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中的櫻木花道,被殘暴騎扣卻值得敬重
2021年02月23日15:58

  人物| 新浪體育

  “父親,我依舊如你所說的在戰場上奉獻著我的一切能量,日本男兒當有這樣的胸襟和氣魄。

愛德華茲隔扣渡邊雄大
愛德華茲隔扣渡邊雄大

  “在和明尼蘇達的戰役中,他們有今年的NBA狀元華桑,華桑的體能異於常人,遠非吾輩能及,我在他衝向籃筐的那一刻仍謹記您對我的諄諄教誨,衝回到籃下試圖阻擋他的入樽。

  “可對不起,父親,我沒能擋住華桑的雷霆萬鈞。比賽過後我也登上了網絡媒體的頭條,他們都說我被那次入樽殺死了。

殘暴一扣
殘暴一扣
  

  “我知道並沒有,我只是做了防守者該做的事情。雖然被人騎臉入樽很羞恥,可我們仍然拿下了那場比賽的勝利。

  “過去的12場比賽,我們已經贏下了9場,八村君的球隊也已經四連勝,真是再好不過了啊。故鄉的櫻花也快開了吧?今年我想我無法再陪您和母親一起賞櫻了,可我相信你能理解並支持我的。”

  自從渡邊雄太成功在速龍隊站穩腳跟,在虎撲的球員評分板塊,虎撲用戶就會模仿日語習慣,假借渡邊雄太的立場,通過給父母寫信的形式對本場賽事進行評論。

  這就是本賽季形成獨特風景線的 “渡邊家書”。文章開頭的一段只是筆者拙劣的模仿寫出的偽“渡邊家書”。

  現在NBA一共有兩個日本球員,比起有一半貝寧血統的八村壘,純黃種人皮膚的渡邊雄太,以26歲的高齡登陸NBA,並逐步在速龍隊獲得一席之地,更加不易。

  他的經歷,讓我們諸多中國球迷看的心內真是五味雜陳,那麼這位NBA唯一的黃皮膚球員,究竟身上有著怎樣的故事?

  今天筆者就和大家介紹下這位勵志的日本球員。

  渡邊的父母都是職業籃球運動員,這讓他在六歲的時候就立下了人生目標,成為一名職業籃球運動員。

  和很多人一樣,渡邊從小就是井上雄彥的知名漫畫《灌籃高手》的粉絲,提到這本漫畫他就兩眼放光。

灌籃高手中的角色櫻木花道
灌籃高手中的角色櫻木花道
 

  他形容櫻木花道是一個讓人害怕的壞小子,而這正是他想要成為的那種場上角色。

  2004年11月的一天,渡邊打開了阿特蘭大鷹隊和鳳凰城太陽隊的比賽錄像,錄像中有太陽控衛田臥勇太,他當時剛剛成為NBA史上第一位日本球員。

  “我在看電視,我在尖叫。我太激動了。那對我來說是一個偉大的時刻,“渡邊回憶道。

  “他是有史以來第一個踏上NBA賽場的日本球員,這真是太神奇了。我覺得我想成為像他一樣的人,我就是想成為像他一樣的NBA球員。”

  當渡邊為了實現這個夢想來到美國的時候,他還是一個不知名的國際球員,他的英語只有 “是”、“不是 ”和 “我叫渡邊雄太”。

  但他卻以 “天選之子 ”的身份離開了故鄉香川縣,在那裡他連續兩年幫助他的高中校隊拿到了全國亞軍。

  2013年11月,渡邊來到美國,前往康涅狄格州奧克代爾的聖湯馬士莫爾預科學校,上預科學校的他一邊學習英語,一邊適應美國的籃球環境。

  高中畢業後,渡邊被ESPN評為三星高中生,福德漢姆大學和佐治-華盛頓大學都向他提供了籃球獎學金,這讓他成為第三位拿到籃球獎學金的日本球員。

紮克-朱
紮克-朱
  

  “看到一個亞洲血統的人,打得這麼好,這對大學籃球來說很酷,對亞洲社區來說真的很酷。”有一半中國血統的里士滿控衛紮克-朱曾說。

  儘管林書豪在2012年上演Linsanity,可是13-14賽季,NCAA一級聯盟註冊的5493名球員中,只有15人有亞洲血統,像渡邊這樣亞洲本土長大的就更少了。

NCAA賽場上的渡邊雄太(右一)
NCAA賽場上的渡邊雄太(右一)

  “他在那邊真的就像勒邦占士一樣,“前隊友泰勒-卡瓦諾告訴GW雜誌:”他有很多壓力。他有點感覺到整個國家的重量在他的肩膀上。”

  渡邊曾說:“日本人認為美國運動員更高大,更強壯,更有運動能力,他們認為日本人在NCAA打球比較困難,但我現在就在這兒打球,所以我想讓其他日本球員也來美國。”

  渡邊一心想成為日本球員在美國的先驅者,他還想以他一己之力,讓籃球變的更受歡迎。

  “棒球是日本最流行的運動,然後是足球。籃球?日本人不關心籃球。” 渡邊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的時候,向美國人表示籃球在日本的普及程度有多低,至少在他看來是這樣。

  日本人或許是不關心籃球,可日本人關心渡邊雄太。

  渡邊憑著他在大西洋賽區的年度最佳防守球員,吸引了一些球隊的注意。孟菲斯灰熊隊給了他一次展示自己的機會。

  大約有15名日本球迷去現場觀看了渡邊的夏季聯賽首戰,金鬆公介是其中之一,他表示,日本的籃球熱潮在20年前達到了頂峰,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1990年至1996年出版的《灌籃高手》。

  但在田臥勇太短暫停留在NBA後,籃球的受歡迎程度已經消退。

  在2004年12月被裁之前,田臥勇太只為太陽隊打了4場比賽。

  渡邊重新點燃了日本球迷的激情,他們不惜耗巨資前往拉斯維加斯,只是為了看渡邊可能短短的幾分鐘垃圾時間出場。

  渡邊說他在莫菲斯的兩個賽季都是坐在後備席上,在場邊為隊友加油助威,從來沒有真正得到展示自己技能的機會。

  但渡邊沒有生悶氣,只是更加努力。

  他說,去年休賽期,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健身房裡練習三分球。

  他一直在訓練,希望有一天能得到真正的機會。在發展聯盟的55場比賽,他的三分命中率只有34%,他知道這遠遠不夠。

  在很多人眼裡,渡邊看起來很瘋狂。他看起來就像不知道自己在球場上做什麼,瘋狂地像追著自己尾巴的貓一樣的追球。

  但當你真正仔細觀察時,恰恰相反。渡邊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他是一個不知疲倦的球場瘋子,而且他很少犯錯。

  “他打得有點瘋狂,他一直都在努力打球。”速龍隊教練納斯說。“他一直不怎麼犯錯,而且真的很拚命。”

  “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會得到這樣的機會(速龍給他的雙向合同)。”

  渡邊說:“在訓練營里,我每天都很努力。我能夠向教練和隊友們展示我的能力,現在我得到了機會,所以我真的為自己和我現在所做的事情感到驕傲。”

  每一個精彩的騎人爆扣,我們既要讚歎入樽者的勇猛和傲人天賦,同樣不能忽略被騎扣人英勇無畏的堵槍眼。

櫻木花道也曾被隔扣並頭破血流
櫻木花道也曾被隔扣並頭破血流
  

  他完全可以什麼都不做,任由對方來一個爆扣,可他卻還是補防到位,爭取能造一次進攻犯規。

  也許球迷會嘲笑被騎扣者,可教練們知道,他只是在盡力完成一次防守。

  渡邊趁著OG-阿奴諾比和鮑維爾的傷勢獲得了更多上場時間。在短暫的上場時間,他就用他出色的防守和極高的籃球智商贏得了球隊的欣賞。

  根據NBA官網的數據,本賽季當渡邊出現在籃下的時候,對方的籃下命中率會比平時下降14.5%,而渡邊的直接對位球員命中率會比平時下降2.8%。

渡邊在防守端的精彩表現
渡邊在防守端的精彩表現
 

  在球場的另一端,渡邊展示出了自己苦練的三分能力,每場比賽他有1.4次三分出手,命中率高達42.9%。在每場12分鐘的上場時間里,渡邊做到並做好了他能做到的一切。

  即使如此,互聯網上仍有人會不懷好意的因為那次隔扣和他的膚色嘲笑他,說他死於被愛德華茲隔扣等等。

國外網友嘲諷渡邊被隔扣
國外網友嘲諷渡邊被隔扣
  

  “有時候這很讓人惱火,”渡邊曾說,“但我認為比起其他任何事情,它更讓我看到了社會是多麼的沒有準備好--他們是多麼的不習慣亞裔球員,因為我的膚色與我在球場上所做的事情所受到的關注。”

  速龍隊老大羅利本賽季曾表揚渡邊說:“他真的在每一個回合都傾盡了全力,而且他還很聰明,他理解概念,理解怎麼分配體力,並努力拚搏。

  “對手會以為他是弱的一環,就衝著他去,而他就是不斷移動腳步,舉著手,絲毫沒有懈怠。”

  看著灌籃高手長大的渡邊,已經成了現實中的櫻木花道。

  雖然他是日本球員,可是他和我們一樣都是黃皮膚。他也向所有中國球迷和球員證明了一件事:黃種人,就算沒有姚明,易建聯那樣極強的身體天賦,一樣可以靠自己的不懈努力,在NBA找到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

  (塞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