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地聊聊代孕這件事兒
2021年01月21日11:03

  來源:北京科技報

  撰文/記者 宋夢 (醫療健康組) 編輯/劉昭

  新媒體編輯/呂冰心

  採訪專家:

  鄒燕(國家衛生健康委科學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婦產科主任醫師)

  吳亞博(安徽力瀾律師事務所律師)

  1月18日,女星鄭爽的前男友張恒登上熱搜,其突然在社交平台上發佈聲明,稱“自己滯留在美國一年多,是因為自己必須照顧兩個無辜的小生命”。

  隨後疑似張恒在朋友圈曝光,直接承認兩個孩子是他自己的。並有知情人繼續爆料,傳出了疑似兩名孩子的出生證明。

  這些信息在社交媒體平台上引發了巨大關注。而由於鄭爽近年並未間斷演藝事業,圍繞她也出現了“代孕”相關的質疑,引發了網友關於代孕問題的激烈討論。社交媒體平台上也出現了相關的互動話題。

  關於代孕,你瞭解多少呢?我們就來好好說說。

  什麼是代孕?

  飽受爭議的代孕,其有很多社會學和倫理學問題,故至今還沒有權威科學的定義。從醫學角度來看,一些人認為指配偶雙方,提供精子和卵子或者至少提供一方的精子或卵子,在體外受精,然後將胚胎植入代孕者的子宮,由代孕者完成孕育胚胎的過程。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在代孕中,其關鍵技術在於通過輔助生殖技術,將精子與卵子在人體外受精形成胚胎,並植入代孕母親子宮內繼續孕育。

  “代孕涉及到取精子、卵子、體外受精,及胚胎移植等操作, 這個過程中涉及技術本身,社會學和倫理學的諸多問題,有很多棘手的隱患。雖然目前在我國有精子庫,但國家對精子庫的使用有嚴格的規定,而女性捐卵比男性捐精複雜得多,因保存卵子技術本身和卵子來源等問題,目前尚沒有卵子庫。” 國家衛生健康委科學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婦產科主任醫師鄒燕講道。

  曾有生殖專家在社交媒體上介紹:“現在來醫院或者黑市尋求代孕的患者,大部分都不是因為子宮問題,幾乎都是考慮要保持體形,不願意自己生產的;或者找年輕漂亮女性的卵子,所以地下黑市的代孕和非法供卵幾乎是相伴的!”

(圖片來源於每日經濟新聞微博截圖)
(圖片來源於每日經濟新聞微博截圖)

  代孕存在地下鏈條

  因此,一些非法的代孕機構會開展所謂的“供卵”業務,甚至會打著“愛心捐卵”的幌子,招募提供卵子的女性。在我國,嚴禁任何形式的商業化供卵行為,但這些機構卻常常不顧禁令,甚至明碼標價。有些懵懂的女生甚至會因金錢的誘惑,鋌而走險地捐卵,甚至因此喪失了生育能力。

  記者在網上搜索後發現,在微博、QQ等社交平台上存在代孕機構相關消息,而且代孕機構也在進行新媒體營銷,以便隨時與客戶溝通。他們有相對完整的產業鏈條,包括委託方、代孕中介、代孕媽媽以及實施代孕技術的醫務人員或診所、代孕的藥品器械提供者等。而且很多代孕機構具有很強的反偵查能力,會將洽談地點、代孕媽媽住所、手術室分開。他們一旦發現危險,就會隨時棄號再行註冊。

  記者暗訪一個群成員有266人的跨境代孕、凍卵的QQ群,其中群成員的男女性別比例相差無幾,且超過半數的都是九零後的年輕人。

(圖片來源於QQ群資料截圖)
(圖片來源於QQ群資料截圖)

  記者諮詢管理人員關於代孕的消息,得出的回覆僅僅是他們有不同的價位標準,比如,是否挑選卵子和代孕媽媽,是否包性別成功等。

  代孕有極大健康風險

  關於取卵,在正規醫院中,取卵手術對環境要求相當高,必須無菌、恒溫。但“地下代孕”往往會尋找黑診所取卵,以至存在消毒不徹底、操作不規範、器械重複使用等風險。

  由於取卵需要用35釐米長的針,先刺穿陰道,再刺穿卵巢,最後吸走卵泡,會在卵巢上留下創口。若室內細菌超標、操作不規範,或者器械重複使用的話,輕則會引發術後感染,引起盆腔炎;重則會感染乙肝、梅毒、愛滋病等傳染病,甚至可能危及生命。此外,出血,對卵巢的損傷等,也會影響被取卵者的生育和生命安全。

陰道探頭和取卵針(圖片來源於網絡)
陰道探頭和取卵針(圖片來源於網絡)

  關於代孕機構,在代孕合法的國家,正規的代孕機構在接收代孕母親前會對其做背景(生產史、健康史、犯罪史)調查。代孕母親還需要接受毒品、藥品測試、身體健康檢查、心理學測試等。若代孕母親有丈夫或男友,他們也需要一起接受身體檢查,以確保其無傳染性疾病。而“地下代孕”在這方面是否有保障,就可想而知了。

  關於胎兒,為了提高“成功率”,代孕母親通常會被植入多枚胚胎,後期會根據客戶要求打掉“多餘的”,但多胞胎等高危妊娠常常發生。而代孕母親的妊娠過程也得不到良好的保健,增加母兒風險,增加代孕嬰兒出生缺陷的幾率。而為了胎兒利益最大化,很多代媽都會直接剖腹產,嚴重影響代孕女性的生育健康。而且,還會出現所謂的“問題嬰兒”,被客戶拒絕,對出生嬰兒的健康成長也帶來風險,損害代孕孩子的利益。

因新冠疫情影響滯留在烏克蘭的代孕嬰兒(圖片來源於西安日報)
因新冠疫情影響滯留在烏克蘭的代孕嬰兒(圖片來源於西安日報)

  我國明確禁止代孕行為

  日前,某知名導演拍攝了關於有償代孕的視頻作品。在劇中,代孕中介賺到錢,未經懷胎生育之苦的買家成為了母親,代孕的女孩取得了代孕的報酬,而且他們都沒有得到應有的法律製裁。

  節目播出後,不僅引起人們的熱議,甚至引來了人民法院報的微博發文提醒。有網友提出質疑:“這部作品,是否在宣傳代孕?”

(人民法院報微博截圖)
(人民法院報微博截圖)

  而在現實生活中,代孕在我國屬於違法行為。安徽力瀾律師事務所吳亞博律師在接受北京科技報記者採訪時講道:“在《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相關規定中提到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不得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術。對於非法醫療機構開展輔助生殖技術及代孕行為的、合法醫療機構超範圍執業行為的或開展限製性的執業活動的,例如開展代孕活動、買賣胚胎的、擅自進行性別選擇等情況之一的,都有相應的處罰和管理措施。構成犯罪的,還會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誰才是“代孕”孩子的媽媽?

  拋開代孕背後可能存在的醫學問題外,還存在一些法律、道德以及倫理方面的問題。

  這種看似“皆大歡喜”的結果,實際上存在著極大地隱患。吳亞博律師說:“目前國內和代孕相關的法律規定,主要有原衛生部2001年《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和2003年頒布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與人類精子庫倫理原則》,都明確表示禁止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術。”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圖片來源於網絡)

  另外,他還補充道:“在我國,法律規定婦女有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生育子女的權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但是若出現以協商、欺詐、脅迫等方式侵害婦女生育自由權,致使代孕媽媽代孕生育,這也是違法的。若對代孕媽媽的人身限製過多,又會涉及到代孕媽媽的人身自由權。”

  而且,在我國從事代孕的行為與我國傳統的社會倫理、道德以及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則相違背。“在我國司法實踐中,代孕媽媽和委託父母之間簽署的合同,或者代孕機構和代孕客戶之間簽訂的合同,均會因違反現行立法規定以及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則,而被認定為無效合同。”吳亞博律師如是說。

  所以,代孕嬰兒出生後,若一方當事人以代孕協議不合法為理由,主張協議無效或主張撤銷,都將會損害代孕孩子的利益。另外,代孕母親是否有權決定人工流產、懷孕中出現意外,代孕嬰兒有缺陷,代孕費用何種情況給付等問題,都可能會引起社會糾紛。

  另外,在倫理方面也可能會存在問題。“究竟誰才是孩子的母親”,一直以來都爭議不休。有的國家規定“分娩者即母親”,有的地方則承認遺傳學上的母親。這樣的話,對親子認定關繫帶來了衝擊,也會給代孕子女的心理帶來傷害,致使未成年代孕子女的合法權益無法得到保障。

tips:

求子“蹊徑”知多少?

在現今社會,空氣質量、食品安全、工作壓力和疾病高發等原因,無一不影響著人們的生育決策。而且在世界範圍內,不孕夫婦在育齡夫婦中的比例逐年增高,已經成為了全球化的趨勢,也成為了一個重要的公共健康問題。

與此同時,醫學界的生殖技術也發生了革命性的進步,產生了有效諮詢、生活方式干預、針對病因的藥物治療、促排卵技術、人工授精、試管嬰兒等系列輔助生育手段,針對不同的服務對象給予個性化的處理措施。

國家衛生健康委科學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婦產科主任醫師鄒燕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講道:“其中,針對不孕病因(如生殖道感染、輸卵管異常、子宮內膜問題,子宮肌瘤等),一些藥物對女性卵巢功能和男性精子異常等有輔助治療作用。必要時還應給予手術治療,如宮頸和子宮內膜息肉切除術、輸卵管複通術、輸卵管傘端成形術、子宮內膜異位症腹腔鏡手術,以及必要的子宮肌瘤切除術等。”

“針對女性排卵異常的不孕,現在促排卵技術也發展迅速,有需要的不孕女性應該到相關的醫療機構進行規範治療。”她繼續補充道。

人工授精是一種非性交的方式,是通過醫學手段將男性精液取出且保留活力好的精子,並將精子送到女性子宮腔中,以達到幫助女性受孕的輔助生殖技術。

試管嬰兒流程圖(圖片來源於網絡)
試管嬰兒流程圖(圖片來源於網絡)

“試管嬰兒,又稱體外受精胚胎移植技術,是將不孕症患者夫婦的精子和卵子取出體外,在體外培養系統中進行受精,形成胚胎,最後再移植回子宮腔內,以達到懷孕目的的技術。” 鄒燕如是說。

在1986年,中國大陸誕生了第一名試管嬰兒。如今,根據技術和適應症的不同,試管嬰兒已經有了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的區分。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已相對成熟,在臨床上廣泛使用,第四代試管嬰兒技術還在研究和探索階段,在我國處於課題研究的階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