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的32天700公里
2021年01月20日06:17

原標題:毛澤東的32天700公里

製圖:程璨
製圖:程璨

2011年5月26日,參觀者在廣州毛澤東同誌主辦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紀念館參觀。位於廣州市中山四路的毛澤東同誌主辦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紀念館,原為番禺學宮(孔廟),始建於1370年。1926年5月至9月,毛澤東任所長的第六屆農民運動講習所在此舉辦,周恩來、肖楚女、彭湃、惲代英等共產黨員任教員。新華社記者 劉大偉/攝

一條老街、一座古殿,在中國革命的歷史上,曾經留下濃墨重彩的印跡。

這座富有特色的庭院式建築,紅牆碧瓦,青磚地面,時光的痕跡從這裏走過,歷史的滄桑感撲面而來。

94年前,寒氣逼人的一月,株洲醴陵先農壇,即神農殿,這個建於清朝光緒年間的神廟里,闖進一個身材高大、穿著藍布長衫的“90後”青年。

醴陵市博物館90後解說員劉曉講述,史載,從湖南湘潭市一路趕來的中共中央農委書記毛澤東,顧不得一路辛勞,急著招呼當年湖南一師的同學、時任中共醴陵地執委書記羅學瓚與縣農民協會委員長孫筱山,提著裝有筆記本的袋子,幾位“90後”青年開啟了一場關係到解決中國革命中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的考察。

——————————

寒冬臘月的“三下鄉”

中國自古為農業大國,農民占全國人口的絕大多數。從歷史的演進來看,農民問題解決的好壞關係到國運興衰。近代以來,農民成為中國革命最基本的力量。要想取得革命成功,就必須關注占全國人口絕大多數的農民。1926年下半年起,隨著國共兩黨共同領導的北伐大革命的勝利進軍,轟轟烈烈的農民運動迅速發展起來。農民的主要攻擊目標是土豪劣紳、不法地主、貪官汙吏和舊惡勢力等各種封建宗法思想和封建統治製度,引發了深刻的農村社會大革命。

中共長沙市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李敏告訴記者,1927年1月4日,剛過了34歲生日的毛澤東之所以急著深入湖南農村,實地考察農民運動,是革命背景使然。

“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主要任務是反帝反封建。黨最初的工作重點是工人運動,如安源路礦工人罷工、水口山工人罷工等,為後來的工人運動提供了示範。在工人運動和反帝運動之後,當時的農民運動已經轟轟烈烈開展起來了,但是一些軍閥和農村的一些地主劣紳產生了恐慌,將此稱之為‘痞子運動’。”李敏說,因此毛澤東決心到田間地頭、農戶鄉捨去看個究竟。

毛澤東青年時期就開始接觸社會、瞭解社會。1920年3月,毛澤東在致周世釗的信中指出:“吾人如果要在現今的世界稍為盡一點力,當然脫不開‘中國’這個地盤。關於這地盤內的情形,似不可不加以實施的調查,及研究。”信念之中,毛澤東把調查研究、通曉國情作為改造中國的起點。

湖南一黨史研究者向記者講述,毛澤東不僅重視農村革命,也非常關注農村建設和發展。1926年6月,他為第六屆農講所學生講授農村教育問題時指出:“農村教育是現在社會很大的問題”,對當時農村盛行的封建教育表示了極大憂慮。8月14日,毛澤東以第六屆農講所所長的身份參加中華農學會第九屆年會開幕大會。他在講話中指出:“農民是農業的根本,也就是中國的根本!”他鼓勵與會代表到民間去,直接指導農民,從根本上救治中國農業。同年9月,毛澤東為《農民問題叢刊》寫序言時說得更直接:“農民問題乃國民革命的中心問題,農民不起來參加並擁護國民革命,國民革命不會成功。”

3個月後的1927年1月,毛澤東在29歲的社會主義青年團湘區(湖南省)第一任書記戴述人陪同下,徒步700公里,足跡遍及湘潭、湘鄉、衡山、醴陵、長沙5個縣,廣泛接觸了有經驗的農民和農運幹部,召開各種類型的調查會,獲得了寶貴的第一手材料。

而在株洲醴陵的8天,在毛澤東的調研行中,有著至關重要的啟示。

醴陵市博物館的肖邦祥介紹,雖然深冬時節寒風凜冽,毛澤東仍在醴陵的先農壇、文廟、東富寺等地走訪,並多次主持召開了農運幹部的調查會議,瞭解農運情況。

紅色真理從實踐中來

進入先農壇大門右側,這裏保存著毛澤東所住房間的原貌,老式木床,長方形的黑色書桌,整個房間顯得簡單、樸素。劉曉說,1926年前後,全國農民運動蓬勃發展,醴陵是湖南農運發展較快的縣之一。北伐軍取得醴陵“泗汾戰役”的全勝後,醴陵農運迅速發展起來,會員增至20萬人。但當時的農民運動,被國民黨反對派和地主劣紳污衊為“痞子運動”“糟得很”,黨內右傾投降主義者遷就國民黨反動勢力,對農民運動加以責難。

“農民運動到底是‘糟得很’還是‘好得很’?”肖邦祥說,毛澤東帶著這些疑問,到醴陵農村來尋找答案。

1927年1月28日晚上,毛澤東在先農壇正殿二樓召開全縣農運幹部調查會。留存至今的木質樓房裡,複原了毛澤東當年開會時的擺設:房間擺著長條凳子,柱子上掛著馬燈。因年代久遠,牆上的紅漆有一些脫落。

在先農壇居住的5天里,毛澤東深入縣城,詳細瞭解當地情況。2月1日,農曆除夕,他頂著鵝毛大雪,步行15公里,到醴陵南鄉的東富寺繼續考察。

90後博物館講解員劉曉對目光敏銳的毛澤東滿懷敬仰。“總能從變化和矛盾中看到更高遠的地方。”她說,當毛澤東聽聞有農民因賒欠穀物而被地主逼死的事例後,指出“要關注農民的生產生活實際情況,特別發掘這樣苦大仇深的人加入農會,這樣的群眾積極性最高。是打倒封建勢力的‘先鋒’”,他還進而指出,“除了政治上的打擊,還採取其他辦法,不準穀米出境,不準抬高物價,不準囤積居奇等。從經濟上予以限製。”

在縣節孝祠、縣總工會辦公處,毛澤東得知當地工農武裝一舉攻破了縣團防局後,非常高興,指明要發展農民自己的武裝,組建農民自衛軍。“他在東富寺的戲台上發表了一次演講,以非常生動的比喻來告訴農民要團結起來。他打了一個比方:東富寺的圍牆是用三合土築成的。其中的沙子本來是散的,加上黃泥、石灰,用水和攏,幹了以後,用羊角耙都挖不進。只有團結起來,我們才能取得勝利。”劉曉說,在醴陵考察期間,毛澤東還提出了革命最關鍵之處——解決土地問題,重新丈量後,把地主土地收集再均分。

通過在醴陵的實地考察,毛澤東獲得了在省城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第一手資料。同年2月16日,毛澤東就考察湖南農民運動的情況寫報告給中共中央。報告指出:“在各縣鄉下所見所聞與在漢口在長沙所見所聞幾乎全不同,始發見從前我們對農運政策上處置上幾個頗大的錯誤點。”

毛澤東這樣描述他眼中的湖南農村:“農會勢盛地方,牌賭禁絕,盜匪潛蹤。有些地方真個道不拾遺,夜不閉戶。”他闡明,黨對農運的政策,應注意以“農運好得很”的事實,糾正政府、國民黨、社會多方一致的“農運糟得很”的議論;以“貧農乃革命先鋒”的事實,糾正所謂“痞子運動”的議論;以從來並沒有什麼聯合戰線存在的事實,糾正農協破壞了聯合戰線的議論。

2月12日,毛澤東回到中央農民運動委員會駐地武昌,在武昌都府堤41號住所的臥室內,寫下了中國革命史上的重要文獻——《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下稱《報告》),用大量確鑿的事實,力證農民運動“好得很”!報告中提到和引用醴陵的事例有14處之多。經過這次考察,毛澤東更加肯定了農民在中國革命中的作用,說明農民問題是決定中國革命全局的問題,必須放手發動農民、組織和依靠農民,才能取得革命的勝利。

國運興衰的百年警示

在歷史的緊要關頭為中國革命指明了方向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從1927年3月5日起,先後在中共湖南區委機關報《戰士》週報、漢口《民國日報》《湖南民報》等連載。4月,漢口長江書店以《湖南農民革命(一)》為書名,將《報告》以單行本出版發行。時年28歲的中共領導人瞿秋白對此著讚歎不已。他在為該書所作的序言中說:“中國革命家都要代表三萬萬九千萬農民說話做事,到戰線去奮鬥……中國的革命者個個都應當讀一讀毛澤東這本書。”

在國內,這篇報告發表後,很快就受到廣大農民群眾的熱烈歡迎。

劉曉介紹,史料載明,此後整個湖南農運達到了一個新高潮,僅毛澤東考察過的湘潭、湘鄉、衡山、醴陵等幾個縣,農會會員驟增至46萬餘人。廣大農民群眾從掌管鄉政權發展為要求掌管縣政權,從減租減息發展為要求沒收地主土地和公平分配土地,農民群眾奪取地主武裝、擴大農民武裝的鬥爭也進一步開展起來。正因為有了這樣的基礎,在隨後蔣介石、汪精衛相繼背叛革命的極為險惡的形勢下,中國共產黨才能夠領導工農群眾,從1927年大革命的失敗中成功地轉向土地革命戰爭。醴陵當地,大批青年誌士踴躍加入紅軍,截至新中國成立,犧牲的醴陵籍烈士有5萬多人。

華南師範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陳金龍撰文稱,《報告》中,毛澤東所關注的14件大事,既是農民革命的內容,也是農村建設的重點。如建立農民武裝,建設廉潔政府,辦農民學校,建立消費、販賣、信用三種合作社,修道路、修塘壩等,實際上已涉及農村的政治建設、經濟建設、文化建設和社會建設。毛澤東期待通過農民革命改造農村權力框架,實現農村製度變革,改良農村社會風氣,提升農民文化素養,促進農村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發展。

他指出,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農民在國民中所占的比例逐漸縮小,但農民的絕對數量仍不容忽視,新農村建設依然需要依靠農民力量;而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培育農業農村發展新動能,更需要農民的智慧和探索。

浩瀚的歷史中,醴陵的農民運動史只是大潮中的驚天一浪,但對這段重要歷史唸唸不忘的青年接踵而至。

讓醴陵市文化旅遊廣電體育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廖誌高感到欣慰的是,這些年來,越來越多的人來到這裏,感受當年那段激情的歷史,緬懷那些遠逝的英魂。以紅色為“魂”的組團遊越來越火。

如今的先農壇一側,一座青雲橋將新舊城區連接。這座橋,連接的不僅是淥江兩岸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更印刻了醴陵這個全國百強縣騰飛的足跡。在新的歷史時期,醴陵市結合傳統產業優勢,創造性地走出了一條符合自身發展的特色之路。剛剛過去的2020年,醴陵實現地區生產總值750億元,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4.5%、6.5%。經濟綜合發展和基本競爭力實現“雙進位”,分別名列全國百強縣第45位、第64位。新時代醴陵兒女的滿腔熱情灑滿了這片紅色的土地。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洪克非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1月20日 03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