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出來很不好意思,雖然上班摸魚了一天,但我真的好累哦
2021年02月19日11:21

  來源:我是科學家iScientist

  又是一天過去了,八點差一分,我回到了家,放下包拿出手機就開始躺屍。

  我不明白,從早上十點到晚上七點,我不過是在辦公桌前坐著,對著電腦屏幕動動手指,怎麼能這麼累?

  辦公室工作何以讓人如此疲勞?這或許是成人生活中的最大謎團之一。

  直覺告訴我,這是因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天的工作耗盡了有限的精力,導致了疲勞。為了證明這個在我們看來理所當然的觀點,科學家們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意誌力太耗能

  用掉了你的大部分“電量”?

  二十年前,凱斯西儲大學的心理學家羅伊·鮑邁斯特(Roy Baumeister)和戴安娜·泰斯(Dianne Tice)夫婦用一個充滿巧克力香氣的實驗推導出人的“精力”——更確切地說是意誌力(self-control)——是有限的。 參與實驗的學生面前放著蘿蔔和剛出爐的巧克力餅乾,但是只有一組學生能吃餅乾,其他人只能吃蘿蔔。

誰不想吃巧克力餅乾呢?| Andrew Scrivani / The New York Times
誰不想吃巧克力餅乾呢?| Andrew Scrivani / The New York Times

  然後這些學生被安排解一道無解的難題。結果,吃餅乾的人平均在19分鐘後放棄瞭解題,而吃蘿蔔的人只堅持了8分鐘。結論就是,“拒絕餅乾的誘惑而吃蘿蔔”這件事耗費了人大量的意誌力,影響了後續的任務——這就是心理學上著名的“自我損耗”理論(ego depletion)。葡萄糖被認為是意誌力最重要的來源。

  把這個理論套用在工作上就是:早上的你意誌力滿格,像一個充滿電的手機,下午掉了一半的電,到下班時只剩5%的電支撐我們回到家。

圖 | opinions.ng
圖 | opinions.ng

  但是,這個理論最近幾年受到了不少質疑。有研究發現,一個人全神貫注做一件對意誌力要求極高的事所消耗的能量,還不如一顆薄荷糖提供的能量。也就是說,你絞盡腦汁解一道數學難題的消耗,跟你放鬆看電視時差不多。大部分的能量消耗不過是用來支援我們身體各個器官的正常運轉。

  還有,你覺得你累是因為工作,但是此時此刻正在摸魚的你,捫心自問,上週的目標都完成了嗎?真的一直都有在認真工作嗎?

真的有在認真工作嗎?| Pixabay
真的有在認真工作嗎?| Pixabay

  英國一家網站最近對“真實的”辦公室工作情況進行了調查。根據收到的2000個回覆來看,以8.8個小時為每天的平均工作時長,真正有效率的工作時間只有不到3個小時。那剩下的時間都花在哪裡了?來看一下自己是否能夠對號入座:

  查看社交網絡——44分鐘

  閱讀各類新聞網站——1小時5分鐘

  與同事閑聊——40分鐘

  製作熱飲——17分鐘

  抽菸——23分鐘

  處理即時信息——14分鐘

  吃零食——8分鐘

  在辦公室做飯——7分鐘

  給伴侶/朋友打電話——18分鐘

  找新工作——26分鐘

  總之,“自我消耗”理論不僅沒辦法解釋工作中的疲勞,更沒辦法解釋多數真實的工作情況。我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摸魚一天沒幹什麼正事,但還是累的要死。別急,心理學家還有其他的理論。

  不是意誌力枯竭了

  是心思太活絡了

  正事兒閑事兒都是事兒,都需要佔用我們的時間。人不是孫悟空,沒有分身術,但也許我們體內有一個機製,能時刻發出信號指揮我們該幹什麼。

  謝菲爾德大學心理學家羅伯特·霍奇(Robert Hockey)認為,工作中的疲勞可能跟這個機製有關。 不妨把這個機製想像成一個住在你心裡的小人,一會兒對你說:“休息一會兒刷會兒微博吧”;一會兒又提醒你:“deadline快到啦趕緊工作!”

  不排除有真心熱愛工作的人,但對很多人來說,工作是“得做的”或者“不得不做的”(have to),而摸魚是你“想”摸的(want to)。一整天下來,你在“得做的”和“想做的”之間拉扯,失去了工作的動力,累得夠嗆。

圖 | giphy.com
圖 | giphy.com

  相反,專注的人可能沒那麼容易累。最近,英國的心理學家把研究目標對準了護士,結果發現,最不容易感到疲憊的護士,不是那些體力活做得最少的,也不是那些主觀認為工作輕鬆的,而是那些覺得自己能掌控工作、從工作中獲得最大滿足感的。

  研究員覺得,是工作動力讓這些護士充滿活力。 霍奇也認為,不是工作本身造成疲勞,而是“不想努力但被強加了目標”的感覺令人疲憊。假如工作是對你有意義的、你自發想做的,那麼反而會越做越精神,越做越愉快。累是什麼?不存在的。

  越是高效工作越不累

  越是摸魚“休息”反而越累?

  仔細想想,好像每個辦公室都有一兩個總是神采奕奕的人,而這些人往往也是工作效率最高的。但是如果你跟我一樣,此時的電腦上打開了十幾個頁面,桌面下方的微信圖標每閃一下都要點開看一下,一到下午還總忍不住要點奶茶外賣的手,我打賭你就是最容易感到疲勞的那一個。

不來一杯嗎?
不來一杯嗎?

  多倫多大學的心理學教授邁克爾·因茲利奇(Michael Inzlicht)試圖從演化的角度來為摸魚“辯解”:人類作為一個有機體,不可能只做一件事,需要做很多事情來成為一個健康、繁榮的物種。早期人類要打獵採集、尋找伴侶,現代人面對的情況更為複雜、誘惑更多,處理這些事情的機製也更加繁忙,疲勞在所難免。 “人類需要做很多事情來成為一個健康、繁榮的物種”,我喜歡這句話。

  為了減少疲勞,同時努力成為 “健康、繁榮物種”的一員,我決定停下打字的手,專心摸一會兒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