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版“逃離北上廣”,是奧斯汀的逆襲?
2021年01月18日16:20

原標題:美國版“逃離北上廣”,是奧斯汀的逆襲?

原創 本星君 讀懂本星球 收錄於話題#讀懂美國20個

作者▏鑫一元

出品▏本星君

2020年12月,新鮮出爐的世界首富、TeslaCEO埃隆·宣佈,他已經賣掉了自己在加州的豪宅,搬到了得克薩斯州居住。

▲福布斯富豪榜顯示,埃隆·馬斯克的個人資產已達到1897億美元,超越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佐斯的1857億美元,成為世界新首富

而在這之前的幾個月,Tesla已開始在得州首府奧斯汀郊區建設汽車工廠,按照有關方面的說法,這個投資11億美元的工廠將是Tesla全美最大的工廠。

其實,去年以來一直有消息說,Tesla要將總部搬遷到奧斯汀。新冠疫情期間,馬斯克和加州政府一直鬧得不愉快,因為工廠遲遲不能復工的問題,讓馬斯特差點將加州政府告上法庭。

▲去年5月,馬斯特就在個人社交媒體上發言,他說“Tesla計劃將公司總部和未來的主要項目遷移至得州和內華達州。Tesla是加州剩下的最後一家汽車製造商,加州如何對待Tesla,決定了Tesla是否保留在加州弗里蒙特的製造工廠。”

不論馬斯克個人的搬家是Tesla總部搬遷的前奏,還是給加州政府的下馬威,奧斯汀都是贏家。Tesla工廠的建設,將為奧斯汀提供5000個高技能的工作崗位。

同樣是在12月,全球最大的數據庫軟件公司甲骨文公司,也宣佈將其總部從加州的紅木城搬到得州的奧斯汀。

而在特殊的2020年,從加州遷往奧斯汀的肯定不止甲骨文公司,而搬家的當然也不止馬斯克一個人。

▲甲骨文公司創始人拉里·埃里森(左)和TeslaCEO埃隆·馬斯克(右)

“矽谷”某科技公司的“程式猿”Alex已經在家辦公快10個月了,而就在不久前,公司也發佈了新的辦公計劃。因新冠疫情的影響,預計在整整2021年,該公司都將持續這種在家辦公的模式,而且極有可能成為常態化。

一整年不用通勤上班,Alex也趕在2020年底退掉了自己在矽谷附近所租的房子,而他只用了不到之前矽谷房租一半的價格,就在奧斯汀租下了新的房子。

奧斯汀在哪兒?他還有一個名字——“矽丘”,聽起來是不山寨版的“矽谷”?

這個貌似毫無存在感的城市,其實是美國第二大州得克薩斯州的首府,而它是如何從一個得州的弱州府,逆襲成為美國科技新高地的呢?

▲位於奧斯汀的得克薩斯州議會大廈

1.低調的得州首府

得克薩斯州是美國的第二大州(不論從地理面積,還是從人口總數來排都位居次位)。

作為第二大州的首府,奧斯汀顯得很低調,不要說和紐約、洛杉磯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大城市比,就是在得州州內,奧斯汀的名氣(特別是在國內的知名度)也遠不如另幾個得州的大城市。

其實,也不是奧斯汀自己想低調,怪就怪得州的城市都太有名了!

▲得州主要城市分佈

休斯頓是美國的第四大城市,得州的最大城市。作為美國在的區域中心城市和經濟中心,休斯頓無疑是墨西哥灣最亮的那個星,美國的太空城,全美石油、石化工業的中心,美國第二國際商港,每一項頭銜都讓休斯頓顯得格外耀眼。

而休斯頓於國人來說,最大的情懷還是在姚明曾經效力了9年的休斯頓火箭隊。因為姚明,休斯頓成為了NBA的中國主場。

▲休斯頓火箭隊將姚明的11號球衣永久退役,YAO11戰袍高懸於休斯頓火箭隊主場上空,這是對偉大球員的至高褒獎

得州的城市和NBA球隊彷彿總是和中國的球員有著特別的緣分,得州的另一個大城市達拉斯的達拉斯獨行俠隊(達拉斯小牛隊),先後有中國球員王治郅和易建聯加盟過。

達拉斯曾經以重要的棉花產區而聞名,隨著產業的發展壯大,成為了重要的陸路、鐵路和空運交通樞紐。

其中,達拉斯—沃思堡國際機場擁有有7條跑道,是得州最大、最繁忙的機場(在全美也經常排前3)。因為地處美國中部,此機場也常常成為美國長途飛行的中轉站,本星君在美國打工時,從沒去過達拉斯城裡面,卻曾3次在此機場轉機。

▲達拉斯—沃思堡國際機場鳥瞰圖

休斯頓、達拉斯星光璀璨,是否真的照的得州首府奧斯汀黯然無光了呢?

其實並沒有,奧斯汀從上世紀中葉開始發展計算機和半導體產業,是美國南部重要的高新技術中心,不但是戴爾公司、半導體巨頭Freescale等公司的總部所在地,Apple、Google、IBM、英特爾、思科等大家耳熟能詳的各大科技公司也在奧斯汀設有分部。

▲Apple公司在奧斯汀的辦公室外懸掛了美國國旗、得州州旗和Apple公司的旗幟

得州首府奧斯汀只是過於低調,“矽丘”也並非浪得虛名。

2.為什麼是“奧斯汀”?

美國科技精英逃離加州、離開“矽谷”,也需要選一個新的生活地點。美國有50個州、1個特區,而為什麼越來越多的科技精英會選擇奧斯汀呢?

其實,年輕人“逃離矽谷”和之前中文互聯網上討論的很激烈的“逃離北上廣”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就是房子太貴了!

▲某統計機構統計的奧斯汀和聖何塞的生活成本指數(與美國平均指數對比),差距最大的是房價

我們知道,在矽谷的科技精英中,大概分為兩類人:一類是傳統意義上的白人員工,另一類是華裔和印度裔員工。

由於對居住和購房理念上的差異,白人年輕人幾乎都不買房,他們大都選擇租房居住;而華裔和印度裔則在購房上有很強的執念,他們只要稍有能力都會選擇買房。

但是,無論是買房還是租房,加州(特別是矽谷)的房價,在全美都是最貴的地區之一。

在中國,很多互聯網產業的從業者在“逃離北上廣”後,愛選擇成都、西安等城市,因為這些地方既有互聯網相關的工作崗位,房價還不到北上廣的四分之一。

對於美國科技精英來說,奧斯汀就是這樣一個美好的存在。

得州地大物博,房價相對加州就要溫和許多,而奧斯汀雖貴為得州首府,其購房和租房的成本也不到“矽谷”的一半。

而奧斯汀有眾多的科技公司和高技術企業,從初創型的創業公司,到各大互聯網公司的總部或者分中心。只要“程式猿”們願意從矽谷搬到奧斯汀,總有一款工作會適合他。

而對於這些科技精英來說,奧斯汀還有一個吸引他們的附加值:得州沒有州稅!

在中國,全國的個人所得稅都是一樣的計稅標準;但在美國,個人所得稅除了需要繳納全美統一的聯邦稅外,每個州還需要繳納州所得稅。而在美國50個州和1個特區中,僅有7個州是免州稅的,而得州就是其一。

加州是美國州稅率最高的州之一,而互聯網精英們作為高收入人群,往往都是納稅大戶。但同在加州,卻也有很多靠著吃社保、吃福利度日的社會蛀蟲。

由於自己繳納巨額州稅,卻養了這麼多懶惰之人,“程式猿”們常常心態不平衡,逃離到免州稅的得州奧斯汀,也算是他們“用腳投票”了。

3.奧斯汀背後隱藏的福利

奧斯汀就業機會多、房價便宜、得州沒有州稅,這些都是奧斯汀明面上競爭力。但得州總體上給人的感覺還是有些“土”,別說大洋彼岸的國人會有這樣的感覺,就連加州的科技精英們,大多也會覺得得州不太精緻。

但當人們真正來到奧斯汀,並在這兒小住一段時間後,便會發現這裏的隱藏福利。

在世界的任何地方,人們搬家換城市,除了工作和房子以外,最關心的往往是這個地方的生活配套和文化、醫療、教育資源。

在中國,“逃離北上廣”後,年輕人最大的焦慮是怕失去原有的優質醫療和教育資源,失去豐富多彩的文化生活。

矽谷的科技精英們最初也會也這樣的困惑,但慢慢的大家會發現,奧斯汀隱藏著各種優質福利,實在是性價比很高的城市。

奧斯汀的教育資源非常豐富,不但擁有29所公立,69所私立中小學,還有奧斯汀文理科學高中等全美排名前30名的高中和得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等公立常青藤大學。

▲得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公立常青藤,性價比很高的名校)奧斯汀雖然沒有什麼著名的醫院,但基本的醫療公共設施完善。並且,同在得州的休斯頓是全球優質醫療機構最集中的地方,這裏的得州醫療中心擁有13家醫院、兩所醫學院、四所護理學校以及牙科,公共衛生,藥學等幾乎所有與健康相關的專業學校和醫院,共計7萬多名員工。而從奧斯汀開車到休斯頓只需兩個多小時。
▲位於休斯頓的得州醫療中心

奧斯汀的文娛生活雖不能與紐約、洛杉磯等特大城市相比,但在這裏生活也絕對不會無聊。

奧斯汀是享有盛名的“世界現場音樂之都”,這裏擁有充滿活力的現場音樂會,人均音樂場所比美國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多。

▲奧斯汀現場音樂節盛況

最後,搬到奧斯汀生活還會獲得一個大禮包!

由於得州是能源大州,得州的已知石油儲量約為80億桶,約占美國已知石油供應量的三分之一,得州的油價是全美最便宜的州之一(前兩天美國小夥伴發的收據顯示,在得州加油約合3.26元人民幣每升,也就是1.9美元/加侖)。

生活在奧斯汀而又熱愛自駕的朋友,可以開著自己的大排量越野車暢遊得州,毫不心疼油費。

4.新冠疫情和遠程辦公給奧斯汀帶來的新機遇

近年來,奧斯汀越來越被美國各地(特別是“矽谷”的科技精英的們)所青睞,不少人開始移居到這裏工作和生活。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他們還是心先動,身未行。

換城市、換工作、搬家,這些都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決定,即使是生活相對隨性的美國人,也不是說走就走的。

▲奧斯汀城市風光如前文所述,大部分美國科技公司巨頭在奧斯汀都有分中心,但這些公司的總部還是很多都在“矽谷”,從總部到分中心,誰都會有心理落差。
▲幾家美國科技公司在奧斯汀的分中心

去年以來,新冠的突然襲來,讓很多的科技公司開啟了遠程辦公的模式。Google等多家公司宣佈員工在家遠程工作的時間將至少持續到2021年的夏末。

而在試行了大半年的遠程辦公模式後,各科技公司似乎也很得益於遠程辦公這種降低運營開支的方式,很多公司都在嚐試推出疫情後混合辦公的模式,暨疫情結束後一些人到公司辦公,一些人繼續遠程辦公。

遠程辦公無疑給奧斯汀這種房價低、免州稅、生活成本低,但各種配套並不缺乏的城市更多機會。那些早就對奧斯汀動心了的科技精英們,終於可以大踏步的邁出搬家的步伐。

他們先搬到奧斯汀來生活,靠著互聯網和遠在“矽谷”的總部聯繫,參加總部的視頻會議、編寫代碼、回覆郵件;在遠程辦公的同時,也順帶考察奧斯汀的其它科技公司與創業公司。

可以說,新冠疫情和遠程辦公的流行,讓更多的矽谷科技精英們有機會來奧斯汀嚐試,這種嚐試是一種試錯的過程,當他們真的置身於這個城市生活,才能感知自己是否真的適合這個城市。

▲奧斯汀夜景

而這種嚐試和試錯也給了奧斯汀更多的機遇,當奧斯汀的魅力足以讓人們留下來,或許“矽丘”就真的能與“矽谷”齊名了。

原標題:《美國版“逃離北上廣”,是奧斯汀的逆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