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抓“律師隊伍”一手抓“監獄管理”,司法行政系統的掃黑除惡成績單是怎樣煉成的?
2021年02月09日17:38

原標題:一手抓“律師隊伍”一手抓“監獄管理”,司法行政系統的掃黑除惡成績單是怎樣煉成的?

  新華社北京2月9日電 題:一手抓“律師隊伍”一手抓“監獄管理”,司法行政系統的掃黑除惡成績單是怎樣煉成的?

  新華社記者 白陽

  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三年來,以雷霆之力在各領域滌汙蕩濁。其中,司法行政系統牢牢把握“律師隊伍”和“監獄管理”兩大抓手,開闢掃黑除惡“第二戰場”,取得了亮眼成績單。

  ——三年來,全國律師共辦理涉黑涉惡案件14萬餘件,廣大律師積極參與涉黑涉惡案件辦理,充分發揮辯護代理職能作用,協助辦案機關嚴把案件事實關、證據關和法律關,確保每起案件經得起檢驗。

  ——三年來,全國監獄系統紮實做好黑惡勢力罪犯收押、改造和深挖等工作,在押罪犯檢舉揭發犯罪線索2.8萬餘條,一批隱藏深、危害大、影響壞的黑惡勢力違法犯罪及其“保護傘”“關係網”被挖出,有力震懾了犯罪。

  成績單背後,是無數司法行政工作人員的艱辛付出和不懈探索。

  保障律師執業權利,對於辦案機關查清案件事實、準確適用法律、確保公平正義在司法裁判各個環節中實現具有重要意義。

  為此,司法部一方面會同最高法院、公安部等部門出台了若干規章製度,要求加強與辦案機關溝通,依法保障律師各項執業權利;另一方面,認真落實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試點工作要求,推進涉黑惡案件辯護全覆蓋,切實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

  2019年4月,湖南新晃“操場埋屍案”震驚全國。然而,案件發生年代久遠,調查取證等均面臨不小的困難。如何能將案子辦成經得起歷史檢驗的“鐵案”?當地的律師辯護代理業務指導委員會發揮了重要作用。

  據湖南省律師協會副會長秦希燕介紹,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湖南省、市兩級分別成立了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律師辯護代理業務指導委員會,建立健全涉黑涉惡案件登記報備製度,指導律師依法辦理各類重大、複雜涉黑涉惡案件達百餘件。

  “在這起舉國關注的案件里,律師辯護代理業務指導委員會主動上門,幫助我們對接辦案單位和司法機關,律師對合議庭人員組成、審判程式、非法證據排除等方面的意見在庭前會議上都得到了充分表達,保證了案件依法辦理。”湖南宏峰律師事務所律師楊賢湖說。

  出台《公職律師管理辦法》《公司律師管理辦法》等,實現律師行業黨組織在地市全覆蓋……三年來,司法部著力強化律師隊伍建設,以黨建為引領強化律師執業監督。例如,雲南司法廳在“孫小果案”等涉黑涉惡重大案件中,通過發揮黨員律師模範帶頭作用,在案件辯護律師中成立“臨時黨支部”,影響帶動所有辯護律師依法依規辯護代理。

  在風雲激盪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監獄是一個不見硝煙的重要戰場。

  2019年4月25日,山西省晉中監獄收到長治市公安機關協查通報,其在押罪犯韓某可能掌握一條潛逃20年的命案犯罪嫌疑人線索。晉中監獄立即成立工作專班對韓某進行攻堅,最終突破了他的心理防線,獲得了案件的關鍵線索。

  “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始以後,監獄發起坦白檢舉專項行動,讓我這個‘心裡有事兒’的人壓力很大,幾乎整夜睡不著覺。開始我還有僥倖心理,想著要講‘江湖義氣’;但看到現在黨和政府的嚴打態勢,我知道這次是真的‘包不住’了,講出這個秘密,心裡的包袱也卸下來了。”韓某說。

  在吉林,全省監獄系統以掃黑除惡為契機,持續開展餘漏罪排查專項行動,涉黑涉惡關係網、保護傘、牢頭獄霸專項活動,黑惡罪犯監管改造專項行動,以及陳年脫逃罪犯專項行動。三年來,全省監獄聯合或協助相關部門調查取證黑惡案件相關人員1860人次,派出專案民警直接參加案件偵辦200餘人次,累計司法查詢各類涉案信息百萬餘條。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給監獄管理工作帶來巨大考驗。全國監獄系統全面統籌疫情防控、掃黑除惡和監管安全等各項工作,探索出許多有益經驗。

  福建省廈門監獄在協助雲南省紅河州公安局核查“段某雲、龍某紅”為首的黑惡勢力團夥及其“保護傘”案件的相關線索時,恰逢疫情暴發,監獄全封閉管理。為保證案件順利偵辦,廈門監獄特事特辦開通“綠色通道”,將罪犯面對面提審升級為網絡視頻提審,同時依據專案組提供的偵查提綱完成詢問取證筆錄,為公安機關偵辦案件提供了重要證據。

  據統計,截至目前,全國監獄系統在押罪犯檢舉揭發犯罪線索2.8萬餘條、查證屬實3900餘條;坦白交代餘漏罪900餘件、查證屬實270餘件,有力維護了法律權威。

  司法部有關負責人表示,司法行政系統將進一步強化使命擔當,持續精準發力,在推動掃黑除惡常態化上進一步下功夫,用豐碩的戰果回應黨和人民的期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