瑪特的千億市值是咋來的,人到中年智商依然有限的我真的說不明白。

但環繞著泡泡瑪特身邊的重重美譽、殷切希望、實至名歸,都是中年人的恐懼撐起來的。

5

此刻,寫完這篇稿,我認真地回看了一遍,想努力找找是不是有些詞,能換成年輕人常用的網絡用語,顯得自己很活潑。

貪財好色的花兒街致力於為大家帶來更有價值的閱讀。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花兒街參考(zaraghost)、作者,侵權必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