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許多國家來說,中國製造的新冠疫苗,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2021年02月22日09:03

原標題:對許多國家來說,中國製造的新冠疫苗,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巴西瑪瑙斯市,一名原住民接種中國科興疫苗。

原標題:對他們來說,中國疫苗是唯一的選擇

香港《南華早報》網站2月20日文章,原題:中國的新冠疫苗——對許多國家來說,這無關政治,它是唯一的選擇 從歐盟或美國的角度來看,中國疫苗的全球推廣不可避免地被視為大國競爭。這是有關中國全球活動的常見說法,且往往過度關注地緣政治,忽略了重要的國內和地區因素,並忽視了與中國有生意往來的國家的自主性。

現在,許多西方國家爭分奪秒地為本國民眾接種疫苗,而中國、俄羅斯和印度的疫苗製造商正加緊供應以滿足中低收入國家的迫切需求。這其中折射出的現實與西方衰落論相一致,但背後還有更多內容。

筆者一再從引進中國疫苗的國家的專家和當地人那裡聽到同樣的話,在巴西、印尼、土耳其和阿聯酋,他們異口同聲——這不是一個政治選擇,而是唯一的選擇。

塞爾維亞成為歐洲率先接種疫苗的國家之一,這令歐盟國家大為震驚。塞總統武契奇是“親華派”,但這不是他接受中國疫苗的主要原因。關鍵在於中國疫苗是唯一可以大量獲得的疫苗。貝爾格萊德的分析師斯特凡·弗拉迪薩夫列維奇說:“此事無關地緣政治,它意味著能活下去,工作,讓經濟恢復運轉。”

筆者接觸過的不少科學家對中國科興生物和國藥集團缺乏公佈的相關數據頗有微詞。但歸根結底,各國有權根據他們見到的數據自行決定中國疫苗的實用性和安全性。

或者,正如為平等獲得藥品權利奔走的印度籍公共衛生活動家阿查爾·普拉布哈拉所說:“這些國家在達成這些交易時睜大了眼睛——沒人拿槍指著他們的腦袋逼他們這麼做。”

人們熱衷於談論疫苗的成功推廣如何促進中國自己的生物製藥產業戰略。但是,新冠疫苗生意並不是一條單行道——地區因素和夥伴國的國家抱負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比如,科興與巴西的布坦坦研究所建立了合作關係,而科興與印尼和馬來西亞的機構達成了協議。

中國的疫苗製造商之所以尋求這些合作關係,是因為國內病例太少無法進行試驗。同時,這種合作對參與國有許多好處。首先是安全方面。歐盟在疫苗出口方面的錯亂凸顯生產地的重要性。正如領導杜克大學全球健康研究所新冠項目的安德里亞·泰勒所言:“如果你依賴外部供應鏈,那麼現在就非常脆弱。”

其次是對經濟和外交雄心的更廣泛影響。阿聯酋使用中國國藥集團的疫苗為數百萬人接種,按人均注射量計算,已經超過了絕大多數國家。阿聯酋之所以選擇國藥集團,是因為其標準是合作夥伴“願意在阿聯酋進行三期臨床試驗,以確保更深入地瞭解疫苗安全,並建立本土產能”。國藥集團提供了西方疫苗製造商所沒有的東西,如全面的技術和生產能力轉讓,以及在阿聯酋生產新冠疫苗進行區域銷售的機會。成為疫苗製造中心,也增強了阿聯酋的外交影響力。

這些疫苗推廣中的因素和考量紛繁複雜,但這正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僅僅從地緣戰略競爭的角度來看待中國的一切行為是有局限性的。

如果真有一場(關於疫苗的)戰略競爭的話,那麼客觀性必不可少。北京是在滿足地區利益,並幫助填補巨大的供應缺口——如果布魯塞爾和華盛頓想要贏,他們就應該做得更好。(作者雅各布·馬德爾為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學者,陳俊安譯)

法國新聞廣播電台2月20日報導,原題:中國為非洲提供疫苗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剛剛結束的G7峰會上表示,“如果歐洲和美國能夠盡快向非洲提供1300萬劑新冠疫苗的話,西方就能贏得非洲國家更多的信任和重視”。他的這番表態,恰恰凸顯中國彌補了歐美對非洲醫療援助的空白。

中國飛機將疫苗運抵塞內加爾在當地人看來絕對是件“國家大事”,該國電視台做了特別報導。電視畫面中,塞內加爾總統薩勒在停機坪上向中國的援助表達了“最誠摯的感謝”。包括首批運抵的20萬劑疫苗,將有總計600萬劑中國疫苗分批運抵塞內加爾。

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的街頭,當地民眾對法國的“缺席”表示遺憾。有人說,歐美國家本可以在中國採取行動之前幫助非洲,但是“他們沒有承擔責任”。▲(趙風英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