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鈦科技董秘範富強:全球化產業分工是大勢所趨,公司正朝智能化演進
2021年01月22日17:02

原標題:丘鈦科技董秘範富強:全球化產業分工是大勢所趨,公司正朝智能化演進

進入萬物互聯互融的5G時代,視覺系統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將現實世界的影像復刻到數字世界中,才能夠讓機械具備對下一步行動判斷的能力,主要應用場景比如工業互聯網、車聯網、面部識別等。

面對這個新技術引發的變革,任何電子產業鏈企業都需要在產業整合、高精度智能化等方面持續演進,才能得以進一步實現躍升。

在近日由21世紀經濟報導發起的“觸摸智造-2020中國製造價值發現之旅”活動中,丘鈦科技財務總監兼董秘範富強向記者表示,未來機器與世界的交互需要界面,鏡頭模組就是智能終端信息捕捉和交互界面的核心窗口。

在5G浪潮之下,丘鈦科技下一步的路徑將遵循鏡頭模組和垂直鏈條整合的邏輯,重點是從目前核心的封裝測試業務向上遊的核心元器件、軟件整合等方面進行部署。

5G時代機遇

對於整個電子產業鏈來說,5G的到來無論從硬件產品線、技術能力、高速網絡體驗等層面都將帶來全新的機遇。

範富強指出,5G相比4G和3G的標誌性差異就是高速率和低時延,因此帶來聲音、文字、圖像等不同傳遞方式的演進。

落點到鏡頭模組行業,首要訴求是更高像素、更高清。“有很多普通非攝像類專業工作者,渴望讓手機實現高清甚至類比微型單反的高清能力;以及多倍光學變焦、無損變焦等能力。”他舉例道。

此外是5G技術加持下,需要對指紋識別安全認證有更好的生態基礎;以及對3D視覺能力的訴求,5G可以讓在數字世界建模的時間大幅縮短。

5G時代更重要的是帶來萬物互聯的體驗,其中涉及的物聯網設備無疑將是一個規模龐大的市場。

範富強指出,由於IOT涉及領域特別多,公司會選擇性找產品實現落地,比如智能家居產品中的掃地機器人、冰箱等。“希望IOT在不久將來成為手機之外的重要收入來源。”他說道。

在這一機遇之下,根據公司未來規劃,將主要聚焦在四個領域深耕和突破。

首先是公司的傳統優勢所在,高端鏡頭模組領域,高度重視的技術方向是微雲台防抖,這也是正在到來的視頻社交時代目前來看首要被期待的功能之一。此外在高像素、多倍光學變焦、弱光拍攝等領域,公司也會繼續投入研發。

汽車相關模組領域,丘鈦科技會重點關注ADAS、駕駛室內人員的行為識別、環境識別三大方向。

IOT模組方面,公司在持續培育相關市場,目前在智能家居方面探索。

在生物識別領域,除了傳統的電容式指紋識別模組之外,公司在屏下光學等不同形態的模組方面也在持續研發。

智能化發展願景

2020年以來,外部環境的一系列干擾一定程度影響到了全球電子產業鏈的發展進程,不過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國內的逐步穩定,從供應鏈到下遊需求端都開始逐步回歸正軌,不少上市公司的三季度業績都呈現出成長性態勢。

基於對目前市場的觀察,範富強認為,眼下疫情正成為新常態,但社交經濟活動的恢復是大概率事件,因此疫情帶來的影響正在被削弱。

當然,疫情等因素短期內影響到消費能力,因此對高端手機銷售會帶來一定影響。丘鈦的部分大客戶在全球範圍都具有較高品牌號召力,受內外部因素的綜合影響,這類客戶短期內會空出一些份額,但即便有可能被其他品牌所覆蓋,也仍需要一定過程。

從整體趨勢來說,範富強指出,消費者對購買手機的需求沒有改變,且隨著5G時代到來,手機不僅是作為通信工具,還是很多消費者感知科技進步重要的窗口。

那麼對於科技電子產業來說,智能化的發展路線無疑從歷史演進時機,還是宏觀技術驅動下,都成為了必然。

“公司自身的製造研發方向,下一步就是向數字化、智能化發展。”範富強坦言,當然目前還存在一些瓶頸。比如行業沒有經驗和現成方案。“這不是摸著石頭過河,而是在嚐試水深水淺扔石頭的過程。”他類比說道。

同樣重要的現狀是缺乏相關人才。“想在國內尋找智能製造相關人才,在專業上的匹配就很難。”他續稱。

範富強指出,公司會著力在多方面的能力建設。包括有規模的高端製造,同時強調系統化技術能力。這也是整個行業的發展趨勢。

“目前我們是做模組的封裝和測試,但公司定位是做系統化產品的公司,模組系統化測試只是一個平台。”他指出,

此外是規模之下的高品質製造能力,包括生產高端產品,以及生產過程往智能化方向發展。他坦言,讓高端工藝裝備等實現智能化製造,公司目前還沒有達到這個水平,但已經基本告別了自動化生產的過程,也即設備替代人力的過程,這在行業中都是相對領先的升級進程。

“我們在往製造數字化邁進,目前是在部分前層實現數字化,可以時時掌握生產工藝環節的情況,讓設計師在生產製造過程很好掌握數據,從而在設備端和生產管控端有更好參考。”範富強舉例道,比如在生產過程中,鏡頭出現的髒汙以前不知道在什麼環節形成、為什麼會形成,數字化後就可以掌握這些信息,而智能化可以保證在每個階段能夠實現自動調配。

為此,公司還會發展製造技術能力、產品研發能力、上遊關鍵零部件的材料能力,以及整個系統管控過程中的能力,如軟件能力AI等。

此外是垂直鏈條的整合能力。“鏡頭行業的封裝模組測試,毛利和利潤率約在10%上下,但上遊元器件比如鏡頭毛利率能到40%,芯片端毛利率超過50%。”範富強指出,因此向產業鏈上遊走,是行業內公司發展的必經趨勢。

全球化分工下的區域聯動

近些年來,隨著中國消費電子企業在海外拓展業務能力,相關產業鏈企業也紛紛配合產業趨勢走向國外。2019年,丘鈦科技在印度建設的研發製造基地就開始了大批量生產交付,但在外部影響之下,難免備受關注。

據相關信息披露,丘鈦科技在印度的廠區位於印度北方邦首都圈內的大諾伊達巿,首期投資金額約為人民幣3億元,二期投資尚待與政府簽訂最終的用地與投資協議後方正式確定並推進。

在商業銀行融資方面,公司獲得了來自渣打銀行的支援,後者為其在印度投建海外製造基地,提供了前端諮詢服務,並將持續跟蹤並為公司提供相關的外彙管理及授信方面的服務。

範富強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目前公司在印度廠區正繼續積極擴充產能。受疫情影響,2020年疫情產能擴張進度不如原計劃,但方向沒有改變。

除了探索全球化分工,協同並充分挖掘區域性資源鏈接也是丘鈦科技的工作重點之一。

作為一家總部位於深圳的科技企業,公司一方面積極發揮地處廣東的先進製造業協同資源優勢,另一方面依託香港市場豐富的金融資源,以此為雙引擎,持續耕耘粵港澳大灣區,同時進一步鏈接更多全球化資源。

據悉,2020年以來其全資附屬子公司深圳巿丘鈦微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取得國家《高新技術企業證書》;作為港股上市公司,丘鈦科技在香港獲選成為恒生科技指數三十隻成份股之一。此外,渣打還助力丘鈦科技在渣打香港搭建了境外融資平台,為推進海外併購及融資項目進一步降低成本帶來便利。

“全球化產業分工是大勢所趨,不可逆,當然分工可能有微調,區域性合作變得重要。但國際化是大勢所趨,合則雙利。我們的宗旨,是儘可能在客戶角度看如何服務。”他續稱,在印度之外,公司也在密切關注是否必要在其他國家和地區增加研發製造基地。當然只是考察,尚未有實際上的行動和投入;同時會密切關注海外產業併購的機會,在符合戰略方向、符合垂直鏈條整合的策略,有標的就會考慮。當然目前沒有具體目標和時間表。

(作者:駱軼琪編輯:張偉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