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談|日本醫療體系仍未適應衝擊,在第三波疫情下深陷危機
2021年01月19日10:03

原標題:扶桑談|日本醫療體系仍未適應衝擊,在第三波疫情下深陷危機

近期,日本國內新冠肺炎感染人數出現激增,1月17日,日本國內單日新增感染人數超過7000人,達到日本新冠疫情暴發以來的單日新增確診人數歷史新高。截至18日,日本新冠肺炎患者累計確診人數超過33萬,日本醫療體系正在經曆著前所未有的危機。

飽受質疑的醫療能力

據1月16日日本厚生勞動省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日本國內已有19個都道府縣進入了第四階段的“爆髮式感染階段”,普通床位使用率均超過50%。其中,埼玉縣、大阪府、滋賀縣、兵庫縣、廣島縣、福岡縣等地的普通床位使用率已超過70%,而在全國醫療資源最為集中的東京都,其普通床位和重症患者床位使用率分別達到了83%和105%,成為日本國內醫療狀況最為緊迫的城市。

本月初,日本政府再度發佈“緊急事態宣言”,首相菅義偉曾表示,爭取在一個月內將疫情從目前的第四階段(爆髮式感染階段)降低到第三階段(感染激增階段),這意味著日本必須要在一個月內將新冠肺炎病患床位使用率降低至20%以下。而從目前的發展態勢來看,對於已經不堪重負的日本醫療體系而言,可謂難上加難。

自新冠疫情暴發以來,有關日本醫療體系承載能力的討論一直是各方關注的焦點。其中,日本的醫療救治能力在應對整個疫情過程中備受質疑。1月16日公佈數據顯示,日本全國居家等待就醫的患者達30208人,較上一週增加了1.7倍。

醫療救治能力的三重束縛

日本醫療救治能力之所以飽受質疑,其背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

首先,日本政府既無權強製醫療機構收治新冠肺炎患者,也無權要求醫療機構在短時間內增設床位。因為根據日本《醫療法》規定,醫療機構在開設時需要向日本厚生勞動省詳細上報其所具備的相關科室以及病床種類和數量等內容。與此同時,醫療機構所收治的患者類型必須與其申報的診療資質相一致。這就意味著,不具備治療傳染病資質的醫院原則上不允許收治例如新冠肺炎等傳染病患者。

此外,即使醫療機構具備相應的診療資質,但如需要臨時變更床位數量或床位種類,也需根據所在都道府縣的總體醫療計劃,主動向所在地政府提出申請。對於地方政府而言,雖然其對當地醫療機構擁有監督權,但卻無法直接要求或命令當地醫療機構在其現有的醫療資質外,新增特定床位。因此,依據目前的日本《醫療法》,在收治新冠肺炎患者這一問題上,各級政府只能要求醫療機構最大限度的給予配合。

其次,日本醫護人員人手不足的問題嚴重限製了醫療機構的收治能力。根據日本的《勞動者派遣法》規定,除以正式僱用為前提的“介紹預定派遣”之外,禁止向醫療機構派遣醫師、護士,以及藥劑師、助產師和營養師等。與此同時,日本醫院之間也沒有建立常態化的醫護人員派遣機製。也正因如此,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療機構在面對人手不足的情況時,也只能通過協調其內部人員來臨時應對,這也是為什麼會出現一些醫療機構看似仍有空餘床位,但卻無力收治更多患者的情況。

為應對這一狀況,日本政府在2020年6月出台了《新型冠狀病毒傳染病緊急總體支援行業(醫療部分)實施方案》,明確提出可向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療機構派遣傳染病專家、醫療隊以及醫護人員,並要求對派遣的醫護人員給予一定的補貼。

雖然,日本政府為增援醫護人員參與救治新冠肺炎患者開通了行政綠色通道,但這一措施效果可謂杯水車薪。據日本護士協會在去年12月22日公佈的調查數據顯示,日本全國醫療機構中約有15%的護士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選擇離職,尤其在指定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院,離職率更超過了20%。當前,日本國內約34.2%的醫院表示其護士人數嚴重不足,而在指定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院中,有45.5%的醫院反映了這一情況。因此,在新冠肺炎疫情不斷惡化的背景下,醫護人員的嚴重流失對於已經不堪重負的日本醫療機構而言,可謂禍不單行、雪上加霜。

第三,日本民營醫院無力收治新冠肺炎患者,致使救治壓力集中導向了公立醫院。在醫療體系中一般將醫療機構分為公立和民營兩類,其中公立醫療機構數量普遍要多於民營醫療機構,如中國、德國、法國、英國的公立醫療機構數量均占到了全國醫療機構總數的50%以上,這在一定程度上確保了政府對醫療資源的調配能力。然而,在日本的醫療體系中,8000餘家醫療機構中民營醫療機構佔比達到了80%,因此,在當前新冠肺炎患者數量急劇攀升的情況下,日本醫療機構的收治能力難以在短期內得到有效提升。據最新調查顯示,目前日本國內僅有21%的民營醫療機構同意收治新冠肺炎患者。

與公立醫院不同,日本政府對於民營醫療機構的行政介入非常有限。一旦民營醫療機構拒絕收治新冠肺炎患者,政府對其幾乎無能為力。筆者認為,日本民營醫療機構之所以不願收治新冠肺炎患者,主要基於以下兩方面的考慮:一是日本民營醫院主要是規模為200個床位以下的中小型醫院,其中多數醫院並不具備足以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專業醫師,同時也沒有重症監護室(ICU)等專業醫療救治隊伍。因此,上述客觀原因導致其沒有能力收治新冠肺炎患者。二是一旦發生院內新冠肺炎集中感染事故,醫院必需要進行2-3周的封閉消殺,這勢必會直接影響醫院的整體收入,其不僅無法正常營業,而且還要為此支付一筆巨額的消殺費用。為此,對於民營醫院而言,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就意味著要同時承擔巨大的醫療和經濟風險。

當前,日本國內已經出現了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在等待入院期間因病情突變導致在家中死亡的情況。床位不足和專業醫護人員不夠使得日本醫療體系正在承受著雙重的壓力和考驗。在當前形勢下,已在崩潰邊緣的日本醫療體系要想得以喘息,就要看日本政府的第二次“緊急事態宣言”能否達到預期的效果,以及日本政府是否將繼續出台更為強有力的防控措施。

(作者來自教育部國別和區域研究基地北外日本研究中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