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點功利眼光,《姐姐2》呈現女性成長
2021年02月03日00:00

原標題:少點功利眼光,《姐姐2》呈現女性成長

 【綜藝談】

  時隔近半年,極具話題性的綜藝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二季開播。從已經播出的兩期來看,姐姐們在節目上的表現引發了一些討論。比如覺得有人“吃老本”,也有對她們唱跳能力的質疑。相比直接上來完整舞台,這一季的確呈現出了更多困難和實際問題。也正是在這種改變下,觀眾或許能從略顯殘酷的寫實記錄中,找到30+女性的成長路徑。

  30歲之後的女性重新出發,晚嗎?

  這個問題,在第一季中已經獲得了一些回答,觀眾開始打破刻板印象,對成熟女性的魅力有了初步認識。但問題意識主導下的綜藝節目,並不能止步於呈現層面,我們探討性別議題、年齡議題指向的是社會層面,是普羅大眾如何從中獲得啟發。所以,第二季繼續探討回答。

  從節目的觀賞性角度出發,不得不說,新一季開場兩集,各位姐姐的表現都頗有落差感。無論是從評判席走向舞台的那英,還是短髮西裝一身颯爽的張馨予,抑或是靈動依舊的張柏芝,個個都是各自領域的頂尖選手。但站在唱跳的舞台上,各位姐姐的起點被拉到基本持平的位置。你忽然發現,無論是大牌歌星、舞蹈擔當還是實力演員、資深美女,在舞台也有困惑和迷茫的時刻。所有人在職場,都會遇到瓶頸。

  而突破瓶頸的方法就是“走出舒適圈”,第一期里一些姐姐的表現所引發的關於“功利”的爭議,實際上說的是她們不敢走出舒適圈。上節目前每個人在其領域都有過高光時刻,就像阿蘭說的“每個人都在誇你”,但過去的光芒難以照亮今天,想要重新出發就得走出去。所以第二期節目里每個人的短板都暴露得很徹底,洗淨鉛華才能重新梳妝。

  新賽制殘酷卻能鍛造成長與友誼

  新一季節目的賽制有所調整,姐姐們被分為兩個小組,分別以守擂方和挑戰方進行競演,第二期的小考中守擂方需要在限定時間里排練出群舞,挑戰方則需要在短時間內學會兩首歌並個人表演。在節目呈現上,雖然不如以展示魅力的彙演型內容有衝擊感,但這樣的形式卻更接近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挑戰,時間緊任務重,關鍵時刻可能只有自己一個人上。

  獲得展示自己所擅長的那一面的機會總是難得,大多數時候,我們不得不來到一些並不熟悉的領域,面對強勁的對手,奮力追趕,彌補短板。有時候,我們在那些曾經自己感到自信滿滿的領域,也會遇到挫折,產生自我懷疑。周筆暢始終沒能獲得聲樂導師的認可,一直“覺得自己不夠好”的容祖兒,可是獲獎無數的女歌手。就算是那英,也因為始終無法進入《在這裏請你隨意》的節奏,爆發出“蘇運瑩算她有本事”這樣的感歎。

  能明顯感受到的是,這一季的賽制催生出了更多的友誼和擔當。姐姐們在訓練過程中貢獻了很多笑點,但更多時候是彼此扶持,默默努力。容祖兒作為隊長,在面對阿蘭的成長困惑時既有直截了當的犀利指導,也會在生活上照顧這個小妹妹,給她炒蛋吃。從“三十而驪,乘風破浪”到“三十而奕,落子無悔”,新一季的節目里,依舊把年齡設定在30+的姐姐們,開始從另一個層面嚐試回答新的問題。

  《姐姐2》記錄了女性的群像故事

  如果30歲之後出發都不晚,女性的年齡不是精彩的限製,那麼姐姐們的舞台成長是什麼樣的?

  目前來看,節目組呈現的理解是,一定是不那麼容易,但依舊會努力去做的;一定是會掉眼淚,但也要笑著完成的。面對嶄新的舞台,充滿挑戰的唱跳節目,沒有人覺得容易。不客氣地說,幾乎每個人的小考都顯得手忙腳亂,錯誤頻出。但也依舊能從姐姐們身上看到那種平和的堅韌,溫柔的堅持和沉穩的努力。

  這是年齡贈予的寶貴禮物,是“姐姐們”獨有的魅力。嚴格來說,這樣的風格並不適合需要“綜藝感”的節目,因為那些相對真實的成長過程,一定是尷尬、乏味和無奈的。但真正的成長,無懼年齡的突破,對於舞台的嚮往與渴望,是那些風平浪靜的努力背後,值得細品的。

  明明很努力了,還是記不住動作;明明很拚了,還是會忘詞;顧得上舞蹈動作就忘記唱詞……這些不完美的非精彩時刻,違反了綜藝節目的燃點、炸裂、戲劇衝突的需求,但無意間展現了人生的真實。姐姐們要乘風破浪,哪兒有那麼容易,哪兒有那麼風光。

  縱觀近年的螢屏市場,令人回味的文化節目,事實上都需要把握住時代節奏,嚐試直面、回應現實問題。從這個角度來看,《乘風破浪的姐姐》走到第二季,更成熟更沉穩了,它沒有停留在單純展示姐姐們美好精彩的階段,節目本身也在成長,它往前走了一步,追問30歲的女性,繼續成長是什麼樣的經曆?

  在這個層面上,我更願意把第二季的節目看做一檔關於記錄成長的群像故事,它不再咋咋呼呼,但姐姐們內心洶湧的熱情與能量,未曾改變消散。所以,不妨對這一季節目少點功利性的眼光,它不是直接做好供人品嚐的佳餚,而是文火慢燉下足了功夫的珍饈。

  □喻小舟(娛評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