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11歲女孩雜技訓練時頸椎骨折,家屬向學校索賠240萬
2021年01月27日07:36

原標題:北京11歲女孩雜技訓練時頸椎骨折,家屬向學校索賠240萬

1月21日,涵涵(化名)在雜技訓練中摔傷一年多後,母親趙鈺因為與學校溝通解決無果,以女兒“被故意傷害”向北京市公安局大興分局天華路派出所報案。

2019年6月18日,北京市雜技學校11歲的學生涵涵,在一次沒有安全繩保護的校內雜技訓練中摔落,導致頸椎骨折,後續引發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徵。

▲在醫院接受治療的涵涵
▲在醫院接受治療的涵涵

母親趙鈺說,事發一年多,女兒的治療費已花了近30萬,她們家屬多次和學校溝通解決問題,但學校“總是迴避”,後來女兒因為沒辦法繼續練雜技,被醫院確診為重度抑鬱,至今沒有上學,她們“沒辦法只有報警”。

針對此事,北京市雜技學校副校長李奕輝回應紅星新聞記者稱,涵涵家屬反映的情況“有些片面”,學校已經向公安機關和上級管理部門提交了相關材料,而且相關部門也對家屬進行了回覆,他希望家屬“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這個問題”。

“專業標兵”訓練摔落致頸椎骨折

後又被醫院確診為重度抑鬱

北京市雜技學校位於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建安街。據學校官網顯示,北京市雜技學校1998年經市教委批準成立,2000年正式面向全國招生。學校開設有雜技與魔術表演、美術繪畫、舞蹈表演、運動訓練、戲劇表演、滑稽表演、舞台美術設計製作等專業;2009年被評為北京市重點中等職業學校;2010年被授予全國教育科研先進單位及雜技緊缺人才培訓基地。

涵涵小時候上過一段時間的體操學校,因為個子比較高,先天條件不適合練體操,教練推薦她改學武術或雜技。趙鈺發現家附近就有一個雜技學校,查過相關背景資料後,她抱著嚐試的心態,決定帶著女兒去學校看看。

▲涵涵練習基本功的舊照
▲涵涵練習基本功的舊照

“咱們不在外頭當那個‘鳳尾’,在這兒‘雞頭’。”經過考察,2014年8月,趙鈺將剛滿7歲的女兒送進北京市雜技學校學習雜技表演。當時,涵涵成為該校入學年齡最小的學生。

趙鈺介紹,通過一年多的訓練,女兒在學校表現非常出色。從8歲起,涵涵就多次參加演出,去過國家大劇院,也曾出現在學校的招生簡章視頻中。2016年和2018年,兩次獲得學校頒發的“專業標兵”榮譽證書。

2018年,10歲的涵涵和多所藝術院校的30多位青少年學生一起組成了京劇、武術、雜技等六個藝術門類的“優秀才藝學生交流團”,赴蒙古和日本的四個城市巡演。在涵涵和其他四位搭檔表演的節目中,她需要站在三層疊羅漢的最高一層,表演後翻落地接空竹。

▲與搭檔一同表演雜技的涵涵(最上)
▲與搭檔一同表演雜技的涵涵(最上)

後空翻這個動作,涵涵在台前幕後做過很多遍,只是後來在一次校內訓練中,她還是摔傷了。

據趙鈺講述,2019年6月18日下午四點左右,女兒和雜技班的同學們在學校馬戲大廳里練習疊羅漢的表演動作,因為出現失誤,女兒整個人後仰,頭部重重著地,而且落地時,地上的墊子裡沒有加厚的海綿墊,女兒身上也沒有安全繩。

事發後,涵涵被送到醫院救治,先後被北京兒童醫院和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診斷為頸椎骨折。

▲在醫院接受治療的涵涵
▲在醫院接受治療的涵涵

趙鈺說,從2019年8月開始,女兒晚上時常出現打鼾以及呼吸暫停的情況。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2020年4月21日出具的診斷證明書顯示,涵涵具有頸椎外傷,以及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徵(重度)、低氧血症(重度)。醫生建議趙鈺給女兒使用呼吸機。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2020年4月21日出具的診斷證明書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2020年4月21日出具的診斷證明書

而在這之前,2019年11月21日,涵涵在北京安定醫院被診斷為抑鬱狀態。北京安定醫院的病史顯示,涵涵曾向醫生透露,“學習雜技5年,為自己不能再練雜技感到傷心。學校不負責任,感到什麼都沒了,近2(個)月喜歡站在樓頂,想死。10天前想離家出走,家人逼自己學習。晚上入睡困難。”

2019年12月31日,北京安定醫院針對涵涵的“貝克抑鬱自評問卷測試”結果顯示,被試者得分50分,屬於重度抑鬱(大於等於26分)。趙鈺向紅星記者展示的照片顯示,涵涵存在自殘行為,手臂上有多條疤痕。最近一次的2020年11月10日,她們前往北京安定醫院診斷,孩子仍然存在抑鬱和焦慮狀態。

▲2019年,涵涵在北京安定醫院被診斷為抑鬱狀態
▲2019年,涵涵在北京安定醫院被診斷為抑鬱狀態

家屬向學校索賠240萬

學校希望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問題

趙鈺說,事發後她們家屬多次和學校溝通解決問題,但學校“總是迴避”,無奈之下她只能將事情在網上“曝光”。目前,她的訴求包括:要求學校提供事發經過的監控視頻,支付醫療費和精神損失撫慰金,以及當事人和監護人沒有工作收入的損失等。

北京市雜技學校相關負責人曾於2020年4月24日支付給趙鈺14萬元,當時,趙鈺給學校的收條是:支付部分醫院費。“14萬根本不夠,目前給女兒治療花費將近30萬元了。”趙鈺說,後續的治療還不知道怎麼辦。

▲如今涵涵仍需定期理療
▲如今涵涵仍需定期理療

2020年6月19日,趙鈺向校方提供了涵涵相關費用待解決事項清單,想與校方協商。清單中針對八點述求,分別提出了相應的賠償金額,其中,截至2020年6月中旬的各項費用324100元;後續醫療費(檢查費、呼吸機購買、配件費及售後各項服務)613500元;後續康復治療費663840元;護理費(誤工費)360000元;精神損害撫慰金100000元……共計2407138元。

針對此事,2021年1月25日,北京市雜技學校副校長李奕輝回應紅星新聞記者稱,涵涵家屬反映的情況“有些片面”,學校已經向公安機關和上級管理部門提交了相關材料,而且相關部門也對家屬進行了回覆,他希望家屬“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這個問題”。

此外,對於涵涵家屬提出的“學校一直不提供監控視頻”的情況,李奕輝解釋道,家屬申請調取監控的時候已經晚了,圖像信息已經被覆蓋掉了。

▲涵涵此前拿到的榮譽證書
▲涵涵此前拿到的榮譽證書

事實上,2020年12月,“北京市民熱線服務中心”也曾對該事件進行調查並向家屬回覆。該回覆稱——

事發後,學校啟動了“學校責任險及附加無過失保險”及“學平險”的理賠程式。同時,學校針對受傷事件成立了工作小組,密切關注孩子傷勢發展和恢復情況,多次委派專人去看望孩子,除了帶去慰問金,還帶去了老師和同學的問候和關懷。

學校老師主動提出為孩子無償補課且為其進行了心理疏導。為保障孩子的後續治療、緩解家庭經濟壓力,雜技系主動為其籌措了人民幣14萬元整併交給家長。學校還積極為該學生爭取到了中國雜技團的入職考試資格。學校積極採取措施推進解決,但因目前未對學生進行傷殘鑒定,為維護雙方合法權益,建議學生家長通過訴訟途徑解決,以求公平、公正、合理、合法。

2021年1月21日,因與學校溝通無果,趙鈺以女兒“被故意傷害”向北京市公安局大興分局天華路派出所報案。目前,案件已經被受理。

▲此前去日本演出時,涵涵與小夥伴們的合影
▲此前去日本演出時,涵涵與小夥伴們的合影

趙鈺介紹,自己在網上曝光女兒受傷事件後,孩子同在北京市雜技學校就讀的一位家長曾找過她。對方告訴她,自己的小孩在雜技訓練中,胳膊脫臼後還沒有完全恢復又開始訓練,後來傷情複發導致骨折。“3年多的雜技訓練多次受傷,身體和心理都受到了傷害。”對方表示願意和她一起維權、打官司。

如今事發一年多了,趙鈺嚐試讓女兒回普通學校上課,還給其報了輔導班彌補多年落下的學業,但是“女兒因為常年訓練和演出落下的文化知識太多,她失去了學習的興趣和信心”。無奈之下,趙鈺只能給女兒找家附近的表演班,讓她融入集體,緩解精神創傷。

紅星新聞記者 潘俊文 實習生 龔阿媛

受訪人供圖

原標題:《11歲女孩雜技訓練時頸椎骨折,後患重度抑鬱!家屬索賠240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